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御路歌谣

御路歌谣

御路歌谣之《村钟》

2012-04-07 11:21 御路歌谣 解良 692
    村口站着一棵老榆树,我由此过路,偶然发现一口锈迹斑斑的大铁钟被铁丝吊在树干上,藏在茂密的枝叶间,样子与电影《地道战》里的那口钟几乎没什么两样。 我驻足树下,记忆深处响起悠远的钟声。 清代年间,新宾曾评出“新宾八景...

御路歌谣之《村钟》 图1


  村口站着一棵老榆树,我由此过路,偶然发现一口锈迹斑斑的大铁钟被铁丝吊在树干上,藏在茂密的枝叶间,样子与电影《地道战》里的那口钟几乎没什么两样。


  我驻足树下,记忆深处响起悠远的钟声。

   清代年间,新宾曾评出“新宾八景”,其中之一即“皇寺晚钟”,只可惜我们这辈人无缘听到从暮色中传来的逸音。读小学的时候,我们学校操场边有一个木亭子,里面挂了一口钟,学校的工友每天都要敲击它无数次,给学生上、下课“打点儿”。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一个名叫雷克德的英国人在县城东南山上建了一座教堂,我们学校里的这口钟大概就是教堂留下的。敲钟的工友四十来岁,年富力强,每当看到他抓过钟绳要打钟,站在钟旁的孩子们赶紧捂耳朵,很怕被钟声震了耳根子。钟声嗡啊嗡啊地在校园内响起,站在校外很远的地方都能听见。后来,下乡做知青,常看见一些生产队的饲养所里挂着一块工字钢,生产队长用铁锤将工字钢敲得当当响,社员们听到这种声音便知道该上工了。如今,世上的钟已经不多见,除去寺庙和博物馆,人们很难在自己的生活空间内再看到它,没有钟就没了钟声,就连工字钢被击打而发出的当当声也悄然无声地退出了现代生活。


  村口的钟让我看到了一幅久违了的古风荡漾的乡村风景。我仰起头,像品味一杯陈年老酒那样独自品味着树上的吊钟,由于它吊得太高,让我很难看到钟乳(钟上面的雕饰隆起如乳),更看不见上面铭刻的文字、记事及功勋的尊姓大名。我若想搞清这口钟的来历,必须学会爬树的本领。


  钟,以槌叩击而发音,钟声悦耳。它激起了我聆听钟声的渴望。只见一根钟绳高高地拴在树干上,绳头在风中轻轻地摇摆着。一群麻雀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唱着歌,那钟却哑然无声。低头再看,树下有一堆乱草,有两头牛在此倒嚼,有几只鸡在这里扒食,还有一头老母猪在不远处打圈,惟独不见敲钟人。乡村四月闲人少,正值农忙季节,村街上不见行人,见一位老人向我走来,我立即迎上去,问他我可不可以打一下钟听听?老人说,那可不行,不是村干部谁敢随便打钟,钟一响就是有事,全村人都得来,那还了得?


  听老人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如今的钟已经不能随便被敲击了,因为它已经成为这个村庄的防火报警器。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  新宾  满清文化  满族文化  传说  满族故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