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日本人在抚顺

日本人在抚顺

尘烟里的外交案(十)

2012-03-21 20:02 榕树下 王开 329
《五案条约》终结,抚顺、烟台煤矿却要另立合同文本。还是那个伊集院,满世界张罗着商议抚顺煤矿的区域、税金、开采年限等具体细节,提议两国特地委派委员,立即进行。接待他的仍是梁侍郎,这一次,我再也看不到角斗士式的梁大人,他变得心灰意冷,无精打采地说,这事基本框架已定,不会再有特殊变故,...

《五案条约》终结,抚顺、烟台煤矿却要另立合同文本。

还是那个伊集院,满世界张罗着商议抚顺煤矿的区域、税金、开采年限等具体细节,提议两国特地委派委员,立即进行。接待他的仍是梁侍郎,这一次,我再也看不到角斗士式的梁大人,他变得心灰意冷,无精打采地说,这事基本框架已定,不会再有特殊变故,具体事情建议奉天督抚与驻奉总领事在当地协商吧,我另有要事,就不参与了。

伊集院摇头晃脑地说,梁大人说的固然有理,但请体谅一下鄙国,我们的奉天总领事馆人手少,工作相当繁重,因此,上述诸细则中,除非必须烦总领事处理者外,应尽量交给特别委员,便于此项工作的进行。

梁侍郎没搭茬。跟伊集院智斗一年多,由于国家软弱,梁大人成了败军之将,他以文人式的倔强缄默。

伊集院由梁侍郎的表情,揣摩到他的颓废心理,回头跟外相小村得意地说,我观那个梁侍郎像斗败的公鸡,想落荒而走了。如中方坚持在奉天商定签约,最好我们再由满铁派出人员,辅助小池领事。

小村根据伊集院的情报,会同日本高层共同研究,九月十一日,将会议结果电告伊集院,政府预定选派小池总领事与满铁的阪口工程师为委员,在电文里附上谈判注意事项。

伊集院将收到的电文转给小池张造,满铁工程师阪口也由大连抵达奉天,和小池张造密谋了一个月,设计出两套交涉方案。

依照这两套方案,抚顺煤矿把中国商人经营的新屯、龙凤、搭连等多处煤矿全部包含在内,合同没有起止年限,如果我理解得不错,就是说什么时候挖尽抚顺的煤,什么时候算合同终止,出井税和出口税享受最惠待遇,满铁自用和运煤船自用的煤免征两税!另外还有,清政府将已发放的采煤许可迅速收回,日本炭矿售卖民田要给予方便,等等。

日本政府逐条审完后,一九一0年一月十七日,小村将意见电告小池,两套方案皆有难于取得清国方面同意之处,可作为商讨方针开展协议。小村随电提出三点意见,让小池参考斟酌。

第一点是针对甲方案的第六条和乙方案的第四条所言,也是满铁的纳税范围,即每年三月和九月,按煤矿的决算数缴纳百分之五的出井税,缴纳出口税每英吨海关银一钱,每月一次。小村认为,条文中所表明的是煤税税种范围,应修改为,该煤在满铁出手后,也应拒绝纳税。

第二点,是乙方案的第二条,由陆路输出韩国的煤,也应缴纳出口税海关银一钱。不能执行东清铁路条约第十条规定,满铁输出韩国的煤应缴纳出口税的三分之二。

第三点是甲乙两套方案中第二条内的关于抚顺煤由海口输出时的出口税率问题,简单地说就是,税费起征时间应追溯到抚顺煤矿产煤出口那天,还是截止于订立中日协约那天,小村说,无论如何,要将细则的效力追溯到既往。

我观这三点,核心目的就是少缴税,不缴税,舍此无他。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中日就抚顺煤矿的出井税和出口税展开舌战,双方互不相让,争论到最后——你知道的,仍然是中国让步,出井税和出口税均追溯到一九0九年四月,一九0五年四月至一九0九年八月间的出井税一笔勾销。

小池和阪口精于算计,辩论中,硬说满铁的自用煤是为采煤而发生的,不得征收出井税。中方代表韩国均说,矿山自用煤勉强可免,铁路、电灯、煤气灯事业用煤就不能免。几经争论,双方达成了把无税的范围按数量固定。这样,日本又占每天七百吨煤炭免税的大便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