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抚顺武装暴动计划与抚顺县委被破坏

2023-10-29 09:01 中国共产党辽宁历史 网站编辑 991
  东北各地党组织纷纷改为分行委或干事会后,配合全国准备革命暴动的形势,积极领导各地党组织进行政治罢工、总同盟罢工,组织地方暴动、士兵暴动、秋收起义,进行土地革命等活动,以推翻帝国主义与国民党军阀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  1930年8月,抚......
  东北各地党组织纷纷改为分行委或干事会后,配合全国准备革命暴动的形势,积极领导各地党组织进行政治罢工、总同盟罢工,组织地方暴动、士兵暴动、秋收起义,进行土地革命等活动,以推翻帝国主义与国民党军阀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

  1930年8月,抚顺成为中共满洲总行委发动武装暴动的中心地区和重点地区。抚顺一直是中国共产党开展工人运动的重要基地,上级机关经常派人到抚顺开展工作,发展党员,组建工会和团的组织。1930年5月上旬,中共满洲省临委成立后,省委书记林仲丹省委委员杨一辰专程到抚顺巡视,对中共抚顺特支进行了组织整顿,作出人事调整,由刘景增担任特支书记,刘景增、王全武、王东轩潘敬久四人为特支成员。

  5月下旬,新建的抚顺特支的部分党员和赤色工会会员被捕,抚顺党组织遭到破坏。6月,中共满洲省委派张干民来抚顺重新组建特支;7月,新的抚顺特支成立,张干民任书记,郝金贵负责工会工作。

  中共抚顺特支重新成立后,在着手壮大党的力量的同时,开展了工会会员的组织发展工作。至1930年8月,抚顺工会会员发展到450人,主要以煤矿工人为主,分布在古城子、大山坑、东乡坑、万达屋、老虎台和龙凤等坑矿。抚顺特支根据实际情况,正式成立了抚顺煤矿工会,并决定在矿山大力发展工会会员的同时,还要在矿属工厂中建立党和工会组织,壮大革命力量。这时,抚顺党组织所属支部有5个,其中,产工4个,农民1个,所属党员总数30名。不久抚顺煤矿和炼油厂、发电机器厂等均有了工会组织。各厂矿工会组织的建立和会员的不断增加,使建立抚顺工人联合会的条件逐渐成熟。

  1930年8月8日,中共满洲总行委在给中央的报告中阐述了如下观点:“省委正积极布置以抚顺为中心的地方暴动。因为抚顺工人政治罢工一起来,必然的是一个武装骚动或暴动,若是没有地方暴动的配合,则群众得无发动的勇气和坚持的决心”。

  8月10日满洲总行委正式提出了《关于以抚顺为中心的地方暴动的具体计划报告》(简称“武暴”计划)。报告认为:“实际上抚顺煤厂工人的政治同盟罢工的客观形势已经成熟。政治同盟罢工不是很远或较远的问题,客观形势已告诉我们,这是迫在目前的问题”。

  这个“武暴”计划的主要内容是:抚顺的中心任务是组织政治同盟罢工,准备武装暴动,夺取政权,建立抚顺地方苏维埃,建立红军。马上成立八大矿山赤色工会,在此基础上组成抚顺煤矿工人总工会。提出煤矿工人的斗争纲领,建立失业工人组织,并在反帝反军阀战争口号下领导他们单独斗争,如抢衣抢粮等,选拔积极分子组成纠察队、赤色先锋队进行武装训练。对日本驻兵要立即进行宣传工作。对中国的警备队一方面要鼓励士兵暴动,一方面注意要在暴动开始时缴除他们的武装,并要加强反帝工作,组织由煤矿工人、失业工人、贫民、农民、士兵等群众组成的反日大联合。

  为了配合“武暴”计划的进行,在中共满洲总行委的领导和具体指导下,中共抚顺特支成立了干事会,张干民任书记,李鹤年、郝金贵任委员,干事会下设古城子、大井等支部,还设有农村支部。中央和满洲总行委还多次派干部到抚顺检查和指导工作,派到抚顺的有包元民、傅维钮等人。8月底,中共满洲总行委派李爱民(又名赵发财)到抚顺负责团的工作,并从清原县委抽调数名党员到抚顺,以加强力量。

  1930年8月下旬,改组后的中共满洲总行委仍然把工作重点放在以抚顺为中心的“武暴”计划上。为了联合抚顺各业工人开展大规模的斗争,9月20日,抚顺工人联合会成立大会召开。会议由中共抚顺特支书记张干民主持,特支全体成员(除郝金贵赴上海参加全国总工会会议外)及古城子、杨柏堡、大山坑、东乡坑、万达屋、老虎台、龙凤、搭连8大矿的工会负责人共20余人参加了会议。中共满洲总行委特派员杨一辰以全国总工会满洲办事处代表的身份,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

  会议通过了《抚顺工人联合会简章(草案)》《抚顺工人斗争纲领》《抚顺工人迫切要求》等文件,以及《政治决议案》《组织总同盟罢工决议案》《工人纠察队决议案》《失业工人决议案》,还决定发表告农民书、告全民书,用日文发表告日本士兵书、告日本工人书等,作出了发动总同盟罢工的决定,大会选举郝金贵为抚顺工人联合会主席,委员有张干民、李鹤年、刘荣芝、马德水、韩全会、薛敬斋。联合会下设组织部、宣传部、纠察队部、失业工人部、青年工人部。抚顺工人联合会成立后,采取多种形式开展宣传教育工作。

  为了配合“武暴”计划,中共抚顺特支大搞舆论宣传工作,油印了大量传单标语,布置给党员、工会会员到工矿、街道及一些公共场所去散发张贴,宣传党的主张,揭露帝国主义和军阀政府的阴谋与罪行,并号召群众团结起来,开展大罢工,实行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

  抚顺特支还专门成立了农村工作委员会,责成专人负责农村工作,并提出了农村工作意见,计划在郊区和沈抚铁路沿线建立游击队,组织红军,发动和领导农民开展反帝反封建的斗争。

  同时,中共抚顺特支积极组织工人武装,1930年9月,一支由十多人组成的工人纠察队成立。这支队伍在党和工会的领导下,随时打击进行破坏活动的敌人。特支还经常组织发动一些小规模的斗争,以配合把头算账、强迫把头交出克扣工人的工资,领导工人闹“大柜”,痛打克扣工人血汗钱的算账先生,赔偿工人损失。在中共满洲总行委的领导下,抚顺特支为执行武装暴动计划,领导广大工人和劳动群众进行了艰苦的斗争。

  1930年9月24日至28日,中共六届三中全会在上海召开,会议纠正了李立三为代表的“左”倾错误,取消了全国总起义的冒险计划,恢复了党的各级组织和正常工作,撤销各级行动委员会。

  10月24日参加会议回到沈阳的陈潭秋和林仲丹,立即召开总行委主席团会议,传达六届三中全会的决议精神,并就抚顺工人斗争问题致信工友,指出工人当前斗争的前途,决不是武装暴动赶走帝国主义,夺取政权,如果幻想这一前途,在政策上必然要犯严重错误。

  1930年10月下旬,中共满洲省委决定把中共抚顺特支改为中共抚顺县委,由张干民任书记,委员有李鹤年、郝金贵、朱东山、刘荣芝、马德水、李爱民。杨一辰任特派员,指导县委工作。至11月,抚顺县委已组建有5个党支部,有党团员近40名,赤色工会会员近200名。为了进一步贯彻中共六届三中全会精神纠正“左”倾路线对抚顺工作的影响促进抚顺地区斗争形势的发展,中共满洲省委职工委员会书记林仲丹到抚顺传达上级指示精神,提出指导意见。由于林仲丹的及时指导,抚顺党组织及时纠正了“左”倾错误路线的影响,各项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1930年11月9日,林仲丹再次到抚顺检查工作。10日晚上,中共抚顺县委扩大会议在抚顺万达屋华工街共产党员刘荣芝家召开。参加会议的有省委特派员杨一辰、县委宣传委员李贺年、团特支书记李爱民,还有列席会议的永兴铁工厂经理范青(日本特务)。

  会上,林仲丹听取了县委的汇报,并对抚顺工作作了指示。散会后,范青向日本特务机关告密。11月11日,林仲丹乘火车从抚顺返回沈阳,途中发现有人跟踪,立即销毁了写在烟盒上的抚顺县委的行动计划和帽子里的抚顺县党员名单。

  火车行至深井子车站时,林仲丹被日本特务逮捕。当晚,日本警察由范青带路,包围了抚顺县委机关,将中共满洲省委特派员杨一辰及抚顺县委张干民、李爱民等人逮捕,并搜出一些党的文件和宣传品。同时,日本警察在古城子又逮捕了李鹤年、刘荣芝、李德录、杨德昌等26人,抚顺的地下党组织又一次遭到严重破坏。

  林仲丹被捕后化名张春山,在严刑拷打下,大义凛然,毫无惧色,为了保守党的机密,同敌人进行机智勇敢的斗争。在法庭上,他坚贞不屈,英勇顽强。在监狱中,他积极做同案人的工作,团结难友,一致对敌。在纪念“五一”节那天,林仲丹利用放风的机会,和同案人制定了一致的口供和对群众的工作计划,并咬破手指,用血写出“要坚持到底”五个字来鼓舞大家的斗志。经过大家团结一致的斗争,同案34人中,有29人无罪释放,5人被判刑。林仲丹以“煽动工潮的罪名被判了5年徒刑。

  1932年1月,党组织利用日本关东军准备成立伪满洲国、实行大赦的有利时机,将林仲丹营救出狱。2月,林仲丹奉命回到上海,任全国总工会常务委员兼中国海员总工会党团书记。(《中国共产党辽宁历史 第1卷 1919-1949》)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