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尉迟常荣:五四运动前后抚顺的革命斗争(下)

2024-05-03 19:55 《抚顺历史专辑》 尉迟常荣 671
在日本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压榨下,抚顺的劳苦群众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特别是矿工的境况尤为悲惨,他们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毫无民主权利,经常遭到日本监工和把头的打骂、解雇,甚至被投入监狱。


  本文摘自尉迟常荣先生《抚顺历史专辑 著名人物简介》(2023)。全书共分四部分,32万字。

  第一部分:中共地下组织成立前及其破坏后抚顺的革命斗争;
  第二部分:中共地下组织成立前及其破坏后清原的革命斗争;
  第三部分:中共地下组织成立前和抗联撤离新宾后革命斗争;

  第四部分:著名人物简介


阅读:尉迟常荣新书《抚顺历史专辑 著名人物简介》出版

阅读:卢然:为尉迟先生新书作序




尉迟常荣:五四运动前后抚顺的革命斗争(下) 图1


  1920年10月,古城子采炭所有100余名工人罢工,联名向矿坑当局请愿,要求增加工资。罢工坚持5天,最后被镇压下去了。


  1922年6月1日,抚顺古川组420名工人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发放死伤津贴,最后要求得到满足,工人于次日复工。

  1922年秋,老虎台大井坑推煤车费降价,伙食涨价,加之金票贬值,引起采煤工人的强烈不满。孟继广、孟传利和史久荣等余20名工人团结一心,一齐出动,串通罢工,得到采煤工人一致赞同。行动的那一天,孟继广等人派几十名年轻力壮的工人,到井口和道口把守,进行宣传鼓动,号召工人罢工。约2千名采煤工人闻风而动,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罢工斗争,一致反对盘剥工人,要求开支发小银子,不发金票,都说:“下井干活死活不定,少给钱,不能干!”罢工工人涌到灯房子,用矿灯把灯房子砸得稀巴烂。劳务系的日本人户谷出来要干涉,见工人举起镐把要打他,赶忙逃跑。

  大把头何宪刹、徐殿魁和武太平见势不妙,赶紧到“大房子”等地去找工人,劝他们下井干活,说只要停止罢工,什么事都好办,什么要求都答应。接着矿上的日本人带着翻译,也到“大房子”等地找工人开会,当场宣布,煤车涨价,伙食维持原状,罢工期间的饭票照发,开支发小银子。因要求得到满足,工人陆续上班。

  这次罢工是采煤工人发动的,全矿井上和井下其他工种的工人总计约3千多人都参加了罢工斗争。罢工持续一周,给日本侵略者和封建把头以有力的打击。工人复工后,除发小银子这个许诺矿坑当局没有兑现外,这次罢工总的看是以胜利而告终。

  1922年11-12月间,千金寨最大的“天合达”成衣铺的工人田福山,同几名工人酝酿举行成衣工人联合大罢工,要求增加工资。资方听说后,立即进行阻挠,逼他们还借的钱,不让他们出去串联。工人们表示反对,资方竟强行将田福山等三四个工人的棉衣扒下来进行镇压。千金寨其余30余家成衣铺的40余名工人闻讯后,异常愤怒,一致要求罢工,进行反抗。

  田福山等人向成衣铺管理生活的工人会会长郭老郊和梁福山提出,资方必须满足工人的下列要求,否则举行联合罢工:(1)大老板给田福山等人穿衣服,二老板扣扣子,同时在街上放鞭炮;(2)给工人增加工资。由于资方反对第一项要求,50余名工人举行联合罢工。罢工坚持20余天,最后经工人会会长调节,资方被迫答应,给工人涨工资,工人欠的300余元钱也不要了,并请客向工人赔礼道歉。工人的斗争取得了胜利。这次罢工影响很大,12月3日的《盛京时报》以“成衣罢工”为题作了报道,内称:“据抚顺县来人云,该地成衣铺忽起罢工风潮……当局正拟派员前往调查”。

  1923年至1924年间,日本帝国主义借助资本主义各国在战后尚未发生经济危机,进入到资本主义暂时的局部的稳定时期之机,在抚顺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增加劳动强度,加紧掠夺煤炭,并于1924年8月,在整个炭矿实行指纹法,加强对工人的统洽。在这2年期间,物价直线上升,金票一再贬值,致使工人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工人的斗争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1923年二三月间,“万达屋坑”选煤系40名工人罢工,反对扣押工资。矿坑当局经同工人代表邵庆山等谈判,得知工人的工资被袁把头拐走了以后,被迫补发了工资。工人得到工资后复工。

  同年春,在“万达屋坑”,白班的采煤工人因煤车降价,首先举行罢工,继而其他工种的工人也参加了罢工。当晚,夜班的采煤工人也没有下井干活。参加罢工的工人计有一千余人。罢工工人响亮地提出“不涨钱就不干了”,强烈要求增加工钱,每周休息一天,改善一次生活。矿坑当局见全体工人罢工,生产停顿,异常惊恐,赶紧派人找工人上班,并于第二天在大会上公开答应了工人的要求,煤车涨价2至5分,每周工人休息一天,矿坑白给每个工人肉和白面各二斤,开支由原来累计30个班一开,改为一个月一开。“万达屋坑”采煤工人的罢工取得了完全胜利。

  10月22日,抚顺人力车合作社的233名工人罢工,反对随意改变车站内的制度,只允许新来的人进入站内,不准原有的人进站。罢工坚持4天,最后迫使社里设置了多处待客场所,满足了工人的要求,罢工斗争取得胜利。

  12月16日杨柏堡采炭所1,400名工人罢工,反对降低工资并要求增加伙食费。罢工坚持一天,迫使炭坑当局将原定的减薪四分改为二分,伙食照旧。同月。老虎台大井和“腰截子坑”的千余名工人罢工,反对把头降低工人工资,砸了劳务系,最后以胜利而告终。

  1924年4月3日“万达屋坑”900名工人罢工,反对矿坑当局统一工资,工人收入减少;反对推行由工人负担器具破损费制度。罢工坚持一天,最后迫使矿坑当局作了让步。

  同年秋,“奉票行市暴跌,在187元上下浮动,食品中高粱、面粉、苞米、苞米面等主食价格上涨三成左右。其他衣服、鞋等日用品价格上涨二成”⑧工人生活水平下降,因而,工人的斗争蓬勃开展。10月,永松组包工的万达屋检煤场40名选煤工人,在一、二班交接时,宣布罢工。该组头目怕罢工规模扩大,影响生产,赶忙找工人代表谈判,最后被迫答应给在检煤场、联络所贮煤场和供应科坑木堆放场每日劳动的约450名工人,并增加工资,每人“平均提高了八分……以奉票作价,支付费从六角提高到六角七、八分,各坑检查包工和上面同样”⑧。工人的斗争取得了胜利。

  在永松组工人罢工前后,抚顺工人的反日情绪高涨,怠工、罢工和骚动遍及矿区各地。在这种情况下,“大山坑”的工人张凤歧挺身而出,带领一些工人到各矿坑,秘密进行串联,号召大家联合起来进行斗争。张凤歧是一个钳工,外号叫“大工匠”,有胆有识,在工人中威信很高。平时,他经常给大家读《盛京时报》,介绍国内外革命斗争的情况,还谈论如何进行斗争,争取改善劳动条件和待遇,启发工人的觉悟。张凤岐联合起来进行斗争的主张得到了广大工人的拥护和支持,于是“大山坑”、北大井、老虎台、“龙凤坑”、“千金坑”、“古城子坑”、“搭连坑”和“新屯坑”,这八大矿的上万名工人联合起来,进行了声势浩大的罢工斗争。

  罢工开始后,一千余名各矿工人代表举行集会,开展活动。与此同时,派出纠察队,深入到各坑口和交通要道,防止敌人破坏,不准工人随意下矿井。罢工工人在全市到处张贴标语,进行示威,高呼“提高工资,要小银子,不要金票”,“缩短工作时间,实行三八“工作制”,“不涨钱不

  上班”等口号。工人罢工使整个矿区停产、停电“陷入瘫痪”状态。最后迫使炭矿当局不得不找工人代表谈判,被迫答应了工人们的要求,给不少工人增加了工资,缩短了一些工种的工作时间。工人领工资时,可领小银子,也可领金票,金票以小银子作价。

  这次八大矿工人罢工持续了近半个月时间,是五四运动后,抚顺规模最大,时闻最长,组织得最好,收效最大的一次罢工,标志着抚顺的工人斗争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八大矿的工人罢工取得胜利后,抚顺的工人斗争开展得更加猛烈。1925年被《满蒙要览》等记载的罢工有:4月2日至6日,抚顺永松组80名工人的罢工;4月6日,抚顺朱子山约40名打石工人的罢工;5月11日,抚顺千金川工地230名工人的罢工;5月30日至6月1日,抚顺窑业公司500余名工人的罢工;6月6日,永松组40名工人罢工;6月9日,抚顺佐藤组百余名工人罢工;同日,抚顺窑业合作社制砖工厂约50名工人罢工;6月20日至23日,“万达屋坑”永松组40人罢工。12月1至2日,杨柏堡采炭所60余名临时工的罢工。除这本书记载的外,还有很多工人斗争,如7月,周振刚、刘振武等人,领导700余名工人进行了为期两天的罢工。1929年4月,中共满洲省委在《满洲党政治决议案》中指出:抚顺的“罢工事件已逐日有闻”,“工人罢工的数量,逐年增加。次数与日数也同样增加,尤其是,1927年增加的人数几乎超过1926年一倍”。

  抚顺工人的斗争除罢工外,还有怠工、暴动等其他形式,这些斗争接连不断,到处发生,有的规模很大。1928年1月22日“龙凤坑”的四五百名工人,手持棍棒等武器,砸了劳务系,捉拿欺侮中国工人的派出所日人野口。野口开枪击伤4人,工人们立即夺取劳务系古市的手枪进行还击,将野口击倒在地。50余名警察前来镇压,驱散了反抗的工人。这一事件影响很大,《泰东日报》于1月27日作了报道,介绍了这次工人斗争的情况。抚顺工人斗争的蓬勒开展,给日本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以有力的打击,提高了工人群众的政治觉语,为党组织在抚顺的建立和发展准备了成熟的条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注释:

  ⑧大正13年(1924年)10月20日抚顺煤矿矿长致田所监察员函(抚庶第二之三之二号函)。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