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2023-08-03 06:07 抚顺七千年 2595
四则神话体现了我们的远古祖先具有不畏困难,敢于斗争,为民除害,造福人类的美德;具体而形象地展示了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古老文明。
  将军桥横跨抚顺的浑河之上,北接顺城区的将军街,南连新抚区的南站地区,1986年建成。
  将军桥最精彩的是桥头的四尊雕塑,堪称精美绝伦,上过《人民画报》。
  四尊雕塑以中国远古神话传说为题材,将优美的神话浓缩为生动的立体形象,充分展示了神话美,人体美,意境美。下面我们一起来观赏这四尊雕塑。
  
  女娲补天

  女娲补天雕塑位于东北角展台。制作者:田金铎。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1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2

  基座上镶嵌说明牌,是典籍的原文: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3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滥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这段文字原载先秦著作《淮南子·览冥训》。翻译成现代文:
  以往古代的时候,四根天柱倾折,大地陷裂,天不能全部覆盖,地不能完全承载万物。烈火燃烧并且不灭,洪水浩大汪洋并且不消退。猛兽吞食善良的人民,凶猛的禽鸟抓取年老弱小的人。于是,女娲炼出五色石来补青天,斩断大龟的四脚以竖立四根梁柱。杀死(水怪)黑龙来拯救翼州,累积芦苇的灰烬来抵御过量的洪水。苍天得以修补,四个天柱得以直立,过多的洪水干涸了,翼州太平了;狡诈的恶禽猛兽死去,善良的人民百姓生存下来。

  夸父追日

  位于西北角展台,制作者:陈绳正。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4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5

  基座的说明牌: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6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这段文字原载先秦著作《山海经.海外北经》。翻译成现代文:
  夸父与太阳赛跑,追赶到太阳落下的地方,他感到口渴,想要喝水,喝干了黄河、渭水的水,却仍不能解渴。便要去北方的大湖喝水,还没赶到,就在半路因口渴而死。他丢弃的手杖,化作一片桃林。

  精卫填海

  位于西南角展台。制作者:杨美应。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7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8

  基座的说明牌: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9


  发鸠之山,其上多柘(念这)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詨(念笑)。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凐(念音)于东海。
  这段文字原载《山海经.北山经》。翻译成现代文:

  有座山叫发鸠山,山上长了许多柘树。树林里有一种鸟,它的形状像乌鸦,头上的羽毛有花纹,白色的嘴,红色的脚,名叫精卫,它的叫声像在呼唤自己的名字。这其实是炎帝的小女儿,名叫女娃。有一次,女娃去东海游玩,溺水身亡,再也没有回来,因此化作精卫鸟。经常叼着西山的树枝和石块,用来填塞东海。


  羿射九日

  位于东南角展台。制作者:庞乃轩。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10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11

  基座上的说明牌: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12


  逮至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禊输(念细于)、凿齒、九婴、大风、封豨(念西)、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齒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邱之泽。上射九日,而下杀禊输,斩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万民皆喜,置尧为天子。
  这段文字原载汉代著作《淮南子.本经训》。翻译成现代文:
  等到到了尧的时候,天上有十日同时出现,晒得庄稼枯死,杀死了花草树木。老百姓都没有吃的东西。禊输、凿齒、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等各种怪兽都出来祸害百姓。于是尧帝让羿,在畴华这地方杀死凿齒,在凶水这地方杀死九婴,在青丘泽射死大风。又往天射落九个太阳,在地下杀死禊输,在洞庭斩断修蛇,在桑林生擒封豨。天下百姓都很高兴,立尧为天子。
  四则神话体现了我们的远古祖先具有不畏困难,敢于斗争,为民除害,造福人类的美德;具体而形象地展示了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古老文明。
  雕塑制作者田金铎、陈绳正、杨美应、庞乃轩都是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的雕塑家、教授。他们为抚顺增了光添了彩,抚顺人民应该记住他们的名字。
  我每次驻足观看这组雕塑,都感叹什么叫美好,什么叫卓越!脑海中洋溢着对艺术的享受。

  然而,浑河岸边的雕塑并不都带给人们美感。新华桥北头东侧的滨水公园有尊雕塑,我端详它就有疑惑、遗憾之感。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一(将军桥) 图13

  干嘛要做成脖子长、脑袋小?创新不等于搞怪,创新不等于抛弃优良传统,不遵循基本规律,创新更不是推广审丑。
  假如脑袋、脖子按正常比例来做,男士的表情愉快一些,那么这尊雕塑还是不错的。可惜作者非要别出心裁,自己破坏自己的作品,让人感到遗憾。
  抚顺的城市雕塑,以雷锋为题材的已经美轮美奂。其他题材的,具有将军桥水平的,最近几年有(如:省十四运吉祥物福鹭),但很少见,让人心生期待。(孙相适文并摄影于2023.7.29)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