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日本人在抚顺

日本人在抚顺

第九节 虚幻的花翎

2012-03-21 20:05 榕树下 王开 344
王承尧耐着性子,等到一九0五年底,他发现,再等下去,日本人会把挖煤的铁锹伸到他鼻子底下,于是,一九0六年二月中旬,王承尧呈给商部一份禀稿,陈明华兴利公司的组建、经营范围、股份、与翁寿的抚顺公司的区别,及日俄战争后华兴利被占情况,“叩恳商部恩准,设法保护应如何收回利权”。很快,商部...

王承尧耐着性子,等到一九0五年底,他发现,再等下去,日本人会把挖煤的铁锹伸到他鼻子底下,于是,一九0六年二月中旬,王承尧呈给商部一份禀稿,陈明华兴利公司的组建、经营范围、股份、与翁寿的抚顺公司的区别,及日俄战争后华兴利被占情况,“叩恳商部恩准,设法保护应如何收回利权”。很快,商部把王承尧所述情形转告外务部,并将禀稿批转盛京将军,着盛京将军“就近体察情形,酌核办理。”

但是,在两大部的干涉下,日本人霸占华兴利煤矿的行径并未收敛,反而愈演愈烈。王承尧无奈,于一九0六年四月、九月、十二月,一九0七年的四月、八月、十月,一九0八年一月、五月等连续数年上书,状告日本人无端侵占中国民间财产,在此期间,日本不但没有把华兴利煤矿物归原主,而是双管齐下,一面加大投资建设力度,一面跟清政府周旋,并将抚顺煤矿并入东省六案中,最终胁迫清政府以税收为前提,取得抚顺煤矿的开采权。

一件旷世大案,扯了六年的马拉松,总算尘埃落定。然而,如何赔偿原矿主王承尧,中日继续谈判,我在《中日抚顺煤矿案交涉始末》中,看到如下的细节:

中方大使韩国均揪着日本公使曾有优厚抚恤的承诺,说,王承尧的累计损失高达四十七万两白银,日方应予考虑。日方的小池略带讥讽道,韩大人,公使虽允从优,但没明确金额。王的损失是自报,我方不作参考。小池还说,给予王若干现款,是怜悯他的处境,并非赔偿。

韩国均气急,却无可奈何,事情到了这一步,中方完全丧失主动权,只能尽量多争取赔偿。此事争论到一九一一年五月八日,日方勉强同意将赔偿额定为二十点五万两白银。王承尧额外提出被日军抢掠的七千吨煤炭,日方拒绝赔付。

“抚恤款”数额商定,绝望之极莫过于王承尧。奔走呼号六年,满头青丝熬成白发,承担多少罪责和唾骂,赔上家财精力,换来区区二十点五万白银补偿。然而,这笔钱不但没有让王承尧受伤的心得到些许慰藉,反倒格外生了事端。

沙俄一直盯着中日双方围绕抚顺煤矿展开的谈判,事情一有结果,沙俄马上跳起脚,照会清政府,以道胜银行的名义,要求“该款先行存储,俟查明王承尧得多少,其余若干交由道胜银行分摊各股东”。就是说,沙俄也想伸手来分二十点五万白银。清政府对日本的讹诈步步退让,对俄的敲竹杠也毫无办法,只好让王承尧与沙俄谈判。王承尧当然不肯沙俄来插手分配,他举出数条证据,驳斥沙俄,其中一条,我以为回击的最为有力,他说,根据中日换文约章规定,不仅俄人原有股票作废,中国人的股票也同时作废了。如果俄人视股票有效,那么,此矿由割让至日本人抚恤前一日,屈指七年,回溯七年之中,俄人为何不持票向日本人领走属于他们的钱款?

关于王承尧与沙俄的后续谈判,史学家说,千方百计查找资料,仍无最后结果。所以,我不知王承尧最终拿到多少钱,但我知道,王承尧回沈阳不几年,郁郁而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