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第一章】多情的创业者(2)从蒙古包到关雎宫

2012-03-21 20:42 榕树下 王开 878
2、从蒙古包到关雎宫历史和命运联袂把布木布泰推到皇太极怀里,出于政治目的,皇太极对娶布木布泰的态度是积极的,但他对这个刚刚成年的妻侄女没给予厚望,指望她有朝一日撑起满洲的大局。如果说有的话,顶多是帮他生几个儿女。因皇太极认为,他和布木布泰的婚姻只不过是在蒙古和满洲...

2、从蒙古包到关雎宫

历史和命运联袂把布木布泰推到皇太极怀里,出于政治目的,皇太极对娶布木布泰的态度是积极的,但他对这个刚刚成年的妻侄女没给予厚望,指望她有朝一日撑起满洲的大局。如果说有的话,顶多是帮他生几个儿女。因皇太极认为,他和布木布泰的婚姻只不过是在蒙古和满洲共同织就的锦上添一朵花,使这块锦看起来更鲜艳夺目。

天命十年(1625年)正月,在新年的喜庆中,布木布泰带着贴身侍女苏麻喇姑,在哥哥吴克善的护送下,穿着做工精致的嫁衣,携带着丰厚的嫁妆,踏上茫茫雪原,奔向后金的新都城辽阳。

在这座被称为“东京”的城里落脚的努尔哈赤,为准儿媳的到来设计了一套高规格的接待程序。首先,他派皇太极赶往沈阳城外的北郊,置办酒席,架设帐篷,迎接科尔沁的送亲队伍。这场豪华的预演结束,皇太极带这支远道而来的送亲队伍到了辽阳城外,在距城外十里的地方,父汗努尔哈赤一行人盛装相迎。

两只浩大的队伍融为一处,行礼寒暄,酒宴歌舞,感受着两个民族精心营造的脉脉温情。作为这场盛大宴会的主角,皇太极的兴奋甚于任何人,今晚过后,也就是明天的二月初二,是他的大喜日子,他将再次成为新郎与布木布泰拜堂成亲,让一个花季少女变成款款少妇。但是,面含春风,举杯痛饮的皇太极在喧哗中触到哲哲投来的目光,心中突然一沉——出双入对十一年,两人举案齐眉,感情甚笃,此时此刻,她心里想些什么?她到底是女人,再怎么有气度,被人分享丈夫的爱也是痛苦,哪怕对方是一脉相传的骨肉。想到这里,皇太极避开哲哲那似忧怨似愁苦的眼神。

第二天晚上,人群散尽,酒冷风凉,哲哲拖着疲惫的身体,孤独地站在大红灯笼下,远望一对新人映在窗上的剪影,那些亲昵、轻笑,恍如当年的自己。11年,她从未敢忘皇太极与她相爱的第一夜,肢体的缠绵,言语的相戏,不知道回味多少个千百遍。而今,她明白了“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辽阳城清冷的夜空中,她潸然泪下……

皇太极34岁娶布木布泰,夫妻之事驾轻就熟。布木布泰豆蔻年华,男女情爱懵懵懂懂,皇太极刚把她抱在怀里时,担心这孩子太小,怕吓着她。谁知布木布泰的乖巧出乎他意料,真叫人惊喜万分,从第一次开始,他就喜欢上她。

婚后九年,皇太极对布木布泰是宠爱的,不过,布木布泰始终和姑姑一样没给皇太极生个儿子,女儿倒是生下三个。这种状况又让科尔沁部落没了底数,他们一定要嫁个能生儿子的女人给满洲国大汗,巩固在满洲的地位。

天聪八年十月十六日,这一天的草原天清气朗,盛开的马莲一望无际,科尔沁卓里克图台吉吴克善又一次护送着妹妹,马蹄上染着花香,一路抵达盛京。皇太极早早偕皇后哲哲和诸妃出宫远迎,他看到那一支蜿蜒的队伍时,禁不住回忆当年接哲哲和布木布泰的情景,这情景多像当年又胜于当年啊。而三次迎娶蒙古美女,他由青年变成中年,时光就在迎娶之间溜走,真是岁月不饶人。随着队伍的临近,皇太极心底升起一种恐慌,害怕历经风雨后,他再拿不出以往的热情对待这位新人,辜负她的期望。

仍然是豪华隆重的婚礼,一遍遍的祝福,之后是两个人的甜蜜世界。再嫁盛京的哈日珠拉汉名海兰珠,两个名字妩媚动人,恰如其分地表现出草原养育的女子美若天神。而她内心的宁静透彻与西拉木伦河相得益彰,略带忧伤的一颦一笑,像一根温柔的长鞭,驱使志向奇高的皇太极甘拜裙下,他捧着那张白皙光滑的脸,如凝视中秋之夜的明月,深情地流下眼泪——皇太极是个爱流泪的人,群臣欢宴时,想念父亲流泪,侄子萨哈廉生病流泪,侄子岳讬出征病死异乡流泪,大学士达海死流泪,半辈子和他针锋相对的莽古尔泰亡故,他长坐灵前痛哭……内心脆弱、易动情是皇太极的性格特点,只是被睿智坚定的光芒遮蔽了。新婚之夜,皇太极发现自己先前的担心完全多余,面对海兰珠,他激情四溢,身与心回归到精力旺盛的青年时代。

26岁的海兰珠被这份迟来的爱击晕,不敢相信和她欢爱的男人是足智多谋,百战沙场的满洲国皇帝。他那样孔武,威风八面,怎的在她面前多情无助,孩子似的依赖她。她不明白他为什么流眼泪,也不问,鸟儿一样偎在他胸前,替他轻轻拭去滴落的泪水。

直到有一天,皇太极告诉她,他害怕失去她。海兰珠安慰孩子般天真的皇太极:傻瓜,我怎么会抛下你呢,我会一辈子守着你。皇太极说,他想要她快乐。海兰珠说,已经很快乐了。皇太极摇摇头,不,我看见你的忧伤。海兰珠沉默不语。皇太极说,我知道你的忧伤在哪里,我一定让你做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海兰珠知道,皇太极暗指那段不幸婚姻给她带来的伤害,他要当一名最出色的蒙医,为她疗伤,还原她的本性。海兰珠泪眼朦胧,感谢他的体贴和关怀,他的温暖,融化了她心底的寒冰。

那天,皇太极还给海兰珠讲了一件事:几个月前出征察哈尔,大军在纳里特河沿岸扎营,忽然飞来三只天鹅,围绕营房盘旋。又有雌鸡自西北飞来,坠落御营内。众军官上前抓捕,雌鸡躲藏起来。夜里,雌鸡飞入御幄床下,皇太极没有惊动它。第二天早晨,大军起营移幄,雌鸡猛然飞起,触到御幄椽木,被卫兵抓到。大家纷纷称奇,都说鸡翎乃后妃之羽仪,想必是皇上得贤后的吉兆。当时皇太极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娶了海兰珠,真就觉得冥冥中自有天定。海兰珠听得泪流不止:原来,上天安排好这段姻缘,如果前世所受的苦只为今天做序曲,那所有的苦痛都是甜蜜。

海兰珠轻而易举征服皇太极的心,这位杰出男人的全部爱恋,毫无保留的献给海兰珠。她居住的内宫也被封为关雎宫,本人赐名宸妃。

“关雎”之名源于《诗经.卫风》,诗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皇太极也算博览汉书的人,他把海兰珠的内宫命为“关雎”,他对她的崇拜,爱恋可见一斑。

由此,海兰珠地位仅次于姑姑哲哲,成为举国注目的女人,科尔沁家族在满洲国的荣誉也攀上顶峰。

3、早夭的皇子

崇德二年,硕果累累的秋七月,海兰珠与皇太极的爱情结晶八皇子出生。是日如下记载:“甲戌亥刻,漏下二鼓,皇第八子生。”八皇子的出生,皇太极可谓双喜临门——数月前,他亲统大军教训了阳奉阴违的朝鲜,李倧拱手称臣。这一晚,产自东宫的八儿子更让他欣喜若狂。

四更天,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与兄长代善同处一室,向北而坐。仰视天空,谛听父汗的托付。天上祥云绚烂,稠叠三层,祥云之上,又见朗朗青天。皇太极想,青天甚高,为何看得如此分明。一旁的代善说,奇怪啊,麟趾宫贵妃的养女淑济格格告诉我,有天火自天降入宫中,光团甚为美丽。我等迟钝,只觉惊讶,竟忘记奏报皇上。

第二天早晨,皇太极召集文臣,讲述了梦中情景。文臣们说,天位在上,祥云缭绕,非同一般的贵徽吉兆,这都是皇八子给皇上带来的好运。皇太极原本爱关雎宫母子如心肝,文臣们异口同声的回奏,欢喜得心花怒放。

皇太极颁布大清国第一道大赫令,以示中年得子的庆贺。这道喜气洋洋地诏书写道:自古以来,人君有诞子之庆,必颁大赫于国中。这是古代帝王的隆规,今蒙天眷佑,关雎宫宸妃诞育皇嗣,我稽典籍,欲使全国万民共享恩泽,举国欢庆。除犯上、焚毁宗庙陵寝宫殿、叛逃杀人、毒药虫蟲……十大恶罪之外,均获减赫。

接着,重奖在朝鲜战役中的有功之士,册封皇室女眷。本次册封中,海兰珠的祖父莽古思贝勒追封为和硕福亲王,立碑于墓,莽古思王爷的大妃称和硕福妃。

哲哲与侄女两代人努力,为科尔沁部落争得至高无上的荣耀。

海兰珠生的皇八子拴住皇太极的心,一心一意想立为太子。遗憾皇八子福薄,两岁而殇,连名字都没来得及起。皇八子之前,皇太极已夭亡过几个儿女,尝尽殇子之痛。他对皇八子的宠爱又甚于任何一个儿女,疼得他摘心剜肺,彻夜难眠。而比他更疼的是海兰珠。

宸妃海兰珠痛失爱子,陷入极度悲伤,一朵经不起雨打风吹的娇嫩之花,遭此重创精神恍惚,皇太极倍加呵护,无奈这颗明珠不再焕发夺目光彩,眼看海兰珠一天天萎靡不振,皇太极感觉自己无计可施。

事情一拖就拖到一个对清朝非常重要的历史时刻:辽西之战进入高潮,松山、锦州指日可下。就在这时,皇太极接到奏报:宸妃病笃。随之而来的,是一种不祥的恐惧感,皇太极派遣大学士希福、刚林、冷僧机、索尼先走,回盛京探情况。他自己连夜启程,策马驰归。

五更天,希福等人回到盛京,刚入内门,报宸妃已死。几个人大惊失色,冷僧机、索尼掉转马头,沿路而返,急奏皇太极宸妃病故的消息。

皇太极无法接受爱妃病死的噩耗,一路咳着血,驾抵盛京,直奔关雎宫。关雎宫白纱为帐,白纸做灯,悲恸的气氛令人窒息。皇太极一看到海兰珠的灵柩,失声痛哭。此刻,他心里只有香消玉殒的爱人,什么蒙古朝鲜强弩之末的明帝国,抵不过海兰珠一根发丝。他哭得痛彻肝肠,五脏欲裂,如果用什么东西能换回海兰珠,他绝不讨价还价,就算要他以命抵命也在所不惜。但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惟一不能阻止的事情,皇太极即使贵为帝王也素手无策,他唯一能做的,是给海兰珠办一场隆重的丧礼。

大丧那天,殡葬队伍绵延五里,诸王以下,牛录章京以上,固**主、和硕福晋、和硕公主、多罗福晋、多罗格格以下,梅勒章京命妇以上素服亲送。皇太极祭酒三杯,洒泪送别。倘若身为贫民布衣,他真想抱着她的墓碑放声嚎啕,倾诉思念和不舍。可他是指挥千军万马的领袖,至尊至贵的君王,强忍着无边无涯的痛,痴痴看着隆起的一堆新土。

发丧之后,皇太极一蹶不振。大臣们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皇上置国家社稷于不顾,沉湎下去怎生了得。几经磋商,督察院承政祖可法、张存仁等人上奏:“皇上您是万金之体啊,中外仰赖,臣庶归一,今宸妃入土为安,皇上过于悲痛,大小臣工,心中不能自安。以臣等愚见,皇上蒙天眷佑,底定天下,抚育兆民,皇上您一身关系重大,况今天威所临,大功屡捷。松山、锦州克取在指,这正是我国兴隆,明国败坏之大好时机。皇上您宜仰体天意,自保圣躬,勿为情牵,珍重自爱。”

祖可法等人的这道奏折起一点作用,皇太极遣内秘书院的人前往锦州,告诫济尔哈朗等几大主帅,锦州、松山所掘的壕堑周围勤加巡视,城外薪草令我军割取,不给敌人可趁之机。然而,这道奏折未产生药到病除的功效,当松山城内外守军袭击镶黄旗汉军石廷柱被击败的骄人战绩报给皇太极,他呆若木鸡,充耳不闻。

同一天,皇太极出现昏迷,中午到下午人事不醒。哲哲皇后惊恐万状,急带诸妃及诸王大臣,陈设祭品在神前祈祷,求上苍保佑皇上振作精神,以国家万民为念。皇太极醒转后,凝视着周围泪水涟涟的众臣幡然醒悟:“上天生我,原为抚世安民,今我过于悲悼,不能自持。天地祖宗知道我太过分,以此示警。从此以后,我当擅自排遣忧伤,为国躬亲。”

话虽如此,皇太极的身体却每况愈下,多次“上不豫。”

 【作者简介】王开,满族,公务员,辽宁省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人。2004年学习散文写作,2007年起借地域之便,致力于前清史挖掘,2008年结集《去者》,2009年成书《马背上的江山》。白山黑水,满洲八旗兵的激荡往事,金戈铁马,策马入中原的场景追忆。她是一名女性作家,却用男性的笔法和视角追寻着赫图阿拉的足迹,寻觅着民族精神的还乡之旅。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