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飘荡在风中的记忆(6)

2012-03-17 14:52 新浪 格瓦拉小屋的BLOG 637
在煤校校园里,那排大杨树后面是教学楼。它的南面有一条由东向西人工水沟。沟不宽,有一米多一点吧,但很深,也有一米多。沟壁是垂直的,用废旧枕木砌成的,每两米有一个横枕木顶着,防止两侧枕木向中间倒塌。那时没有污染,水很清。有一回我跟大孩子们在校园里玩,他们有的上树有的钻草棵里。我站...

  在煤校校园里,那排大杨树后面是教学楼。它的南面有一条由东向西人工水沟。沟不宽,有一米多一点吧,但很深,也有一米多。沟壁是垂直的,用废旧枕木砌成的,每两米有一个横枕木顶着,防止两侧枕木向中间倒塌。那时没有污染,水很清。有一回我跟大孩子们在校园里玩,他们有的上树有的钻草棵里。我站在水沟边上,看见泡在水里的枕木上有一只小小的绿青蛙。那青蛙小得可爱,绿得也可爱。正用左边那只眼睛盯着我。我决心抓到它。当我的手到那里时,它已经没有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跳走的,而我却掉到水沟里。当时情况很危险,水很深,是满槽的,而且在缓缓流动。我太小,又十分笨拙,在水中挣扎哭叫起来。很快被那些大孩子救了上来。后来那条水沟向北我们家那边平移了50米,成了铁道线路边的排水沟。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水,而且很脏了。

  越往南越高,我们称它为南山。山顶有个日本人留下的水泥碉堡,我们叫它炮楼子。里面分一层二层,第三层是平台。我们经常到那里去,摹仿着打仗、做游戏。再往南就是农业社了。有一次跟着大孩子们往南走了一段,只见前面是一层层梯田状的菜地。地里结着青色的西红柿。那时每家都有一小块菜地,和这里一比,简直就是一盆水和大海的区别了。我站的地点最高,视野开阔。望着脚下那层层叠叠无边无际的菜地,心里充满了震撼和喜悦。这是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我觉得非常开心。后来修了南阳路,把这里劈为南北两半。再后来西露天矿一点点扩过来,南边那半基本上就没有了。到70年代南山顶上的炮楼子也拆除了,山尖推平,建起了住宅楼,地貌彻底改变了。现在再到那里,无论如何也不能和记忆中的南山对上号了。

  我家屋子是阳面,有个小阳台。夏天我有时就躺在上面,看着天上的白云一点一点地飘过,还不断地改变形状,觉得很有趣。晚上如果有月亮就更有意思了,在月亮旁边的云是彩色的。看着看着有时竟难以分清是月亮走还云在走。这种闲情逸致只有小时候才有,长大后的几十年里从没认真地看过天、云彩和月亮。说起来有点难以置信,能忙到那种程度吗?但真就是这样。对天对云彩对月亮的印象都是小时候保留下来的。

  晚上从我家窗台上往西南看,是一片繁星点点似的灯光。实际上比繁星还要亮还要密。大部分是白色的,还有少部分是发黄的白炽灯。还夹杂着铁路的红绿信号灯,非常好看。有的一闪一闪的,后来知道那是电焊。还有的灯光在缓慢地移动着,那是电机车的头灯。据说那里是西露天矿。灯光使我十分入迷,能引起我许多遐想,晚上总要看上一会儿。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