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日本人在抚顺

日本人在抚顺

第六节 一地碎影

2012-03-21 20:05 榕树下 王开 280
令我起疑的是,在老家开矿的问题上,慈禧始终没有书面答复,因为缺乏史籍记载,所以我有理由认为,她对这件事保持缄默。那么,她当时心态的复杂,绝不会逊于光绪。是的,在“兴王之地”动土,母子俩着实为难。一个冬日的傍晚,我看着天边橘色的太阳,一抹一抹的雾,没来由地想到一百年前的西安。那一天...

令我起疑的是,在老家开矿的问题上,慈禧始终没有书面答复,因为缺乏史籍记载,所以我有理由认为,她对这件事保持缄默。那么,她当时心态的复杂,绝不会逊于光绪。

是的,在“兴王之地”动土,母子俩着实为难。一个冬日的傍晚,我看着天边橘色的太阳,一抹一抹的雾,没来由地想到一百年前的西安。

那一天,夕阳也是这么又圆又红吧?红的有点儿诡异。它沉到地平线以下,夜幕就在陕西大平原徐徐合拢,我看到愁苦的光绪,坐在昏暗里,朦胧成一团雕塑般的灰影。

奉天的折子摆在那儿,姨妈没有批示,他知道,她一定看过,她在装糊涂。

她不表态的意思他也明白,流亡陕西的叶氏沉浸于中原温润的气候,地方官无微不至的孝敬,慰藉了她惊恐不安的心,离京时的狼狈淡出夜梦,老佛爷面色红润,皮肤光滑,她有点乐不思蜀,玩的起劲儿。

叶氏的心思,光绪猜对一半。其实叶氏老太太很烦:有热闹,就有寂寞时,有乐子,就有郁闷的时候,剩下她一个人,无限忧思袭上心头——大清被人逼上绝路,往前走悬崖百丈,向后退断无生机。奉天奏折传到手上,慈禧半天没吭声。她是个非常关心老家的人,她关心老家不是敬天孝祖,是怕多年以妇人之见把国家治理的走下坡路,有朝一日毁掉大清江山遭天谴,老佛爷的冠冕雨打风吹散。现在要在龙脉动土,她更不愿插手,想把难题推给光绪,好歹由着光绪性子吧。办好了,老佛爷教导有方,反之光绪无能,身后见了祖宗,她只负领导责任。

逃难求生之时,光绪没兴趣琢磨姨妈的花花肠子,在他心里,姨妈终究是外姓人,大清江山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并非叶赫那拉氏的,她表什么样的态都不重要。爱新觉罗家族的血和关东的河一起流淌,脉搏和关东大地一起跳动,关东,爱新觉罗家族的圣地,与叶氏无关。

光绪内心辗转相焚,却不能道破,荧荧烛火把他的剪影印在窗格,像一截苦竹。此刻,他不想深究奉天折子里朝廷命官回避矛盾、暗度陈仓的把戏,望着故乡方向愁肠百结,思绪如麻。繁荣昌盛的大清国,今仿佛惨遭寒霜冻雨的秋叶,自一八四0年鸦片战争起,威加海内的大清国就欠下一屁股债。无奈饮鸩止渴,拆东墙补西墙,饥荒越还越多,生民涂炭,国土崩裂,苟延到堂堂清政府颠沛流离,真是颜面扫尽。为了无休止的冤大头债,如今再打老家的主意,他日九泉之下,有何颜面见列祖列宗。

光绪几次咬牙不签,他怕这个口子一开覆水难收,破坏那块守护几百年的“龙兴之地”的风水。可收拾烂摊子要许多钱,收不了烂摊子,巍峨庄严的紫禁城彻底成了东洋夷人的蛇鼠窝,三百年大清,要糟践,也不能糟践在他的手……

心烦意乱的光绪定定神,收回迷茫的目光,重新落在折子上。

增祺将军说,千山台煤矿的地点距福陵四十多里远,又有浑河相隔,不属于封禁之列——想到封禁,光绪又一阵心虚,抚顺系龙脉之地,向来严禁挖洞采煤,乾隆皇帝执政初期,正式明文规定,在奉省除白西湖(本溪)供应煤筋外,其余各地虽有煤筋,永行严禁。道光皇帝时,缩小禁采范围:兴京、开原、铁岭、抚顺所属界山厂,一概禁止,不准开采。光绪自己也三令五申,凡无碍昭陵、福陵、永陵龙脉者,方准开采,有碍者一概封禁。

光绪掩涕叹息。

子孙无能,采挖界线一缩再缩,为弄钱堵窟窿,恐怕自己定的规矩也要亲手坏了。转而,光绪竭力说服自己,这么好的矿脉,不是金疙瘩整天搂在怀里,现今局势动荡,难保有一天不旁落他人,那时岂不鸡飞蛋打。况且举国振臂变法自强,开矿即昂扬精神,又能开源,何乐不为。

“罢了罢了,国势衰微,绝非苟且補苴就能挽回厄运”

光绪寻出若干理由,一狠心,提笔写下:著照所请都该知道。

这一天,是光绪二十七年农历八月二十六。物产丰饶的陕西遍野流金,八百里秦腔一如黄河的吼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