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苏新天回忆录—南下深圳(10)

2022-03-20 07:01 新浪博客 格瓦拉小屋 1193
1986年6月1日到达广州,即乘汽车到蛇口。浮法玻璃公司工地上,亚热带的骄阳灼人无比。每天早上上班时,太阳就烤人。工地上头戴安全帽,脚穿大胶鞋,汗一个劲地往下淌。衣服上的汗斑像地图似的,结了一层茧。每日在工地上工作约10个小时,中午送来一个盒饭。一同共事的有意大利人、英国人、...

  1986年6月1日到达广州,即乘汽车到蛇口。浮法玻璃公司工地上,亚热带的骄阳灼人无比。每天早上上班时,太阳就烤人。工地上头戴安全帽,脚穿大胶鞋,汗一个劲地往下淌。衣服上的汗斑像地图似的,结了一层茧。

  每日在工地上工作约10个小时,中午送来一个盒饭。一同共事的有意大利人、英国人、新加坡人。晚上睡在民房的一间屋子里,蟑螂、蚊子到处都是,吹着电扇也睡不着觉。所谓浮法玻璃,就是处于熔触状态的玻璃液体,在熔化了的锡上面流过,也就是浮在锡的表面,从而保证了变成固体以后表面的平整度。这种浮法技术是从美国引进的,在国内是首次,由这种玻璃制成的平面镜,映象不变形,属于高档镜。南玻公司在平面玻璃的基础上开辟了新项目,相继建成宏达制镜、卫光镀膜、南星玻璃加工等项目。这是后话。

  在结束南玻浮法工地工作之时,由于SY的介绍认识了华达公司副总ZYJ。他那时正在筹划一个项目--厚膜电路(Hybrid Circuit)。Z是复旦大学毕业学物理的,他看到我简历之后很愿意我加盟这个项目。

  在确定华达公司肯定聘我之后,我回到抚顺继续工作。这期间不断接到朱寄来的资料、出国考察的情况,我很珍视这个机会,努力为再去蛇口创造条件。

  后来经过我的努力,以及SY的帮助终于说服所领导准我长假再借调到蛇口来工作。八七年九月来到华达,但是华达这里情况起了变化。由于南京雷达研究所是投资方,坚持派人来作中方总经理,而英美一方坚持朱任中方负责人,相持之下,Z让了步,促成这个合资企业能顺利启动。

  后来南京方面派了负责人来,四川29所派来了总工程师,一见面才知是我82年赴美一同乘机出国的清华校友(芝加哥大学访问学者)相谈之下,很欢迎我的到来。就这样我开始了华达微电路公司的工作。

  蛇口是南头半岛上伸向海里(其实应是珠江口)的一个小半岛,形状如蛇口。大南山是条山脊,三面环水,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开发的是山的东、南面。山的西面是赤湾地区。蛇口工业区早在七十年代末期就投入开发。当时的主持人是袁庚。

  此人当年是东江纵队的炮兵司令,后来做过外交官,再后来进入交通部外事局,派到香港主持招商局工作。由于他对现代资本主义的认识对国际潮流的理解,下定了开发特区的决心。这在观念上是有相当突破的勇气,在当时环境下也承担了相当的风险。所以他仅仅要了三平方公里的面积。就在这弹丸之地,却是中国第一个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试验场所。

  像破除干部终身制,实行全员合同制;住房的社会化;劳动保险的社会化;民主选举及民主评议等,都是中国的第一个。而蛇口最先提出的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当时很为国人嘱目。改革的步代使海边这个小小渔村改变了面貌。我正是在这蒸蒸日上的时期来到了蛇口。

  回过头来再说华达微电路这个项目,厚膜电路。一开始从样件试制、建立规章制度、工地建设、设备搬入着手。先是在华达大厦里办公,后来搬入沿山路的新厂房。我担任MIS部经理(管理信息部)。实际做的事情有:公司流程的制订,工艺文件的编写,库房的建立及管理,公司各种文件的管理,CAD系统的建立与运行。日常还充当总经理Jones 的翻译(另外还有一个专职翻译)。我也做了联系客户方面的工作。

  与抚顺无线电机械厂的李工联系,开发了十种电路,用于远程电台,以产顶进。当时李工在蛇口顺发公司工作,联系较为方便。CAD系统的开动,是公司省了请外国专家的钱(当时一个外籍专家,一天即400美元)。我们从广州引进了程序,将Gerber公司的光绘仪(Photoploter)运行起来,自己制做Film,不但方便了公司,还可向外协作,因为当时全深圳只有这一台光绘仪。总经理琼斯觉得这个;软件不错,他也拷贝了。

  关于公司的管理问题,琼斯几次说:中国人花钱盖了厂房,买了先进设备,招聘了人员,但这些都是hard ware,所欠的是Software,也即Procejue,或System。

  办一个公司,究竟要有多少System?按他的说法只少要10个。包括:询价、报价、订货、设计、采购、生产、仓库、检验、出货、退货。为了建立这些系统的各自流程,及协调系统间的关系,琼斯和我确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这里有观念的抵触、习惯的改变、环境的制约、作风的变化、中国的实情等问题。在总经理这方面,他是按西方法制观念来行事的,所以不厌其烦地进行贯彻。而中方的人员则囿于习惯,还是人治的观念,而国内的大环境也不是任何个人或一个公司所能改变的。

  在华达微电路公司任职的三年七个月当中,可以说经历了一个较为完整的过程。从筹备、建厂、试生产、技术培训到批量生产,最后获得长期稳定的贝尔公司、西门子公司的订单。应该说这个项目的立项、实施都是很为理想的。

  在九十年代中期这个公司的产量在国际上排为第六位。在国内是高新技术企业。90年二月我离开了华达微电路公司,离开的原因是我的住房没得到解决。本来在进入华达公司的时候,他们正在四海公园之旁建A、B两栋住宅楼,当时是答应给我一套住房的。可建成之后,却变了卦。说我们微电路公司独立出去了,不给住房了。这使我很不满意。

  如果当初就这样说,我还可以向工业区申请住房,现在情况变了,一个人的户口没有资格向工业区申请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两头落空,使我的后顾之忧无法解决。天无绝人之路,正在此时得知南玻集团筹建玻璃机械厂,并答应如果来南玻肯定给住房(当时南玻正在湾厦地区建住房),于是我费了些力气辞去了华达的工作,投奔南玻了。

  我在南玻总的工作时间有八年九个月(90.3-97.12),期间应分三个阶段:(1)在玻机厂任总工(2)在玻机厂任总经理(3)在电子陶瓷厂任副总经理。调到南玻公司的初期,家住荔园一栋,到南玻大厦上班。本来说是派我负责玻机厂的全面工作,后来有了变动,派TY任厂长,我任主任工程师(不久后改为总工)。

  当时是筹建工厂,只在宏达公司的二楼借了场场,也没什么设备,全厂干部和工人十来个人,全靠手工和外协。第一个任务是为宏达公司造一台平板玻璃清洗干燥机,仿制日本进口的一台设备。这台设备在南星公司,又不能拆成另件测绘,只好派工程师在人家休息时间去了解机器的构造。但大家都很热情,一齐动手。

  为了解决特殊另件的制造问题,以及配套件的采购问题,我去广州、佛山、肇庆等地。虽然工作条件艰苦,但是大家齐心。当时外界有人议论,“不要搞个遗臭万年”。(指我们试制出来的机器不能与进口机器配套使用)。但是凭着我们的努力,毕竟造出来了,试车之后很好用,一直用到今天也未“遗臭”。

  这对那些说风凉话的人是一个有力的驳斥,对公司领导也是一个我们能力的证明。与此同时还为当时的艺术玻璃厂造了许多台喷雕机(这是我取的名字),他们用于制造艺术雕刻玻璃(这在当时是国内首家,很新颖),赚了不少钱。

  91年12月,召开了这二种产品的鉴定会(由深圳市科技局及计划局共同主持),登了报,上了电视,给南玻出了名。也使我认识了这二个局的一些人士及机械工程学会的一些朋友。在开发这二种产品的同时,我还负担了新建南玻工业大厦的一些基建工作。

  91年8月,玻机厂搬入工业大厦,我订购了19台设备,共计才花55万元人民币。搬入之后觉得面目一新,很可干一番事业。于是相继开了了其它产品:切片机、异形磨,边机、钻孔套料机等。

  但正在此时人为因素将任厂长的陶勇调走,将宏达厂的雷调来,从此玻机厂开始走了下坡路。玻机厂开办的头二年,虽然清苦,却是兴旺时期,在品种开发、工厂基础建设、生产走向正规方面,都是蓬勃向上的。员工的精神面貌也是积极进取。这也是蛇口工业区初创时的一种表现。所以处于领导层感到比较顺手。

  我个人当时的想法是将产品搞成系列,制订产品标准,在此基础上形成平板玻璃加工机械的研制、开发中心,在国内市场上占一席之地。但这个长远的想法并未得到实现。其主要原因是公司决策者不支持,所以也不投入。这样就使玻机厂一直处于小打小闹的状态,尽管在工作注入那么多的热情。

  集团领导不但不投入,反而下达非常高的每年利润指标,而且要每个月考核,逼得我们背离了正常生产的规律,最后牺牲的是质量。作为机械制造业,环节很多,从方案--设计--配套--外协--生产--检验,每一步都有若干问题。特别突出的问题是深圳市的机电配套市场很差,而这里的人工、水电、房租又比外地高,所以最终的利润是比较低的。

  南玻集团从发展多元化出发上了玻机厂,但对于机械制造又没什么认识。他们总以为像伟光镀膜公司那样,买了设备就买了技术,在市场极其需要的条件下得到了高利润。这种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投资企业只能是一个短暂的现象,不可能长期的。

  事过七、八年之后已经证实了这一点。雷上任后,玻机厂的订单势头还不错,在产品开发方面,抓了直线磨边机和斜面磨边机。可惜集团不给投资,买不起新机型,只好仿制较落后的品种。为开发和生产这两个品种,不得不找外协加工,花了不少力气。上海新江机器厂是航天局所属的军工企业,位于上海南面的松江。他们拿出一个车间与我们合作。

  我们仅供给他们加工另件图。可后来他们违背了合同,单独将整机出售,并在中央电视台打广告,说是他们自己独立研制开发出来的。最后只好终止了与他们的合作。在联系对外加工方面,我先后联系了武汉造船厂、湖北拖拉机厂、衡阳江雁机器厂、广州重型机器厂、衡阳劳改厂等。但质量和供货及时都有问题。

  以当时深圳市计划局邵局长的介绍我还到了无锡机械局联系加工。深圳的机械工业,在协作上都要与内地联系,因为这里的铸件、锻件等毛坯供应是解决不了的。93年年末一次分配利润计划的会上,雷与集团老总产生矛盾,当即被宣布停职。事情发生的突然,我也没料到。当问及我是否愿任第一把手时,我权衡之后还是以推荐他人为好。

  于是推荐了肖来任厂长。肖上任后,厂里原经济状态已很不佳。不得不搞一些加工任务来增加收入。相继做了湿法夹层、热弯玻璃、安全玻璃及贸易等。这时又开发了一个项目就是试制热弯炉。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试制出第一台,卖给了武汉的个体户,价钱很高。

  但不久,玻机厂的两个叛徒盗取了生产图纸,也做了出来。他们建了一个小厂,在玻机厂技术的基础上开始了他们的经营。作为我们多年辛苦的成果,受到如此不正当手段的损害,当时是很气愤的。但过了一个阶段,了解情况到这类事情在深圳多有发生也就不足为奇了。在如此无序竞争、无法保护企业利益的社会环境里,是不可避免的事。

  94年中旬时,集团领导做了个内部决定,停办玻机厂,以使设备和人力支援新建的两个大项目:超薄浮法玻璃及汽车玻璃。这个决定在一年之后实行。

  从96年初开始,我作为玻机厂留守的负责人,一方面继续维持玻机厂的运行,一方面将职工支援南玻各厂。其中最多的是新建的超薄浮法玻璃厂,再就是奔迅汽车玻璃厂,个别人调到电子陶瓷厂、宏达制镜厂及集团总部。在玻机厂运行方面,负责给超薄厂制做配件。最大一项就是锡槽底部的风管散热系统,是美国公司Frank工程师负责的任务,总值达100多万人民币。我将此项工部份程包给蔡氏公司,完成的还可以。

  再一个任务就是处理存货、追回应收款。按照集团领导的要求基本完成。后来玻机厂剩下人员不多,我尽量给大家创造一些收益,除了收入之外,差不多每个月都组织大家出外旅游,如从化温泉、番禺莲花山、观兰高尔夫球场、银湖公园等。到年终的时候分两批去泰国旅游。算是玻机厂最后愉快的结束。

  我在玻机厂做了七年(90-96)从筹划、建厂、买设备、产品设计、生产组织、产品鉴定,我都是主持者。

  七年当中总共开发大小产品共12项。每年的利润最高达到400万元。而玻机厂的投入(固定资产)不足100万元。其中有四项(清洗机、喷雕机、异形边机、切片机)先后获得92年及94年国家级新产品称号,不但给企业带来了经济效益,(如退增值税、贷款、拓展市场)也为南玻集团赢得了声誉。对我个人一生也是一点安慰。

  97年1月奉命到南虹电子陶瓷公司上班,开始任副总经理,后改为顾问。因私人护照事,又去一趟泰国。8月份去欧洲旅游。12月份结束在南玻的工作。到西丽湖龙井村帮辰通公司建厂至今已三年有余。

  回首一生,真乃往事悠悠,且把尚存的记忆写下来,聊做日后的回味。               
  苏新天

  2001年4月4日整理于深圳蛇口

该文章所属专题:苏新天回忆录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苏新天回忆录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