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飘荡在风中的记忆(4)

2012-03-17 14:49 新浪 格瓦拉小屋的BLOG 488
有一次二姐领我去她的同学家串门,我还记得在北台,新建的厢房二层楼。二楼,水泥地。二姐和七八个同学在聊天。我有一泡尿,有点憋不住了。我发现走路的时候还差点。一停下来就受不了。于是我就在屋子里走起来,而且越走越快,在屋子中央转起圈子来。大人们终于发现了:“这孩子怎么啦?”我说尿憋...

  有一次二姐领我去她的同学家串门,我还记得在北台,新建的厢房二层楼。二楼,水泥地。二姐和七八个同学在聊天。我有一泡尿,有点憋不住了。我发现走路的时候还差点。一停下来就受不了。于是我就在屋子里走起来,而且越走越快,在屋子中央转起圈子来。大人们终于发现了:“这孩子怎么啦?”我说尿憋的。他们哄笑起来。赶紧领我去了厕所。

  有天晚上大哥抱我去矿务局电车站。那时电车站一带非常热闹。摊床一个挨着一个,摆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吃的用的都有,每个床子上都点一盏气灯。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空气中荡漾着食品的香味,间杂着电石气的呛人味。大哥买了半个西瓜,他一手托着西瓜一手抱着我。我觉得那半个西瓜好大。大哥把西瓜凑到我的嘴边,我在边上吸了一口,什么也没吸到,我想回到家一定可以大快朵颐的。可能后来我睡着了,西瓜的下落我就一点不知道了。此事一直以为憾事。

飘荡在风中的记忆(4) 图1

  那时市里商业很繁荣。摊车随处可见。也是一天晚上,母亲领着我走到团市委(现烟草公司)道边。一辆摊车的玻璃罩里摆着各种熟食。其中有一串薰得通红的鸡蛋吸引我久久不肯离开,谗得直咽口水。母亲连哄带劝把我拉走。没想到几年后这些摊床一夜之间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一去就是几十年。这期间市里不再热闹,到晚上一片漆黑。再经过那个地方,早己是空空荡荡。后来我想大概是公私合营,把这些个体商户都招安了,此为我人生另一大憾事。直到改革开放以后,这些东西又回来了。但此时我已经遍尝各种美味,区区一串薰蛋已不足以吸引我。有时想买,又觉得它不如小时候的鲜亮红润,遇到鲜亮红润的又担心加了什么色素,总是犹豫不决。终于买了一串,十分认真地吃起来。觉得不好也不坏,反正小时候的感觉是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