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尉常荣:抗日英雄赵文喜(5)

2025-01-13 20:26 抚顺七千年 尉常荣 345
1936年7月的一天深夜,平顶山靖安军突然闯入小甸子河南的板桥子,包围了赵文喜的家。当几个伪军进屋搜查时,没有看到赵文喜,他们感到非常奇怪,赵文喜明明在家住着,怎么不见了呢?原来,赵文喜在睡梦中,一听到外面有动静,打开后窗户就跑了。敌人抓不到赵文喜,就把赵文喜的妻子和孩子带走了。 &e...
  1936年7月的一天深夜,平顶山靖安军突然闯入小甸子河南的板桥子,包围了赵文喜的家。当几个伪军进屋搜查时,没有看到赵文喜,他们感到非常奇怪,赵文喜明明在家住着,怎么不见了呢?原来,赵文喜在睡梦中,一听到外面有动静,打开后窗户就跑了。敌人抓不到赵文喜,就把赵文喜的妻子和孩子带走了。

  敌人把赵文喜的妻子和孩子带到平顶山,软硬兼施,让他们劝赵文喜投降。

  与此同时,派人给赵文喜送信,说只要他放下武器,就放他的家人。赵文喜的妻子坚贞不屈,大骂敌人是强盗,丧尽天良。他的孩子年龄虽小,年仅8岁,但聪明伶俐,非常懂事,竟把敌人给他的饼干摔到地上。赵文喜接到信以后,异常愤怒,当即表示,他跟着共产党走定了,誓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敌人无计可施,竟气急败坏地把赵文喜的妻子和孩子杀害了。

  噩耗传来,赵文喜异常悲痛,怒火满腔,他暗自下定决心,化悲痛为力量,狠狠打击敌人,为亲人报仇,不打败日本侵略者,决不罢休!在此以后,他带领自卫队南征北战,更加猛烈地打击敌人,屡立战功。

  同年冬,赵文喜只身从那尔呼去偏砬河子筹集粮食,行至山上一急转弯处,突然见到两辆敌汽车停在那里修理排除故障,汽车上架着机枪,几十名日伪军在汽车旁休息。赵文喜躲闪不及,把帽子往下一拉,大步流星地往前走想蒙混过去。

  这时他的同乡伪军赵文礼惊异地高喊:“这个人是赵文喜!”。日本指导官惊恐地抽出战刀大声叫喊抓人,日伪军端着刺刀枪把赵文喜包围起来,因日伪军知道赵文喜武艺高强,都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不敢动手。赵文喜高声喝到:“我就是赵文喜,只有我一个人,没拿枪,看把你们吓成这个熊样。”

  敌人把赵文喜捆绑起来,他怒容满面,厉声喝道:“我落到你们手里了绑上可以,但在路上谁也不准动我一下,我是抗联的大队长,谁要动手我就和谁拚了!”

  在他身边的几个伪军听了,赶忙向后躲了几步。接着,一大群日伪军手拿刺刀枪,前扶后拥,带他往平顶山走去。一路上,赵文喜大义凛然,昂首阔步向前进,见到群众,他打招呼、致意,当行至平顶山西大门(西大庙的门前)时,他停住了,大声地对日本官说:“这样进街不行,得把队伍雁翅式排开,我在中间走。”敌人拗不过他,只好把队伍雁翅式排开,所有的枪口都对着他,如临大敌。

  赵文喜见了仍不满意,他说:“只雁翅式排开不行,枪口还得对外,我们抗联人多,神出鬼没,别让我们的人把我劫去!”敌人又依了他,把枪口一律朝外。为了大造声势,招引群众,敌号兵吹起了军号。这样,在号声中,赵文喜犹如在一群“卫士”的护卫下,抬头挺胸傲然进入平顶山街。行至王家小铺前时,赵文喜又停下了,他高声地对王掌柜说:“把烟卖给我两条,给吹号的每人几盒,好叫他们使点劲吹,吹得响一点,让群众都来看看,知道我赵文喜被敌人抓住了,知道我是抗日的!”付钱时伪军说:“我们拿钱。”赵文喜摇了摇头说:“不用你们的钱,你们手里那么几个钱好干什么的,我赵文喜不能临死花不起钱,别看我叫你们抓住了,但是我是抗日的,不像你们是亲日的,为日本侵略者效劳。”烟分给号兵后,赵文喜抬头挺胸,迈着矫健的步伐向前走,边走边发表抗日演讲,高呼革命口号,群众见了异常敬佩,就连日伪军中也有一些人暗中竖起大姆指,说赵文喜不简单,是好样的!

  敌人把赵文喜押送到平顶山后,日军头目亲自出门迎接,进屋后,假惺惺地为他松绑、让座,并设酒席为他压惊。还派一个日本女特务进行色诱。赵文喜视而不见,不为诱惑所动。当敌人劝他投降时,赵文喜拍案而起,大声喝道:“我们中国人和日本鬼子誓不两立,怎么能向你们这些强盗投降!”日军头目恼羞成怒,叫来几个像凶神一样的彪形大汉,又把赵文喜捆绑起来,进行审问。面对凶恶的敌人,赵文喜从容不迫,镇定自若。

  日本头目问:“你们穿的衣服,用的枪支弹药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赵文喜答:“是你们的警察和治安队给的”。

  问:“你有多少兵?”

  答:“好几百。”

  问:“都叫什么名字?”

  答:“不知道,每人一个号,几百人就是几百个号。”

  问:“他们都在什么地方?”

  答:“你们自己访去!”

  日军头目听了气得暴跳如雷,狂叫给赵文喜上刑。于是皮鞭、棍棒雨点般地落在他的身上,把他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很快昏死过去。敌人用冷水把他泼醒,问他招不招。赵文喜横眉冷对,傲然地回答说:“我落到你们手里了,你们要杀就杀少废话,想从我的嘴里弄出东西那是白日做梦,办不到!”敌人发狂了,用各种毒刑摧残他,甚至用火烧他的小便。赵文喜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几次昏死过去。被用冷水泼醒后,他坚贞不屈,拒不招供。大骂日本鬼子暴虐无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罪大恶极,十恶不赦,在抗日民众的打击下,必遭灭顶之灾,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

  审讯、威逼利诱进行了多日,日本头目没有从赵文喜的口中得到半点有用的东西。于是抓来和赵文喜关系密切的地下联络员,想取得证据让赵文喜投降。敌人把这些人拉出来让他辨认。赵文喜摇着头说不认识,那些地方工作员看到赵文喜被日本鬼子折磨得体无完肤,面目皆非,异常愤怒,誓死保护赵文喜。敌人没得到证据,只好把那几个地下工作员放了。

  日本头目和在场的日本鬼子对软硬不吃、坚贞不屈的赵文喜很不理解,称赞他是“铁人”!“铁汉”!(未完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标签:赵文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