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 > 旧闻新读

旧闻新读

老新闻:民国三十六年抚顺速写

2012-03-09 21:53 中苏日报 杨远乾 843
你是否会相信,在一片很小的地面上,有着美丽的自然风景和雄伟的工业建筑能够同时在你眼前出现。这几乎令人不可思议,然而抚顺却能使这种矛盾的迹调和的在现实存在。抚顺拥有好多座中国唯一的工厂,机器虽数经战争的灾难而残破瘫痪,但修整后齿轮的转动和锅炉的沸腾,仍然轰响如雷。南台北...

老新闻:民国三十六年抚顺速写 图1


  你是否会相信,在一片很小的地面上,有着美丽的自然风景和雄伟的工业建筑能够同时在你眼前出现。这几乎令人不可思议,然而抚顺却能使这种矛盾的迹调和的在现实存在。

  抚顺拥有好多座中国唯一的工厂,机器虽数经战争的灾难而残破瘫痪,但修整后齿轮的转动和锅炉的沸腾,仍然轰响如雷。南台北台的小屋和东北园的绿林,幽静的仿佛画片,致使行将遣送回国的日本人,迷恋的不愿同抚顺告别。

  一个日籍工人用不标准的中国话向记者说:“你们在中国人其实更残忍,你们摧残自己{内战}。”我很惭愧,我心里涌起难忍的痛苦。

  老百姓都具有爱国热忱,当共匪进攻抚顺的消息传来时,所有的市民都有修筑城防的机会,矿务局每天既有一万余工人热烈参加。我看见一位白发的老太婆提着一篮高粱米给她旁边的孩子说:“你爷爷正拿着铁铲等待我们去呢。”当记者走到一条战壕的旁边,一群中学的女生正在向挖壕的工人和市民唱歌;幼儿园的小童用手连成一个环,正在对面兴高采烈的跳舞。

  那几天南站的月台上行李象海潮一样堆起来,要员们太太的生命好像比抚顺全部的矿产还要值钱,车厢里装得满满的,连“詹天佑”(即挂钩)也站着烫发的女人。但结果这种庸人自扰的行为只能让她们开支了多余的旅费。当南杂木王富仁连打了胜仗,十日召开祝捷给奖大会,第二天去沈阳的车上,乘客便寥寥无几,许多太太又回来了,同丈夫串演并不光彩的重圆。

  驻抚顺的虎威部队士气旺盛,士兵多是东北青年,训练时间并不长,但因罗军长作风感人,所以作战英勇,纪律严明,在街上你便可以看见,他们走路的姿态也很有精神,组织工作进行极速,民众自卫队陆续成立,妇女们也走出厨房,“军事第一”的口号已经占据了每个人的全部心灵和生活。

  城防工事真坚固得象马其诺,东公园的道沿,战壕象蛇一样蜿蜒着,高岗上碉堡棋布,到处表示着国军力量雄厚。自本月十二日以后,市民的情绪便又显得轻松得多了,夜晚,从橙黄色的窗里,可以听见收音机在唱马连良的京剧,市面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商店的交易也渐渐兴盛起来,曾一度荒凉的电影院,现在也有时挂起客满的牌子。

  虽一直到现在,因时局关系,矿务局的运输工具奇缺,尤其电力不足影响了各工厂生产量的减少,可是该局下令严禁员工请假,所以工作的情形极为紧张。资委会给该局命令“镇静工作,辅助军事第一”,所以对于工事修筑原料的供给也极热心,钢板,铁丝,枕木,钢砖,洋灰以及运输工具,都贡献出来。

  这是一次考验,证明了抚顺是衰弱还是强健,无疑的抚顺是甦生了。将坚强地站立在辽东平原。

   本报特派记者 杨远乾

  <中苏日报 >民国三十六年六月十五日(三版左下角) 

 

标签:东北园  中国人  中国话  老百姓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