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当代人物

当代人物

记抚顺西露天煤矿模范矿工王世善

2023-07-25 16:27 人民日报 1503
宣传画 煤矿工人  人们常说,劳动人民是新社会的主人,那么,当这样的主人,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呢?亲爱的读者,请你看看下面记述的抚顺西露天煤矿老工人王世善当家作主的生动事迹吧!他在平凡岗位上,那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劳动态度;他对国家财产的那种精心爱护、点滴节约的......

记抚顺西露天煤矿模范矿工王世善 图1

宣传画 煤矿工人

  人们常说,劳动人民是新社会的主人,那么,当这样的主人,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呢?亲爱的读者,请你看看下面记述的抚顺西露天煤矿老工人王世善当家作主的生动事迹吧!他在平凡岗位上,那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劳动态度;他对国家财产的那种精心爱护、点滴节约的勤俭作风;他对同志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的阶级感情,以及在紧急关头和艰难险阻面前,总是挺身而出,赴汤蹈火的英雄气概,充分表现了他对国家、对人民高度负责的主人翁革命精神。

  “党叫干啥就干啥,干就坚决干好它”

  王世善把自己革命的誓言,完全变成了革命的行动。

  一九四八年的冬天,抚顺解放了,曾经给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当牛做马的王世善也解放了。当时王世善二十九岁,被分配到西露天煤矿当破碎工。

  “工人是国家的主人”。接收矿山的“老八路”说的这句话,在饱尝奴隶苦水的王世善的心上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也在王世善的身上产生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从此,王世善怀着当家作主的自豪感,抡起十八磅的大锤,砸起大块煤来。

  每天,当他登上五层楼高的储煤仓去劳动的时候,放眼辽阔的煤海,心情十分激动。曾几何时,这座被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掠夺的矿山,变成了人民的财产,自己这个受剥削、受压迫的奴隶,变成了矿山的主人,怎么能不激动呢?因此,尽管砸大块煤这个活又脏又累,可是王世善却干得一心一意,特别卖力气。

  有人曾劝他:“世善,趁着年轻,学点技术,捞个铁饭碗吧!”王世善却完全是另一种精神境界,他说:“不,旧社会,俺端过讨饭碗。解放了,俺不能有了饭吃再去挑饭碗。砸大块是为了建设社会主义,巩固无产阶级的江山,要是丢了江山,就是捞个金饭碗,又有什么用!”就这样,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坚守自己的劳动岗位。这中间,同他一起干活的工人,一个个被调去干有技术的工种了,王世善还在兴致勃勃地砸大块煤,整整砸了十三年。现在,砸大块煤,早已实现了机械化,但是,王世善砸大块煤的时候,那种一天到晚,一年到头,一身汗水,一身煤灰的形象,仿佛用煤精雕塑的一样,在人们的脑海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因而,人们亲切地称他“大块王”。

  一九六一年,由于矿山发展的需要,王世善被调到采掘队当搬运工,给电铲垫木头。他高高兴兴地放下了十八磅的大锤,扛起了上百斤重的坑木,把抢大锤的劲头,又用在垫坑木上。有的人认为,这个活同样没意思,可王世善却觉得这个活很有意思。因为,他有一个十分强烈的观念:只有革命工作挑自己,自己哪能挑革命工作;应该是党叫干啥就干啥,干就坚决干好它!

  王世善当搬运工不久,队里发生了一次陷铲事故。他帮助挖了三天,才把电铲从一米多深的黄泥里挖了出来。他知道一台大电铲一天不转动,等于三千个劳动力一天不干活。木头垫不好,影响多么大!这给了他一个启示,当搬运工,不光要用气力,还一定得懂技术。他暗暗下了决心,要掌握垫道的本领。从此,王世善就虚心地向老工人学习,认真地积累经验。一天到晚总是摸索地面的耐压情况,有时半天半天地蹲在电铲旁边,观察电铲挖土、转动的吃劲规律。

  经过勤学苦练,逐步掌握了保证电铲不陷的垫道技术。为了把道垫好,王世善不管是落雪下雨,也不怕沾泥带水,总是蹲伏在地上作业,粗活细做,一丝不苟。人们常常看到他,晴天一身油和汗,雨天一身泥和水,雪天一身冰和霜,风天一身土和灰。他用个人的辛勤劳动,换得了电铲的安全作业。他垫了十多年道,从未发生过一次陷铲事故。

  破碎工和搬运工,都是“杂工”,工资在矿工中是较低的。领导上考虑到王世善干杂工已好多年了,几次想给他调换一个工种,但王世善只考虑革命的需要,不计较个人的得失,谢绝了领导上的好意。他说:“给电铲垫好道,也是革命需要。为了把社会主义建设好,我愿意当一辈子搬运工。”

  王世善不但对自己的工作,干得这样勤勤恳恳,刻苦认真;就是对别人的工作,他也尽力协助,经常关心。

  一次,王世善下了夜班,走进调度室,看到小黑板上写着有五台电铲要在八点钟换电缆。他想,这个班人手不够,我得去帮助。同志们知道他刚下夜班,就说:“这是我们的活,你回去休息吧!”王世善说:“你们的活,我们的活,都是干革命的活,怎么能那样分呢?”当他帮助换完电缆走到四〇一号电铲跟前的时候,发现盘电缆的人也不够,他又不顾疲劳,帮助盘起电缆来。司机劝他说:“王师傅,够累了,回去休息吧!”王世善那里肯听,他说:“干革命有十分气力,决不使九分九!”拖起胳膊粗的电缆,使劲地盘,不停地跑,直到干完为止。

  “把矿山的一钉一木放在心坎上”

  王世善对国家财产的爱护,的确象群众赞扬的一样;“把矿山的一钉一木放在心坎上”。

  王世善在砸大块煤那时候,每天临下班,不管多么疲劳,都要把崩到煤仓外的煤渣清扫干净,都要把粘在翻煤罐笼托板上的小煤块回收干净。天天如此,从不间断。有人不以为然地说:“这么大个煤海,还在乎这点煤星子?”王世善也不以为然地说:“没有小水珠,哪有大海?煤海也全靠煤星子堆起来。能多回收一点煤,就能多炼一点钢,就能多造一个机器零件,也就能给社会主义多添一分力量啊!”

  当了搬运工,他又把心思用在节约坑木上。他常对小组的同志讲:“一根坑木一棵树!小树育成材,决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咱可得节省着用!”

  为了延长坑木的使用寿命,他给电铲垫木头,从来都是一根根放平,一根根摆匀,一根根顺正,不让电铲的压力集中在一根木头上。因此,他垫的木头压断的很少。自已虽然费了力,却为国家省了料。同样的木头,在别人手里,只能用两三次,在他手里,最少也能用五六次。最后实在不能用了,他就扛起来爬上几十米的陡坡,送到坑上的木工房里去,一根也不允许浪费。

  有时,坑木被电铲压进泥土里,他一发现就要抽空挖,不挖出来不罢手。一次吃午饭的时候,他发现两根坑木被压进一米多深的烂泥里,顾不得吃饭就挖起来了。电铲司机看他挖得那么吃力,就把一根旧钢丝绳栓在坑木上,用电铲吊。钢丝绳吊断了,坑木也没吊出来。司机劝他说:“王师傅,就两根坑木,算了吧!”王世善不同意,他说:“不能算,今天挖不出来,明天再接着挖。”他一连两个中午没休息,到底把两根坑木挖了出来。那个司机感动地说:“困难,可以难住大电铲,却难不住王世善,困难,可以折断钢丝绳,却折不断王世善勤俭节约的决心。”

  十多年来,王世善为国家节约回收的坑木,少说,也有一百立方米,价值一万多元。

  在平时劳动中,那怕看到一颗螺丝,一根道钉,也要拣起来,揣在衣兜里。电铲缺个螺丝,他就掏出螺丝给换上;枕木少个道钉,他就拿出道钉给砸上。

  王世善爱护国家财产,不但在劳动岗位上是这样,在业余时间里,也是这样。

  王世善的家离工地有七八里,这条路上每天都有矿里的电车往来,可王世善从来不坐车,总是徒步走,-边走,一边把碰到的废铜、烂铁、破布拣起来,放到背篓里。电车司机看他太辛苦,有时劝他坐车,他总是婉言谢绝。他想:坐了车,就拣不了东西了。就这样,从冬拣到夏,从夏又拣到冬,一年三百多天,几乎每天总拣点东西。十多年来,王世善为国家拣回的各种物资,约有一万多斤。拣来以后,他就动员一家人,分类、整理,然后无偿地送到矿上,或者送到街上的废品收购站。

  对待国家和人民的财产,王世善从来是一心为公,公私分明。

  一年夏季,大雨倾盆,西露天煤矿前面的古城子河波涛汹涌。有的人在自己门前垒坝防洪,王世善却站在河边,睁大眼睛盯着河面。突然,看见上流头冲下来两根小电线杆,他马上甩掉衣服,跳进河里,把两根电线杆捞了上来。有人看到后随口说了一句:“这回王师傅给家里盖煤棚可有材料啦!”王世善简单地回了一句:“这是公家的!”说着把电线杆装到车上,朝矿里推去。

  有时,为了保护国家财产,王世善不惜自己担风险,迎难而上。

  一次,一号漏子口被坚硬的煤矸石堵死了,连砸了三个班也没有砸通。领导上考虑到工人的安全,决定用炸药崩。王世善听到后,心里一震:用炸药崩?崩得再好,机器也会受些损失,生产也要受点影响,这怎么行!不,不能崩。煤矸石就是块钢,也要把它捅开。他把这个想法,向同班的赵师傅一讲,两个人的想法一个样,拔腿就向一号漏子口跑去。

  当时有人劝阻说:“既然领导上决定崩了,就崩吧!何必去冒这个险!又不是咱们一个班。”王世善下了决心,那里肯听,解释说,“往大处想,全矿全国都是一个班嘛!”他们两人跑去以后,把绳子往腰上一拴,把大锤往手里一攥,腾空跳了下去,奋力砸了起来。每砸下一大块,就警惕地往旁边一躲闪,同志们也为他们捏一把汗。整整砸了一天,终于把一号漏子口砸通了。

  “对同志浑身都是无产阶级感情”

  群众说:王世善“对同志浑身都是无产阶级感情”。这充分反映了王世善同阶级兄弟的血肉关系。

  一天晚上,王世善下班刚回家,听说隔壁赵学礼师傅病了,心里一惊:他娘在生病,他又病倒了,谁照管?连饭也顾不得吃,赶忙跑到赵师傅家,帮助抓药,煎药,做饭。忙了大半夜,才回家吃饭。从此,王世善利用工余时间,帮赵师傅家买米、买菜、挑水、做饭,那些时候,他干自己的事,总是不忘赵师傅家的活;干赵师傅家的活,有时就不顾自己的事了。赵师傅吃不下饭,他就一勺勺喂;赵师傅下不了床,他就给端屎倒尿。

  两个月后,赵师傅不幸去世了。赵大娘悲痛万分。王世善就安慰说:“大娘,往后你就把我当学礼使唤吧!”又把大娘的家务担在肩上。过了一段时间,赵大娘的弟弟来接她回去,临走时,老人家一边流着泪,一边紧紧攥着王世善的手,对她弟弟说:“兄弟,他是毛主席教导出来的好工人,你可得好好学他的样啊!王世善对待赵师傅家是这样,对待别的有点困难需要帮助的阶级弟兄,通通是这样。

  有的矿工病重,他就背着上医院,有的矿工房子坏了,他就去帮助砌墙、刷浆;有的矿工结婚,他就去帮着收拾新房。总之,关心别人,帮助别人,对王世善来说,真是有求必应,不求也应。而一旦碰到阶级弟兄的生命受到威胁的紧急关头,为了抢救,王世善有如一个大无畏的英雄,挺身而出,忘死舍生。

  一次,王世善正在甩开膀子砸大块煤,突然,听到有人喊:“漏子下边埋人啦!漏子下边埋人啦……!”他马上扔下大锤,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出事地点,往漏子口下面一看,是同班的老任和小郭,已经被煤埋了半截子。情况紧急,他一边放大嗓门高喊:“上边不要翻车,……不要翻车!”一边拽过绳子“嗖”的一声滑了下去。还没等他在漏子口站稳脚跟,只见上边一块一二百斤重的煤块正在往下滑动,大煤块后面哗哗地滚着小煤块。他下定最大决心,使出全身力气,用钢钎子别住大煤块。用身子挡住小煤块。他暗暗给自己下着命令:“万一支持不住,就横上身子,堵住漏子口。宁可自己牺牲,也要保护阶级弟兄。”

  王世善象铁打的骨头钢铸的人一样,纹丝不动地顶住漏子口的英雄形象,给参加抢救的人以极大的鼓舞力量。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钟头……一个钟头,直到老任和小郭被抢救出来了,世善才双腿一蹬,闪开漏子口。只见煤块有如破堤洪水,一涌而下,落到十多米深的仓底。

  这时,同志们关心地围住从漏子口上来的王世善,发现他好象从河里捞上来的一样,汗水浸透了浑身的衣裳。大伙劝他好好休息一下,他摇了摇头,擦了擦汗,又抡起十八磅的大锤砸起大块煤来。

  正因为这样,人们称赞王世善说“大庆有个王铁人,咱露天矿有个铁人王!”

  为了表彰王世善这种主人翁的革命精神,中共抚顺市委于去年“五一”前夕,授予他“优秀共产党员、模范矿工”的光荣称号,并在全市开展了学习王世善的群众运动,对全市职工的思想革命化和生产建设,已经起了、还在起着推动作用。

  (原文标题:《他不愧是新社会的主人——记抚顺西露天煤矿优秀共产党员、模范矿工王世善》)

  《人民日报》通讯员、《人民日报》记者

  (原载一九七三年五月三日《人民日报》)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