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难忘抚顺

2012-03-20 19:34 榕树下 茹桐 717
深秋天凉爽了许多,连绵不断的细雨下个不停,更添一些冷意。吃完晚饭来到书房,在不知不觉中取出了久别的影集,看到了在抚顺学习时与同学的合影照片,触景生情,脑海里翻开了二十年前那难忘的一页...

  深秋天凉爽了许多,连绵不断的细雨下个不停,更添一些冷意。吃完晚饭来到书房,在不知不觉中取出了久别的影集,看到了在抚顺学习时与同学的合影照片,触景生情,脑海里翻开了二十年前那难忘的一页。

  那是在一九八二年的七月,我十七岁,独自一人来到了抚顺奶奶家。

  抚顺是个自然风光与历史并荣的城市,人迹历史达7000年,这里聚居着27个民族,其中汉、满、回、朝鲜族最多,是全国31个特大城市之一。抚顺属北温带季节性大陆气候,一年四季分明,雨量充足,气候宜人。
 

难忘抚顺 图1
八十年代的抚顺
 

  那时候,我是在一个小山村的学校学习的,校园与周围的环境很协调,四周没有高高的围墙,几排校舍错落建筑。

  在那个盛夏的季节,我眼里的学校像是个花园。学校门前是小溪潺潺和一片片的稻田,背面山上长着碗口粗的松树,树下是过人高的草和一些花,其中最多的花是野玖瑰,野玖瑰的馨香躺在蒲公英那柔软的背上,满山满天的飘飞。最让人激动的是镶嵌在大山深处的野芍药花,鲜艳夺目,婉如在那绿海之中盛开的美丽莲花,摇曳在远方的草营。

  而山间那川流不息的小溪不停地轻轻唱着同一首歌,在蓊郁的林树间缓和流淌。
  不论是在曙色微露的清晨,还是霞光四射的傍晚,站在学校门前,远远望去,阡陌纵横的田野上有乡民劳作的点点身影和三三俩俩去向田间小路上的乡民谈笑声。回首曙色或霞光笼罩下的村庄,你会看到一缕缕的炊烟升起,还不时会听到惹人的布谷鸟叫声。这叫声好似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带着泥土湿润的清香,随着晨风或暮雾在这空旷的田野上回荡。

  吃过晚饭,同学们就三三五五的慢步在稻田埂上的曲曲弯弯,或在溪流旁打开诗人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轻轻地念着。有时我与乔姐佟姐一起构思一个比喻,一个象征或一段彩云样的小诗;有时和凤兰在教室后面的操场上打羽毛球,直到精皮力尽才下场,又会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一个小山头,望着黄昏从山间静静扑上来,溶入心中空灵的幻想;我们常一早起来看满山满谷的雾渐渐淡去,草叶上闪着颤动的水珠,在太阳照射下悄悄儿消失。

  七月的抚顺是樱桃盛产的季节。学校周围的乡民都喜欢种植樱桃树,不管是房前还是屋后,都有樱桃树的影子。每年这个时候,樱桃树上的果子红红的,远远望去如一把燃烧的火炬,象征乡民那红红的日子;近处一看,那一颗颗的樱桃大的如红枣,亮的如兔子的眼睛闪闪发光。吃着那又红又甜的樱桃,心理却一直念道着:樱桃好吃树难栽。听说樱桃树很难种植,要从小养护才能成活,数年的精心呵护才有丰硕的果子。
  抚顺的景色给了我不少灵感,我在那儿意象自由飞腾着,记忆的小岛时常浮现出迷茫的海面,也丰富了我深沉的灵思宝库。

  门“吱”的响了一声,爱人推门进来,轻声地说:“不早了,该休息了。”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重新把影集放回了原处,让它在那里等待我下一次的光顾。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