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郭秀江:屋旁的鸟

2023-07-29 11:08 抚顺七千年 郭秀江 1131
鸟类,是地球上生物圈中的一个大类。不说它的生态效能,就它的形态,特别是羽毛,它的鸣声(多数),它的飞翔,就很招人类喜欢。

郭秀江:屋旁的鸟 图1

  鸟类,是地球上生物圈中的一个大类。不说它的生态效能,就它的形态,特别是羽毛,它的鸣声(多数),它的飞翔,就很招人类喜欢。


  于是有的鸟儿走入画作,走入诗词里。替异地的情人捎书,代思乡的愁旅抒怀。现代人的浪漫情怀差了些,但居室近旁有鸟,感觉环境的氛围就大不一样。

  我这里楼前楼后最多的就是麻雀了,麻雀身形小,灰褐色的羽毛也不亮眼,在水泥地上,在秋冬的落叶枯草里,很不显眼。然而它和人类的烟火气最近。它一群群的,在楼前楼后盘桓,一忽儿,一群小麻雀落在地上,一颗颗小小的头一点一点的,不知捡琢些什么。一忽儿,像是谁发了号令,又忽地飞起来,参差地飞进柳树的树冠里,不见了踪影。麻雀的嗓音不大,且都是短音节,合在一起就是叽叽喳喳的,像一伙操着童音的小孩子似的,很热闹,也很悦耳,给小区的空间里,添了好多祥和。特别是在漫长萧索的冬天里,这群小生灵给楼区带来许多生机。

  再就是喜鹊了,喜鹊的身形比起麻雀来,明显大了许多。羽毛的色彩也讲究,黑白两纯色搭配。当它飞翔时,展开的翅膀就看出黑白两色艺术设计的精巧。喜鹊不群体活动,一次看树下草丛里一只喜鹊仰头向树上鸣,一会便下来另一只,但经常看到的喜鹊是单飞。喜鹊也比麻雀“清高”了许多。喜鹊把巢垒在高高的杨树叉上,四面没有挡风遮雨的建筑。每当大雪铺地时,我便替喜鹊发愁。人家麻雀可以围着垃圾箱转,喜鹊到哪觅食呢?

  在民间的文化里,喜鹊是种吉祥鸟,喜鹊登梅是老辈奶奶妈妈们的绣花题材。说开门听喜鹊叫是报喜,虽然没遇到报喜,但见喜鹊徜徉飞翔在周围,感觉生活里又添了几分祥和的气氛。

  和居民亲近的还有燕子,燕子有南北方两个家,每年春秋往返数千里,让人牵肠挂肚。燕子的北归,是我春天里的一个念想。北疆暂短的夏季过后,看着燕子又忙忙碌碌开会准备南行,徒令人生出几许感慨。

  燕子把巢筑在楼檐下,在我们这一片,不是所有的小区都有燕巢的,有的很多,有的一个没有,最集中的就是体育场了。在筑巢的地点选择上,想来燕子们有它们的道理吧!燕子的鸣声听起来呢呢喃喃的,小时住平房时,听得真切。那声音,和炊烟,和灶房里的声响,和母亲的叮嘱,和姐妹们的游戏那么和谐,是刻在童年记忆里的一幅乡村乐。如今楼高了,燕子归巢的情景没那么清晰,但每看到燕子飞在近旁,便想起童年这幅温馨的图景。

  史记中,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元好问词曰“莺儿燕子俱黄土”,也许为了烘托他们要褒赏的意象,燕雀便受到了贬斥。但年轻时的我,很赞赏诗人的立意。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体会了世间平凡事物的恒久,也认识了高处的寒冷,对生活中的烟火气息有了亲近的体味。虽然对翱翔在苍穹的雄鹰依然崇敬,但对屋旁盘桓的燕雀们,更有了关切和喜爱。就像一些空巢的老人们,他们的子女或许很优秀,隔海跨洋定居就业,说起来很欣慰。但当他们病痛,以至于难以自理时,他们对子女守家在地的老人们,就只有羡慕的分了。

  从小到大,听过的,看过(当然包括图片)的鸟类不少,特别是近年,一位老同学退休后,极大地发挥了喜爱拍摄鸟的特长,毎早作为问候语发过来。他抓拍的鸟,形象生动细腻,几乎都是我没见过的类别,偶尔问他鸟名,都是没听过的。有一天突发疑惑,这是在本地拍的麽?便质疑,答曰:“对,就是本地”这真真颠覆了我的认知。原来,在这块冬长夏短,盐碱广布的土地上,在平淡的芦苇湿地中,竟藏着一个如此丰盈的鸟类世界。

  外边的鸟儿很精彩,但我依然把慈爱的目光,投向屋旁的麻雀,喜鹊和燕子们。

  2023-7-24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