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2、风浇雨筑抚顺关

2012-03-21 20:41 榕树下 王开 453
正如代善所预料的,后半夜大雨骤停,月朗星稀,八旗军连夜行军,于次日清早抵达抚顺城西。努尔哈赤立马城外,给城中送去一封信。大兵压境,惊醒梦中的驻抚顺城游击李永芳,慌忙穿上衣服,拆开努尔哈赤来信。这封信不是战书,话说得很客气,威胁利诱许诺都有了:“由于你汉人出住境外,欺压女真,我兵才...

正如代善所预料的,后半夜大雨骤停,月朗星稀,八旗军连夜行军,于次日清早抵达抚顺城西。努尔哈赤立马城外,给城中送去一封信。大兵压境,惊醒梦中的驻抚顺城游击李永芳,慌忙穿上衣服,拆开努尔哈赤来信。这封信不是战书,话说得很客气,威胁利诱许诺都有了:

“由于你汉人出住境外,欺压女真,我兵才来征讨。李游击,你我交战,你断无胜算。劝你及早投降。如你不战迎降,你管辖的兵仍归你、你的法制我一点不改。你是聪明人,知道我任用许多高人,嫁给女儿,许以财产。你降了我,我保证像恩养一等大臣那样恩养你。

你若心存侥幸,与我为敌,箭不长眼,如果你不幸中箭,等待你的只有死亡。你兵力不足,战则失败,倒霉的是城中百姓和跟你白白浪费生命的士兵。你不要意气用事,赶快投降吧。”

李永芳和努尔哈赤是知根知底的老相识,既然人家把话说到这儿了,李永芳掂量掂量城里的兵力,心里没谱,套上官服登上城墙。城下的八旗兵严阵以待,旌旗猎猎,李永芳心中发毛,但他毕竟是汉文化熏陶出来的汉官,视名节重于生命。一面假意投降,一面暗命士兵拿起武器,准备迎敌。

努尔哈赤深知李永芳是什么样的人,见李永芳无意投降,下令攻城。假装成赶集小贩的先遣部队搞乱城里的秩序,杀死守军,打开城门。努尔哈赤里应外合,李永芳被逼无奈,出城投降。

后金初扣边门,大获全胜。努尔哈赤洗劫了抚顺城,轻取大小城堡十余处,得重城抚西、马根丹、东州,台、庄五百余处,俘获人畜三十万,分配五天都没有分完。二十一日,努尔哈赤率四万大军到谢哩野外休息。这时,代善和皇太极派人送来情报,说后面有追兵。努尔哈赤没在意,派额尔德尼通知代善,我兵已进入我境内,汉兵不是来攻我们的,是做样子给他们的皇帝看的。二贝勒、四贝勒的兵停止进攻吧。

代善说的追兵,就是辽东总兵张承胤、副将颇廷相、海州参将蒲承芳统帅的飞援李永芳的一万兵马。不料他们来迟一步,抚顺已成了一座空城。边陲重城被人黑虎掏心,总兵张承胤怕整师返回不好交差,再则,做为军人,他想会一会传说中的努尔哈赤。于是,他尾随后金马蹄扬起的烟尘,一路狂追。

代善、皇太极认为父汗的判断不妥:“彼兵若待我兵,则战,若不待,必自走矣,吾欲乘势袭其后,不然,我兵默默而回,彼必以我为怯不敢战也。”哥俩遣人回报努尔哈赤,努尔哈赤醒悟,认为他们的分析正确。

代善和皇太极果断出击,迎战张承胤。或许天欲亡张承胤,两军刚一交锋,平地无端刮起大风,张承胤逆风作战,士兵睁不开眼睛,胡乱放箭发炮。八旗兵趁机逼近,杀死总兵张承胤、副将颇廷海、海州参将蒲承芳。其他游击三人、千总、百总、小官五十多人。追杀四十里,明军一万人几乎全军覆灭。

后金与明的初次交手,二战皆胜,代善功不可没。如果没有代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一个新兴的地方武装政权极有可能在萌芽中被消灭,没有后金,就没有满洲国,没有满洲国,就没有清帝国。所以,做为好的君王,应是纳谏者,做为臣子,应是善谏者。中国历史上,善谏的名相很多,魏征、房玄龄、王珪、马周等等。唐代是出谏官的时代,《旧唐书》中,记录一段姚崇治蝗的故事:

开元四年,山东发生大蝗灾,治不得法,举国焦急。姚崇时任宰相,上奏说,《毛诗》记载,‘抓住吃禾稼的害虫,用烈火烧死。’另外汉光武帝曾下诏说:‘努力顺应时令,鼓励敦促百姓种田直补,除掉蝗虫,及其他吃掉庄稼的害虫。’《毛诗》和汉光武帝都在说治虫灭蝗的措施,蝗虫既然怕人,就容易驱逐。我们不妨夜间点火,蝗虫会飞,必然见火就扑,烧死的全部掩埋,蝗虫可望除尽。

当时山东百姓烧香拜佛,祭祀祈福,见了蝗虫不敢靠近。朝廷里也议论纷纷,认为蝗灾是上天惩罚人类,驱除蝗虫不利。汴州刺史倪若水听说姚崇的灭蝗法,赶紧上奏,说蝗虫是上天降的灾祸,自然应当靠修养德行来消灭。他还举例说,刘聪的时候捕杀不成,反而危害更甚。

玄宗听了倪若水的话,心里七上八下,生怕得罪上天遭到惩罚。又召姚崇。姚崇发公文给倪若水,告诫他,刘聪是伪皇帝,德不压邪,现在朝廷圣明,政通人和。古代时,蝗虫遇到好郡守,就避开他的州境,如果说修德可以免除蝗虫之害,那岂不是说你无德而招致虫害?

倪若水被姚崇一顿贬斥,满面羞愧,执行灭蝗命令,捕获蝗虫十四万,扔进汴渠里流走的无法计算。

为了治蝗,姚崇还向玄宗立了军令状,请皇帝发诏天下,治蝗工作由姚崇主抓。如果抓不好,情愿免职领罪。

黄门监卢怀慎好心地劝告姚崇,说蝗虫是上天降下的灾害,人力哪能制止?外面议论捕杀不妥,另外杀虫太多,伤害天地阴阳调和之气。现在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请您考虑。

姚崇说,楚王吞吃蚂蝗,他的病就痊愈了;孙叔敖杀两头蛇,他的福气便随之降临了。赵宣子最为贤明,恨晋灵公放狗咬他;孔丘近乎圣人,而不爱惜祭祀用羊。现在蝗虫泛滥,如放任它们损害禾苗,蝗虫所到之处,庄稼全部吃光,百姓就会饥饿而死!此事我姚崇决心已定,感谢你的好意,请不要再说!姚崇力排众议,一再坚持,终于解除蝗灾。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姚崇治蝗有功,却教子不严。为相三年,放纵儿子机器亲信木料收受贿赂,事发后又欲徇私枉法,被玄宗免职。

举姚崇为例,是从劝谏和人性善恶角度相对而言,代善非名相,但人性是相通的,有善便有恶,有恶便有善,人心有善恶,有清明时,也有糊涂时。姚崇清明在治蝗,糊涂在纵子贪污受贿。代善清明在识大体顾大局,糊涂在小事私事上——畸形的恋情,与父汗的宅基地之争,听信妻妾谗言,虐待亲子,造成父子隔膜,政治名誉受到严重损害。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