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日本人在抚顺

日本人在抚顺

第五节 折断在山咀子的翅膀

2012-03-21 20:05 榕树下 王开 536
为“悼念”此役中暴死的日军,战后,日军别出心裁地在我家乡赫图阿拉举行战死者“招魂祭”,想必,他们看中端庄肃穆的永陵,觉得那块风水宝地能让死者灵魂安息吧。一九一六年,日本陆军大将、日俄战争时鸭绿江军司令官川村景明在五牛村西北山上建了一座“奉天会战路将军战迹碑”。将山咀子改名为“誊丘...

为“悼念”此役中暴死的日军,战后,日军别出心裁地在我家乡赫图阿拉举行战死者“招魂祭”,想必,他们看中端庄肃穆的永陵,觉得那块风水宝地能让死者灵魂安息吧。一九一六年,日本陆军大将、日俄战争时鸭绿江军司令官川村景明在五牛村西北山上建了一座“奉天会战路将军战迹碑”。将山咀子改名为“誊丘”。一九二四年三月 ,抚顺炭矿长梅野实在山顶建立一座“表忠碑”,每逢节日、祭日,日本人在此举行默祷及军事演习等纪念活动。

“表忠碑”写道:

……夫抚顺之地,拥有宇内罕见之丰富煤藏,使日华两国之民,赖以浴共荣之福祉,诚可谓天惠无比之宝库也。

今战尘早敛,二十年来吾国之民沐于春风化雨,渐习于向太平之乐,应勿忘国难沓来之际,牺牲宝贵生灵之战绩。中华民国庶民,对此战役亦茫无所知。今山河依旧,而为国捐躯将士之殊勋,如甘于枯骨同朽,实属令人不胜慨叹唏嘘……

独立海拔百余米的友谊宾馆山顶,面对蓝色的浑河,不知为什么,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原以为,设身处地的模拟一场战争,还原战火中倒塌的房屋、毙命的百姓,我会有切肤之痛。但是没有,我出奇地平静,我想,如果这次战争留下一点物证的话,对于历史的凭吊,是不是比想象更真实?所以,我特别想知道,梅野实手书的那块碑哪里去了,它总不至于不翼而飞。后来,我终于淘到底细:一九四八年抚顺解放纪念碑,就是将“表忠碑”原文磨掉改刻的。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