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 古迹遗存

古迹遗存

孙相适:谈谈新宾上夹河镇的沙济城

2023-10-25 19:05 抚顺七千年 2883
沙济城,也写作夏吉城,据考证,在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古楼村,村庄之北原古楼小学所倚的迎风阁山山顶上,称作迎风阁山城。迎风阁山三面陡峻,有天然优势。山脊向北与主山相连。城内无水源。山下有千年古路东西向穿过古楼村。
  题解:本文原载《抚顺满语地名史话》169至171页。该书由抚顺市政协文史委编著,辽宁民族出版社出版(2015年12月)。沙济城城址的考证见抚顺市社科院编著的《抚顺地区清前遗迹考察纪实》之《古勒城(附黑机革城与夏吉城)》

  沙济城,也写作夏吉城,据考证,在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古楼村,村庄之北原古楼小学所倚的迎风阁山山顶上,称作迎风阁山城。迎风阁山三面陡峻,有天然优势。山脊向北与主山相连。城内无水源。山下有千年古路东西向穿过古楼村。

  沙济城东距黑济革城1.5公里、东南距古勒城3公里、西距苏子河渡口1.5公里、距图伦城3公里、再远距大伙房水库西岸的王杲山30公里。

  沙济城的重要史实有两件。

  一、阿亥的居城与第一次古勒之战


孙相适:谈谈新宾上夹河镇的沙济城 图1

  [图片沙济城位于山顶马世新摄]

  沙济城是建州右卫首领王杲次子阿亥的居城。阿亥,也写作阿海,他的哥哥叫阿太。王杲被处死之后,他的大儿子阿太重新修筑古勒城,阿亥修筑沙济城。两城相距3公里,遥遥相望。哥儿俩重整人马,发展势力,誓为父亲报仇。他们复仇的目标首先是将父亲献给官军的哈达部首领王台,其次是将父亲处以磔刑的官方当局。

  万历十年(1582)七月,王台病逝。之后,王台的几个儿子发生内讧,政局混乱。阿太、阿亥认为复仇时机已到,一面联络叶赫部首领共同行动,一面不断进攻哈达部。他们带领数千军队到汛河沿岸抢掠。九月二十二日,辽东总兵李成梁提军追击,追至曹子谷、大梨树佃,阿太、阿亥接战。经过鏖战,女真兵伤亡惨重,被斩1563人,马失500匹,大败而回。

  经过冬天的整顿,哥儿俩又聚集了数千军队。万历十一年(1583)正月,他们的军队长途奔袭实施抢掠。先从位于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乡的静远堡入寇;接着向北到位于于洪区解放乡的上榆树堡掠夺;又从位于于洪区高花镇的长勇堡深入到浑河两岸掠夺。他们的骑兵在朔风凛冽的平原上纵横驰骋,不知什么时候席卷哪个村庄。

  此时,蒙古土默特部虽然受到官军几次打击,但仍拥兵十万,欲犯广宁、开原、辽河。阿太、阿亥想与他们联合共同攻掠。朝廷认为,阿太、阿亥不除,辽患不绝,遂决心铲除这股势力。

  万历十一年(1583)二月,李成梁提军征剿阿太、阿亥。官军兵分两路:一路由副将秦得倚率领,尼堪外兰为向导,进攻阿亥的沙济城;另一路进攻阿太的古勒城(古埒城)。

  秦得倚的军队向沙济城发起进攻。阿亥在沙济城头向下一看,只见官军人山人海围了上来,他知道城保不住,就命令兵士沿山脊向北撤退。当兵士刚撤出一半的时候,官军攻上山顶,阿亥和城内的士兵全部被杀。然后,秦得倚领兵也去攻打古勒城(见《古埒城》一文)。

  此役史称第一次古勒之战。

  二、衮代的娘家


孙相适:谈谈新宾上夹河镇的沙济城 图2

  [图片沙济城文物保护碑马世新摄]

  衮代是努尔哈赤之妻,姓沙济富察氏,封为继妃。《清皇室四谱》记:继妃富察氏,名衮代,为莽塞杜诸祜之女。当初嫁给索长阿之孙威准,生子昂阿拉。后复归太祖。生皇五子莽古尔泰、皇三女莽古济、皇十子德格类。天命五年(1620)二月,在界藩城以窃藏金帛之罪,努尔哈赤迫令她回娘家。不久死去,据传,是其子莽古尔泰杀的。安葬在赫图阿拉附近祖墓;天命九年四月,迁葬东京陵;天聪三年二月,再迁沈阳,祔葬福陵之旁;顺治元年二月,摄政王多尔衮等以其先前曾经得罪太祖,改葬于福陵外。

  衮代的父亲“莽塞杜诸祜”在自己家族的谱书上记作“莽色都朱瑚”。2010年11月出版的《古籍整理研究学刊》第6期陈军、宁勇、肖莉杰文《从思恩太守年谱看沙济富察氏源流与世系》写道:“富察氏中的‘沙济富察氏’起源于富尔哈河,在明代属建州右卫,始祖为兄弟二人:兄名“纳苏莫尔根’、弟名‘檀都’,明末沙济富察氏迁居于今天辽宁省新宾一带,建立沙济城以居,因而得名沙济富察。纳苏莫尔根的子孙并不兴旺,沙济富察氏主要为檀都子孙传袭。至第四代檀都子孙主要分成两支,长支由莽色都朱乎率领,次支由旺吉努率领。”“始祖檀都姓富察,世居长白沙济城,为沙济城主,号称章京。”“三世德衣珠与始祖檀都、二世祖哈礼之墓均在兴京老茔,奉天正东三百余里,无人去过。”


孙相适:谈谈新宾上夹河镇的沙济城 图3

  【图3】

  从《沙济富察氏家谱》和相关分析文章可知:这支富察氏原来居住在富尔哈河(位于吉林市区与乌拉街之间)一带,那里应该有座沙济城,檀都为沙济城主。明朝末年,第三世果臣噶哈善、德衣珠几经周折迁居今辽宁省新宾一带。果臣哈善建立城寨自卫,他们以祖居之城命名此城,也叫沙济城,所以得名沙济富察氏。第四世“莽色都朱瑚”即“莽塞杜诸祜”居住在新宾的沙济城。上文已述,新宾的沙济城即上夹河镇古楼村的迎风阁山城。莽色都朱瑚生活在沙济城山下的古楼村(在清朝叫古鲁村),他的女儿衮代当然出生在这里。

  新宾沙济城或者说古楼村是衮代的娘家,这是近指。如果追溯家族的始居地以及迁经之地,那些地方也是衮代的娘家,不过那是远指。

  这两桩史实在清前历史上是很重要的,但沙济城与上夹河镇内另6座女真山城相比,它属于保存较差的那种,或许是当初修筑就很简陋,或许是在失守之后被拆毁。尽管如此,在考古专业人员的眼里,它仍然是一座女真山城。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标签:沙济城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