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人物

档案解密:爱新觉罗·溥仪笔供(6)

时间:2012/3/7 10:06:47   作者:未知   来源:炎黄春秋   评论:0
内容摘要:我怎样堕入到日本帝国主义者的魔窟,到了日本公使馆和到天津的经过。当冯玉祥将军令我退出故宫以后,我移住我的父亲载沣家中。有一天,郑孝胥和日本一个武官,还有一个医生,来接我上日本公使馆,让我装病说上医院。他们说冯玉祥将军对我不利……

  第三个事情,又有一个名费毓楷的见我。也是自称能为我奔走出力,在外连络复辟,我也信了。过了些日子,他说曾和日本河本大作连络,河本大作允许帮助复辟。②费并向我要钱作各方面的联络。陈宝琛听说了这事,告诉我河本大作是日本炸死张作霖的凶手,这人阴险,万不可和他连络,而且费毓楷是居心不良,是欺骗的。从此,我不再和费毓楷见面。我的岳父荣源说有一天费见他,气愤地说他要向蒋介石政府控告我阴谋复辟。荣源对他说,你给溥仪写的自己要担任为满清复辟效力的信,还在溥仪的手中呢!费毓楷因此没有敢控告。

  (4)我在天津和到东北的经过

  日寇占据东北,在东北树立了汉奸地方维持会,天津日寇驻屯军司令官香椎浩平找我上日军司令部见面,他劝我上东北准备主持政权。罗振玉和一日本人也早在这里,经罗介绍,才知道是上角利一(日寇板垣征四郎的代表),罗振玉交我吉林熙洽给我的信,要求我上东北主持一切。罗说上东北,可乘日本军舰。我对香椎说回去考虑考虑。我回来向陈宝琛、胡嗣瑗(我的秘书)商量,他们表示反对,他们认为这对我是极不妥,陈宝琛以为罗振玉说上东北可乘日本军舰,这是决不可能的。他认为这里面有诈,他认为我去时容易,回来就不可能了。因此,我没有答应香椎的要求。香椎又找我第二次去,还是要求上东北,我拒绝了他。

  随这前后,在我旁边发生了一些恐怖事情。一次有人拿赵欣伯名片(当时,赵欣伯我并不认识)给我两筐果品,打开以后,发现炸弹两枚。当时我害怕极了,告诉日本警察,由日本警察和来的日本军官拿走炸弹,不一会儿他们回来说,经检查是中国制造的。又一次,还有一个饭店(英租界,我常去的饭店)侍者来电话,告诉我别再来这饭店。他说有人称张学良派的人在饭店各处找你,问溥仪在那里,他看见这人衣服露出手枪和刀子。还有许多匿名威胁信(内容记不得了),当时我感到深刻不安。可是这些事情,正是日本帝国主义故意做的烟幕。

  后来土肥原贤二日本大特务头子来见我,极力地劝我上东北主持。他表示日本决没有领土野心,一切由我自主;他说满洲是清朝故乡,我应当到满洲主持一切等等的话。我想这是本庄繁的部下特务头子,是日本军部的权威者,他既然一口表示日本没领土野心,一切由我自主,这是没有错的。我想这是恢复满清的唯一机会,我便答应了他的要求。后来又经郑孝胥、郑垂的极力赞成,竟认为我答应土肥原是完全正确的。日寇土肥原见我及对我的利用是有步骤有计划的。这是我在一九四六年去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当日本战犯的证人时,我曾听国民党反动政权副检查官长裘劭恒对别人说过,当我在天津承认了土肥原的要求后,土肥原立即打密报给日本军部什么人告诉我的承认。这说明他是按计划来实行的。而我又是一心想恢复满清罪恶迷梦,一向想利用日本帮助恢复满清,所以土肥原一说,正和〔合〕我意。这就和蛾的喜火自焚一样,断送了东北,危害了祖国以及亚洲,把自己变为历史上万代唾骂狗彘不食的大汉奸、罪人。所以我的封建统治阶级思想和崇拜帝国主义的思想以及卖国利敌的滔天罪行是分不开的。

  尔后香椎日寇司令派通译官吉田忠太郎、大尉真方勋接我到了天津白河,登船后他们就回去了。郑孝胥、郑垂早在船上等候,并有日人上角利一、工藤铁三郎、大谷以及日本军二十多人同行到了大沽口。换了日本商船“淡路丸”,日本兵回去了。我由大沽到营口,日寇板垣征四郎派甘粕正彦迎我到了汤岗子(罗振玉也在营口接我)温泉旅馆,过了一星期左右,日寇又让我上了旅顺。③


标签:活动 日本 土肥原贤二 爱新觉罗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