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   > 满族文化

满族文化

孙相适:聊聊抚顺与树有关的满语地名

2023-10-14 13:43 抚顺七千年 1274
满语地名的命名方式,多取自地形、河流、林木、植物、动物等,这与满族先人早年从事的渔猎生活有关。根据有关研究,抚顺满语地名以树木为名者占有很大比例。
  抚顺是满族的发祥地,今有新宾、清原两个满族自治县,抚顺县也有许多满族居民。满族人的祖先说满语,用满文。虽然今天所有满族人都说汉语,使用汉字,但仍有一些满语词汇、地名留存在我们的生活中。
  满语地名的命名方式,多取自地形、河流、林木、植物、动物等,这与满族先人早年从事的渔猎生活有关。根据有关研究,抚顺满语地名以树木为名者占有很大比例。

  我不懂满语,承蒙我的好友、也是我的满语老师那文卿先生不吝赐教,在此向他致以诚挚的感谢!

孙相适:聊聊抚顺与树有关的满语地名 图1

  图片图一:柳、银杏、松、榆欢聚一堂
  榆树
  榆树的满语发音为“海兰”“海浪”“海榔”。
  抚顺县有海浪乡,乡里有上海浪村、下海浪村。这里离海远着呢,哪来的海浪啊,原来它是满语,榆树。
  我到海浪乡政府所在地下海浪村察看,没看到粗大的榆树,有点遗憾。那么别的大树呢?海浪学校院内贴南围墙有两棵粗一点的杨树,被雷劈成半截,已发出新枝。我想进去拍照,但因核酸检测已过48小时,守卫不让进,只好作罢。
  抚顺有那么多的村庄有古老的榆树,而应该有的地方却没有。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有海兰江。那首优美的朝鲜族歌曲《红太阳照边疆》有句歌词:“长白山下果树成行,海兰江畔稻花香”。

孙相适:聊聊抚顺与树有关的满语地名 图2

  图片图二:清原英额门镇幸福村东榆之根
  杨树
  杨树的满语发音为“富尔哈”“富勒哈”。
  抚顺市东洲区哈达镇有富尔哈村。史料记载村庄的南山叫富勒哈山,是萨尔浒大战的古战场。
  我乘公共汽车去富尔哈村察看,仅看到河边有一排小杨树,没看见粗大的杨树,也没看见其它的古树。
  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有富尔村,原名富尔哈村。1613年正月,努尔哈赤统领大军在富尔哈旷野与乌拉部军队决战,这是清前史上有名的富尔哈大战。
  柳树
  柳树满语发音是“富头”“佛多和”。
  新宾满族自治县榆树乡都督村有个小堡子叫富头伙洛。伙洛满语义山沟,富头伙洛就是柳树沟。
  柳树还有一个满语含义,柳树枝叫佛托。满族人清明上坟插佛托,不烧纸。
  生活中,我们在读这个特定名词时,要改变一下发音。佛不读第二声,读第一声,稍长一点;托读轻声,短促,发音更像“tōu”(偷),但不能翻译成佛头,那样会引起误解,所以只能写成不够准确的佛托。
  顺便说一句,汉语有四声,满语本来没有,都是第一声,只有轻音重音之分。进关之后,因为生活在汉语的汪洋大海之中,所以逐渐地将汉语的发音方法融入满语之中。这是后来的事情。再后来,满语对话被完全放弃,都说汉语了。话又说回来,有些满语词汇流传到现在。
  松树
  松树满语称“扎克丹”。叫常了,中间的“克”音脱落,成了“扎丹”,“扎丹”演变成了“章党”。
  抚顺市东洲区有章党镇,镇内有章党街道、上章党村、章党河。抚顺县上马乡有南彰党村。
  我到章党街道周边察看,成片的黑松林很多,但目之所及,没看到粗大的古松。
  槐树
  槐树满语发音是“霍洪鄂茂”。“霍洪鄂”连在一起,“茂”单独说。
  山槐满语叫“高洛”“高勒”“高尔”。抚顺市顺城区北郊有高尔山。
  山槐是当地树种,也叫家槐,树皮深绿色,裂沟很浅,比较光滑。在我的家乡新宾县的杂木森林里,有许多山槐。我在高尔山公园看到了山槐:在劳模林石碑上方小路两侧有6棵,情侣树下方小路旁有3棵。在月牙岛公园的西山西坡有一小片山槐。现在高尔山成片的槐树林是刺槐,习称洋槐,是从外国引进的树种,树身有刺,树皮皱裂很深,易成活。两种槐树春天发叶都晚。

  可以想象,明清时代此山有山槐,满族人(前身女真人)因之便叫它高尔山。民国张作霖时期,大力伐树种地,开山到顶,粮食多了,森林却少了。高尔山除了观音阁南坡因太陡不能种地尚存树木之外,都变成了秃山。解放后,高尔山连年植树,那时栽的一片又一片的刺槐林现在已经进入老年。

孙相适:聊聊抚顺与树有关的满语地名 图3

  图片图三:左山槐,右刺槐
  桑树
  桑树满语叫“尼玛兰”。
  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北边的错草沟河,满语叫尼玛兰河(据2002年出版沈济文主编的《抚顺名胜古迹概览》203页)。
  努尔哈赤五爷包郎阿的居城叫尼玛兰城,地点在永陵镇二道堡。我已多年未去此地,不知道有没有桑树。

  满语与汉语为两种不同的语言,满语属于阿尔泰语系,而汉语属汉藏语系。由于满语发音与汉语发音方式不同,因此,选用汉字标注满语,有时很难找到准确的文字对应满语发音。另外,不同时期、不同翻译者在翻译同一满语词汇时,选用的汉字也会不尽相同。于是,以汉字来标注的满语词汇,就存在很大的不稳定性。有时,一个满语词汇,可能有多种汉字译法。比如:“哈尔滨”,有人认为它是满语“晒网场”之意。老辈人有叫“哈勒滨”,或者“哈乐滨”“哈拉滨”。在史料中,也有将赫图阿拉写成“黑图阿拉”“赫图阿喇”或“黑秃阿喇”。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以树木为名的满语地名,写法并不一致。


  附:凋落的树叶
  抚顺地区阔叶树的树叶在深秋经过霜冻会脱离树身飘落到地上。满族人称凋落的树叶为“夹河”,也写作“嘉禾”。反过来说,“夹河”是满语,义凋落的树叶。
  乾隆四十三年绘制的满汉合璧的《盛京吉林黑龙江等处标注战迹舆图》第二排第四幅上有“夹河窝集”。旁有夹河的满文。安双成主编的《满汉大辞典》970页上栏左数第五个满文字条,这个满文的解释是:“(凋落的)树叶”。
孙相适:聊聊抚顺与树有关的满语地名 图4
孙相适:聊聊抚顺与树有关的满语地名 图5
孙相适:聊聊抚顺与树有关的满语地名 图6
  新宾满族自治县含有夹河的地名有: 上夹河、下夹河、小夹河、南嘉禾、嘉河村(以前是嘉禾乡,在永陵镇东,后撤销合并到永陵镇)。
  我多么期望以树的满语名称命名的村庄能有这种大树。它见证着村名,诉说着历史,代表着一种尊重自然的文化和情怀。然而,有些现实让我失望,有点遗憾。我们善待古树的工作任重而道远。(完)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标签:抚顺地名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