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日本人在抚顺

日本人在抚顺

第三节 失落的花翎

2012-03-21 20:05 榕树下 王开 549
煤田分割造成翁寿内心的不满,河西的煤质明显好于河东,翁寿嫉妒羡慕恨,开矿不久,公然在他人饭碗里夺食——指使工人采挖王承尧的芦沿井(千金寨坑)的两井煤炭。王承尧气极,找翁寿辩理。你犯了行规知道吗?同为生意人,你在河东,兄弟我在河西,低头不见抬头见,哪能见利忘义。翁寿理亏脸红,打几声...

煤田分割造成翁寿内心的不满,河西的煤质明显好于河东,翁寿嫉妒羡慕恨,开矿不久,公然在他人饭碗里夺食——指使工人采挖王承尧的芦沿井(千金寨坑)的两井煤炭。王承尧气极,找翁寿辩理。你犯了行规知道吗?同为生意人,你在河东,兄弟我在河西,低头不见抬头见,哪能见利忘义。翁寿理亏脸红,打几声干哈哈,却没有认错的意思,还的意思也没有。王承尧一怒之下,到增祺将军那里告翁寿一状,请求政府出面调解。

纠纷尚无结论,半道杀出个纪凤台,原本明了的案件复杂化。纪凤台对这案子献言献策,替翁寿写状子申辩,俨然包打天下的架势。大有来头的纪凤台跟着掺乎,增祺颇为踌躇:王承尧称心了,翁寿不满,翁寿不满等于纪凤台不满,纪凤台不满,等于俄国人不满。翁寿不乐意他不怕,怕的是与俄国人绾疙瘩。判给翁寿,王承尧太冤,联系到自己在华兴利公司的股份,增祺不能挥刀割肉。斟酌一番,把案子推给奉天交涉局。

这桩案子到此变得有趣,我看着看着,忍不住嗤笑:大凡属吃货的官员,最擅长玩推拿,承担责任的事,一竿子支到爪哇国,于己有利的事情,削尖脑袋往前拱。我轻笑,奉天交涉局的徐总办一声冷笑,卷宗掼在桌子上,拍案大骂增祺是石头缝里的泥鳅鱼。骂够了,徐总办犯核计,翻来覆去掂量下轻重,他的心理天枰倾向翁寿,于是,劝王承尧让出芦沿两井平息事端。徐总办的心机,王承尧焉能不懂,明白自己处境孤立,这位年兄性格执拗,坚决要求秉公办事,徐总办调解无效,说了句:“增祺大人,解铃还须系铃人,您自个儿掂量着办吧。”

官府拖泥带水,事情迟迟不解决,王承尧心有委屈,毫不避讳地扬言,奉天解决不了,择日进京上告,直到收回二井口方才罢休。这一下戳着增祺疼处,有过一次教训,他最怕中央领导再产生什么坏印象,一撸到底,遣送他回家卖红薯。再说,自己在王承尧那里还有股份,闹得太僵也不好,于是,派人到抚顺核查,之后按合同规定界线,将芦沿二井判还王承尧

这桩诉讼案结束,王承尧深刻反思,他认为,翁寿之所以明目张胆与自己挣利,是骑在俄国人背上狐假虎威。王承尧想以毒攻毒,翁寿拉俄国人的大旗作虎皮,我王承尧一样办得到。

王承尧的心思,有人揣摩到了,笑容满面地主动登门,热心地帮王总经理解烦忧。这个人,中俄道胜银行买办吴介臣是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