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4、英雄持弓张不得

2012-03-21 20:41 榕树下 王开 537
岳讬案结的仓促草率,只有代善心里明白,皇上为什么打压岳讬,又为什么拉他一把。代善年事已高,凡事迁就,不想把事态扩大。既然风波平息,大家各自相安最好。见识太多的杀戮和血腥,年老的代善厌倦了争斗,他乞求平安,平安即福。但代善的美好想法是剃头挑子,随着大清国事业发展,汉官大量投靠,多尔...

岳讬案结的仓促草率,只有代善心里明白,皇上为什么打压岳讬,又为什么拉他一把。代善年事已高,凡事迁就,不想把事态扩大。既然风波平息,大家各自相安最好。见识太多的杀戮和血腥,年老的代善厌倦了争斗,他乞求平安,平安即福。

但代善的美好想法是剃头挑子,随着大清国事业发展,汉官大量投靠,多尔衮兄弟的成长,皇太极有了新帮手,年老的代善到了退出大清国政治舞台的时候,一逮着机会,就要压一压礼亲王,夺取他的军权、政权。

早在当年六月,皇太极就以征朝鲜及皮岛时,王以下,诸将以上多违法妄行。令法司分别议罪。经审理,和硕礼亲王违制最多,其罪如下:

除二十护卫外,多选十二员护卫。罪一;即多选护卫,又与所属巴布赖同谋,诬部臣车尔格令之多选。罪二;明知十二护卫冒免丁傜,妄云不知。罪三;以戴翎之护卫,妄称使令下役,罪四;违制秣马于朝鲜王京,罪五;在王京城时,令八家家丁,各收回本旗。王乃妄遣家丁,私牲造船之处。罪六。

据此六罪,代善应革亲王爵,罚银一千两。多选的十二名护卫,是专管牛录所属人员,并牛录拨出,是内牛录所属人员,将从本族拨出。代善在朝鲜王京养的马匹等没收入官。

不过,这次挨罚的不仅是代善,还有济尔哈朗、多尔衮等人。是普遍性的惩罚,代善什么也没说,只觉得这将是个令人难捱的酷暑。

7月,皇太极令各旗较射演武场。8月,皇太极中年得子心情舒畅,多次出入演武场,观八旗兵较射。一天,皇太极特邀代善等人又来到演武场,恰好当天外藩蒙古四部落以关雎宫生皇八子千里赶来朝贺。皇太极一高兴,命每旗选十人,分左右翼较射。

代善亲率左翼诸王贝勒上场,与右翼比箭法,比赛结果,右翼胜左翼。又比角力,左翼胜右翼。满洲武士勇猛无敌,演武场人声鼎沸,欢声如雷。皇太极心花怒放,设宴款待了外藩蒙古和诸王贝勒。

但是,事情就出在较射过程中。稍后,兴致勃勃的皇太极觉得不过瘾,还想在外藩蒙古面前显示满洲武士的高超箭术,复命两翼较射。这一次他点名要岳讬上场表演。岳讬奏说,臣不能执弓。皇太极说,你可以慢慢引弓。你不射,恐其他诸王贝勒贝子等不从。岳讬没吱声。皇太极连说三遍,岳讬才勉强起身搭弓射箭。岳讬拉弓五、六次均掉在地上,演武场一片嘘声。岳讬很没面子,愤怒地把弓扔在地上,掉头离去。

场下的代善急在心头,他知道,儿子岳讬又闯祸了。

代善所料不错,诸王、贝勒、贝子、固山额真、刑部、议政大臣会审,以岳讬素来骄傲,妄自尊大,至演武场气急败坏,违反军纪,其罪难容,当死。写了份会审报告,呈给皇太极。

代善的心悬起来,知子莫若父,他知道儿子岳讬为什么前后判若两人。以岳讬的神力,与一头牛角力也不会输,他怎么会拉不开一张弓呢。皆因岳讬前不久女儿夭亡,岳讬伤心过度,无心比赛,神不守舍,故而出手失常。可是,军政法纪面前,身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礼亲王,明知儿子另有隐情,却说不得。说了,闹不好是包庇、纵容。父子两个一同获罪。代善倒不是明哲保身,是说了没人听——哪个管你的私事呢,把私事带到工作中,本身就说明你不够成熟,是聪明人,要公私分明。你压着千斤感情重担,也要在工作中表现出忘我状态。代善思来想去,唯有叹息掩泣,独自怆然。多年来,代善习惯了淤积一肚子苦水,保持着冻冰般的沉默服从大局。

幸好皇太极拒绝在处死岳讬的会审报告上签字。众人又复议,建议幽禁。皇太极还是摇头。又议罚银五千两,夺所属人员,解兵部任,削贝勒爵。皇太极坚持免夺其属员,其他依议。

这一次皇太极替岳讬挡了驾,是皇太极理解岳讬。岳讬的女儿和硕公主自幼在皇太极宫中长大,皇太极对她感情很深,长大嫁给科尔沁部落满珠习礼。和硕公主不幸早夭,岳讬思女心切,精神失常,好在皇太极谅解了他。皇太极没过多追究岳讬摔弓演武场,代善悬起的心放下来。但半年后,代善这株老迈的大树,又经历了一次感情洪水的冲刷。

崇德三年(1638年)正月,皇太极借新年朝贺训斥岳讬一顿,“仍命为多罗贝勒,管旗务。”8月,岳讬被任命为扬武大将军,同多罗安平贝勒杜度及众大臣率右翼军征明。

皇太极亲自送岳讬到抚近门,拜堂子,行大礼,拜旗。至演武场,皇太极钦赐岳讬敕印,再三严明军纪,送出怀远门。

皇太极这次策划的是一次重大军事行动,岳讬率右翼刚走,多尔衮挂帅的左翼也开始行动。按皇太极的预测,明国闻清兵二路进犯,山海关以东,宁远、锦州必往西援。他乘虚率济尔哈朗等人统大军前往山海关一带,牵制其援兵。马步军随后携红衣炮及一切火器、战车、备齐二个月的粮草随后跟进。

10月份,右翼扬武大将军岳讬派人送回消息:九月二十二日,右翼从明境密云东北墙子岭口,拆毁边墙,四路前进。明密云总督率马步兵六千援救,见清兵已入边,总督亲率数百人奔入墙子岭堡内,马步兵分三队立寨,欲与清兵决一死战,俱为清兵所败。一副将率二千马步兵狙击清兵,反被清兵夹击,击溃。又一员守备率一千马步兵迎战,被杜度、孔有德等败……

此外,岳讬还带回一个极其重要的情报,有人说流贼(农民军)已过黄河,有人说在黄河南岸,具体在哪里,尚未有准确地点。但起码确定李自成已率部渡过黄河,正逼近北京。

农民军南下,对清军是机遇也是挑战。农民军挥戈南下,北京必分出兵力迎击,清军乘虚深入内地,占领地盘,建立根据地站稳脚跟。另一方面,腹背受敌的明国是一匹瘦马,跑不了多远就得累趴下,那么,农民军和清军就有得一拼。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届时,鹿死谁手,还拭目以待。鉴于此,农民军的动向,倍受清兵关注。岳讬一边将触角伸向明内地,一边收集农民军的情报。

岳讬一路纵深,沿燕京西至山西界,长驱直入,攻抵山东济南。纵横数千里,攻克敌台11座,大败明军十六阵,虏获甚丰,一直打到过了春节也没有班师。

眨眼就过了年,正月里,左翼大将军多尔衮、右翼多罗贝勒杜度分别自军营遣兵部啓心郎奏报皇太极各地战况。皇太极看到右翼杜度的奏疏,居然没有扬武大将军岳讬的名字,大惊,追问兵部啓心郎詹霸,为什么不见岳讬启奏。詹霸知道瞒不住,吞吞吐吐地道出原委:扬武大将军及马瞻俱病卒。

皇太极一听,大惊失色。岳讬与马瞻是亲兄弟,岳讬是长兄长子,马瞻排行第六,刚28岁,婚后尚未育子。萨哈廉病死的阴影没从长兄心里消散,这一下,又让他接受两儿子病死的噩耗,长兄年事已高,怎能承受了。

岳讬和弟弟马瞻得的病,不是别的,是当时极为可怕的痘病。明末清初,患上痘病就算踏入鬼门关。为减少这种疫病的传染面扩大,皇太极建设了避痘所,疫情严重时,健康人要到避痘所避痘。这种办法是无奈之举,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清帝国的建设者有不少人死于这种病。比方多铎,患痘病死时年仅36岁。顺治一生避逗,却也死于痘病。

岳讬和弟弟马瞻在明内地东杀西弛,染病几率大,不幸生痘,行军途中,医疗又不及时,双双病亡。

平日里责罚归责罚,当真失掉两员大将,与国与家都是重大损失。回想起两个侄子战场上舍生忘死,政务上鞠躬尽瘁,年纪轻轻为国捐躯,皇太极痛哭失声。哭了一阵,皇太极心头一凛,下谕,暂时对外封锁扬武大将军兄弟病卒的消息,尤其是礼亲王代善,任何人不许向他泄露。

入夏,左右翼胜利班师,杜度抚岳讬、马瞻灵柩回到盛京城外西南驻扎。岳讬福晋得知噩耗,从夫而死。事到此时,再瞒代善也没瞒不住了。皇太极怕他年老体衰受不住,先命督察院、兵部、吏部官员跪于道旁,宣布右翼扬武大将军岳讬、辅国公马瞻病卒。

那么多人齐声呼喊,皇太极纵有心理准备,感情也难免受到冲击,坐在地上放声痛哭。代善惊闻噩耗,险些晕厥,他颤抖双手,紧抓着马缰绳,突然手一松,掉下马背。礼亲王伤心坠马,众人齐声惊呼,怕他有什么闪失,护军赶忙把他扶起来,一左一右架住他。代善步履蹒跚,老泪纵横,抚摸两个儿子的灵柩,仿佛抚摸儿子们年轻的脸庞。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弯着臃肿的腰身,无语哽咽,头盔下的一缕鬓边白发在风中飘散。

不知什么时候起,吹鼓手吹响哀乐,幽咽的喇叭声凄凄惶惶,揪扯着人心,代善的背影在初夏的阳光中显得那样衰老,人们看到,昔日驰骋疆场的礼亲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普通老人。

皇太极擦拭了眼泪,站起来劝长兄上马:“这里不是久驻之地,触目伤心,触景生恸。我们暂且回家,料理后事吧。”代善木讷地纹丝未动,眼睛盯着儿子的棺椁,好像儿子随时能复活,笑呵呵地跟他回家。皇太极见长兄神色有异,吩咐左右扶代善上马。

代善且哭且行,伤心过度再次掉下马。泪眼朦胧的皇太极也下了马,令人扶掖代善缓步慢行。走到沙河堡驿,在那里等候的诸王、大臣,见到皇太极和代善,齐刷刷跪下了。皇太极进了御幄,落座就哭。不一会,左翼济尔哈朗等进见皇太极,汇报几个月来的战况。代善见了多尔衮、济尔哈朗等人,想起一同出征的儿子,痛哭不止——皇太极依赖兄长家族十几年,防着兄长家族十几年,直到这时,他的眼泪才和兄长流到一处。

代善连失三子,痛彻心扉,就是钢浇铁铸也被摧残成朽木。尽管皇太极在大丧期间给了丰厚的奖赏,但代善内心的忧郁无法用物质财富化解,三个儿子死后,代善似乎一下子老了许多,国家大事更不太操心了。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