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2023-10-19 12:34 抚顺七千年 1053
南花园成了一个地区的名字。曾经有南花园街道,2019年并入刘山街道。这座桥也以南花园命名。

  我们先看地图,了解南花园桥的位置。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

  标1的是流经抚顺市区的浑河。2是南站地区。3是西露天矿。4是天鹅湖。黑箭头指处是南花园桥。下面看放大图。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2

  箭头指处是南花园桥,它位于天鹅湖的出口。归属抚顺市新抚区刘山街道。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3


  站在桥上看天鹅湖。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4

  站在桥上向西北看杨柏河。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5

  为什么叫天鹅湖呢?不是想沾芭蕾舞《天鹅湖》的光,而是真有天鹅。在十几年前,区里出资在湖里养了一百只天鹅,供老百姓观赏。为了便于观赏,修了水中的长桥。于是,大水泡子有了美名:天鹅湖。如今,天鹅不养了,长桥还在,湖中长满了芦苇。芦苇丛中栖居着俗称“咕咕”的水鸟。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6

  湖的南面是个公园,古柳傍岸,果树成行,公路中穿,奇石张扬。人们管这个公园叫南花园。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7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8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9

  南花园成了一个地区的名字。曾经有南花园街道,2019年并入刘山街道。这座桥也以南花园命名。

  从侧面看桥,其貌不整,竟有些破败。或许是因为它经历了太多的人间沧桑。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0

  南花园桥所跨的河叫杨柏河。发源于新抚区千金乡的唐力村,流经千金堡、栗子沟,到天鹅湖过桥之后,在九十年前是继续向西北奔流。
  距离本桥西北方向八里许,河东侧原来有个村庄叫杨柏堡,河也因此得名。西边有个村庄叫千金寨。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我国东北。1932年9月16日中秋节,抗日武装辽宁民众自卫军决定袭击抚顺,兵分三路: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1

  上图采自曹宇编绘的《漫画抚顺》。

  下图是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路军司令李春润的肖像和简历。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2

  中路由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十一路军少将司令梁希夫率领。队伍从千金堡出发,很快占领了栗子沟,放火烧毁日本卖店和腰截子日本木匠房、俱乐部等处。杀死杨柏堡采炭所所长渡边宽一。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3

  上面漫画采自曹宇绘制的《漫画抚顺》。

  下图是当时伪满报纸的报道。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4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5

  自卫军与日寇为争夺杨柏铁桥展开激战。由于与另两路军联系不上,梁希夫孤军深入,伤亡较大,只好撤退。经过老虎台时,烧毁安全灯房、汽车库和无线电台。
  日本强盗疯狂掠夺抚顺的煤炭。后来千金寨消失了,杨柏堡也消失了,都变成了矿坑。

  杨柏堡村庄消失了,但那场惊心动魄的史实铭刻在史册里,记载在作家的传记文学里(刘志宽著《大刀会首领抗日将军梁希夫传》2017年出版)。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6

  第二天八月十六,日本鬼子疯狂报复,出动守备队、宪兵队和警察,以“通匪”的罪名,突然包围平顶山村及附近的千金堡、栗子沟,将三千多名无辜居民包括老人妇女儿童,驱赶到平顶山下,进行集体大屠杀。先用机枪扫射,又用刺刀挨个重扎一遍,甚至挑出孕妇腹中的婴儿。最后为了掩盖罪行,用汽油焚尸,放炮崩山,将殉难者的尸骨掩埋于山下。又纵火烧毁全村八百多间房屋。制造了惨绝人寰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7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8

  以上5图采自曹宇绘制的《漫画抚顺》。

  南花园桥北头连接东西向南昌路。当年日本鬼子的铁蹄就是踏着南昌路奔向平顶山进行大屠杀。
  1951年,抚顺市政府在惨案遗址建立“平顶山殉难同胞纪念碑”。

  1970年,在当年大屠杀现场进行挖掘,那些累累白骨成了最具说服力的日军罪恶的铁证。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19

  1971年,建立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并重建纪念碑。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20

  纪念馆1973年正式开放。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21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22

  1988年,国务院将“平顶山惨案遗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23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24

  从南花园桥北头向东的第一个公交车站就是平顶山惨案纪念馆。
  我默默垂泪,心中长啸: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回过头来再说杨柏河。
  杨柏河往大矿坑里流,这是不行的,那就得给它重挖一条河道。从1936年开始,驱赶上万劳工,用二年半时间,沿千台山南侧,挖一条全长10里的运河,名叫杨柏人工河,西流在五老屯汇入古城子河。

  2019年,我从五老屯桥开始,沿人工河北岸上溯到造纸厂桥。下图是当时拍的照片。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二(南花园桥)[上] 图25

  南花园桥的事没说完,下一期接着说。
  (孙相适文并摄影于2023.9.23)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标签:抚顺桥头文化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