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苏新天回忆录—留学归来(9)

2022-03-13 06:58 新浪博客 格瓦拉小屋 1329
阔别两年的祖国,回来的第一印象是在北京机场获得的。在北京下了飞机之后,几位朋友即将分手,于是在机场餐厅吃顿饭。落坐之后,服务小姐“啪”的一声将菜单摔到桌上,我们不禁怔了一下,慢慢才醒悟这是回到了中国。二年来威斯康星的生活,似乎对周围环境及人之间的际遇都很适应了,比如没有大声喧...

  阔别两年的祖国,回来的第一印象是在北京机场获得的。

  在北京下了飞机之后,几位朋友即将分手,于是在机场餐厅吃顿饭。落坐之后,服务小姐“啪”的一声将菜单摔到桌上,我们不禁怔了一下,慢慢才醒悟这是回到了中国。二年来威斯康星的生活,似乎对周围环境及人之间的际遇都很适应了,比如没有大声喧哗的,更没有吵架的。

  记得在麦市时,一位朋友的妻子从大陆来了,我们去集会相庆,席间不免七咀八舌,调门高了一些,这是中国人的老习惯。不一刻,有人敲门,是警察。他很礼貌地说:“请保持安静,希望我不要再来。”显然这是由于中国人太吵惊动邻居而报了警。

  在中国的饭店里高谈阔论、大声喧哗是常事,而在美国餐厅里进餐则是安安静静,背景音乐都听得清楚。在校园的楼房里,如果你走过一道门,一定要给后面的人以方便。不像在中国,不管后面有没有人,“咣当”一下通过完事。我在麦市,亲眼看到行人自觉将马路上的纸屑拾起,丢进垃圾箱。也看到路边的一棵小花歪倒了,就有人去扶正、培土。

  有一次早上去散步,见到一栋很有特色的房子,便停步注视了一会,结果里面走出一位妇女,问你是否有兴趣了解它的历史,还邀请你进去参观。当我第一次在纽约街头,看街道的标志时,身边的老妇人问你“Can I help you?”十多年之后写这是文字时,我早已习惯于“啪”地一声摔菜单了,也早已适应了喧闹嘈杂了。不过记忆中机场餐厅中那一刹那的感觉,还存在,就把它写下来。

  到了北京之后忙两件事,一个是到华侨旅行社查看邮购的大件到了没有,再怎样把它运回抚顺。

  另一个就是到部里汇报。教育司的X司长也是留美回来的学者,他听了我的汇报对CAD很感兴趣。他提议我到中国矿院北京研究生部,但是家属不能迁来,可先调到河北省三合县的煤炭管理学院,以后再设法来京。我觉得这样做不是很理想,因为我已经过了十多年的两地生活了。

  为了找到一个较为满意的工作,我在北京做了努力。到国家科技干部管理局去了解,我那份在美国写的报告竟被煤炭部党组批上了“此人不能离开煤炭部”。别无办法,我只好又回到原单位。不久任命我担任院计算中心主任,并在85年3月入了党。

  当时院里有一台美国宝莱公司的大型计算机,并为此建造了机房,在当时的抚顺市来讲,是很像样的了。我上任后不久抓了两件事。其一是计算中心内部的建设;其二是开展所内微机培训。在整顿内部之后,陆续开展了业务工作。一个是将“矿井通风计算软件包”在全国计算机应用展览会上参展,再一个是移植了SAP-V程序,并且对外接受算题。

  相继给所内计算了一个机架,给淮北某矿计算了一个井架。从图纸分折、单元划分、数据准备到填写卡片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

  好在千辛万苦,终于算出来了,并得到客户的确认。也获得了经济上的报酬。(当时院里已自负盈亏)我比较公平地将所得分给大家,大家都很高兴。当了领导之后,行政工作的份量加大了,特别是遇到有关职工的切身利益,事情就麻烦多了,像评定职称、调整工资、分房子等。例如高级职称评定事,部里下达的指标不多,院里研究的时候,基本上就落实到人头了。有许多老工程师还是评不上的。

  有的是56年毕业的,已工作近三十年了,当着我的面哭诉。开展微机应用之后,先给财务科做全院的工资报表,很受他们的欢迎。又给防爆实验室做了一个实时数据采集系统及合格证打印,这个项目费了不少力气。因为防爆实验罐内爆炸瞬间是以毫秒计算的,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将数据采集进来,确实相当困难。

  好在从事这个课题的小蔡(软件)小宋(硬件)两位,非常钻研,满有信心,克服了不少困难终于完成了。在现场演示会上,院领导甚为满意,这在当时煤炭科研系统内,也属于微机应用领先的地位。在对外联系方面,我还为华中工学院杨叔子教授(后升任该院院长,中科院院士)找了一项博士生课题。杨老师与我早就认识,都是教机床课的,我到威大后发现他也在那里,是华人吴教授的访问学者。

  吴教授从事DDS系统(动态数据系统)的研究,Y老师在国内是从事专家系统的研究。Y老师在威大还应邀给博士生讲课,我曾去听他的课。他为人谦虚,事先将讲课大纲给我们看,征求意见。

  因为我们在同一个办公室(还有清华罗征培教授,博导)所以处的很熟。他在美国只呆了一年,回国后我们仍然保持联系。他请我找一些工程实际上的问题作为研究课题,我就找到院里关于钢丝绳无损伤伤这个课题。钢丝绳对于矿井、运输。等单位是极重要的提升工具。许多大型的提升装置所有钢丝绳都是进口的,价格很贵。

  由于检测(确定断丝数目)不准确,只能定期更换,每更换一次要花费大量外汇。还要停止运行,造成生产上的损失。能否在正常运行的状态下进行无损探测呢?这就是一个很有实际意义的课题。我就将此题目介绍给Y老师,他正带博士生,就选了这个题目。他们运用专家系统的方法,获得了初步成果。

  1987年5月在武汉华中工学院召开了科研成果鉴定会,我作为鉴定委员也参加了这次会,并有机会参观了华工有关实验室,了解了他们的科研内容。后来在报上看到Y老师成为华工历史上第一位中科院院士,在其事迹介绍中最后一项钢丝绳无损探伤的成果,就是我介绍给他的。

  由于我归国后一直不安心于煤研院的工作,所以一直在找调动的机会。回国前罗征培教授曾建议我去深圳大学,他的堂兄罗征启(清华55级建筑系毕业)在那里当校长。于是我借84年年底来蛇口的机会去深大看了一下。当时深大尚在创建期,机械系的老师不多,一个人要开几门课程,科研就谈不上了。我琢磨之后决定不去为好。恰值蛇口的南玻公司负责广东浮法玻璃公司的建厂。

  这是中、美、泰三方投资一亿美元的大项目,需要中方提供懂英语、懂机械、懂电脑的人,怎么能说通抚顺方面呢?有一次抚顺市委书记刘振华来蛇口,(这里有一家抚顺电子局开的顺发公司)就通过他向抚顺方面提出借人。通过刘找到市科委主任任ZYQ(原煤研所的同事),向煤研所提出借人,所长不得不同意,借我和MYX(电气工程师)到蛇口。由此开始,决定了我五十岁之后的生活道路。此事全是妹夫WCS一手操办的。

该文章所属专题:苏新天回忆录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苏新天回忆录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