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俗   > 故事传说

故事传说

欢喜岭夫妻重逢

2012-04-16 14:33 抚顺民间故事 查树源 1327
努尔哈赤年轻的时候,经常和伙伴们到抚顺马市卖山货。那时候的市场交易主要是以货换货,用他们的人参、貂皮什么的换些布匹、铁器、碗盘、茶叶回来。带的东西多,也能剩点零用钱...

  努尔哈赤年轻的时候,经常和伙伴们到抚顺马市卖山货。那时候的市场交易主要是以货换货,用他们的人参、貂皮什么的换些布匹、铁器、碗盘、茶叶回来。带的东西多,也能剩点零用钱。

  这一天,他和伙伴们走出马市,闲唠将来都干什么。有的说要做买卖,有的说要当兵,有的说在家种地,七言八语的,唯有努尔哈赤一声不吱。大家就问他将来干什么,他长出了一口气说:“不管干什么,总得有点本事,像咱们现在这样光凭一把子力气干活,能有什么出息啊。“

  大家听了,觉得努尔哈赤说的在理。可咱这地方的诸申①又穷又没有文化,上哪学什么本领啊。

  伙伴中有一个人似乎见过世面,他告诉努尔哈赤说:“从咱这往西南走二百里地有座九顶铁刹山,山上的八宝云光洞里有个佛拓老母本事不小。你要学本事,何不去试试?”努尔哈赤听了,心里一亮,仿佛在一个大黑屋子摸黑突然打开了一扇门似的。到家第二天,便带了些细碎银两奔九顶铁刹山而去。一路上晓行夜宿,自不必说。

  这一天,一条大河挡住了去路,河边有一家客店。努尔哈赤觉得饿了,便决定先吃饭后过河。进店坐下,随便要了一盘菜,两碗酒和四个悖悖。因为一路口渴,便先端起酒碗,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刚夹了儿口菜,咬了几口饽饽,便觉得天旋地转,不大功夫就倒在地下不省人事了。

  原来这是个黑店,专宰来往客商。店主见他包袱沉甸甸的,想必有几个钱,便在酒里下了蒙汗药。见他倒地,便上前翻出了十两零碎银子,然后弄一领席子把他卷了,捆上绳子,扛到河边,扔进河里。

  努尔哈赤醒来一看,自己坐在一条船上,旁边站着一老汉和一个姑娘。老汉有六十多岁,手把一根竹篙。姑娘十六七岁,头上包着头巾,长得圆脸大眼睛小嘴巴,两个不深不浅的酒窝,很有几分姿色。老爹见他已醒,便说:“小伙子,一人出门要多加小心。那黑店一年四季也不知害了多少人,真是丧尽天良啊。”

  这父女俩就住在何边,以打鱼为生。刚才看见河面上漂下一领席子卷,知道又有人被黑店用蒙汗药蒙了,便立即把他打捞上船,灌了解药。努尔哈赤坐起身来,对父女俩的救命之恩千恩万谢。由于药力尚未过劲,仍然站不起来。姑娘便说:“到俺家住两天再走吧。到了老爹家里,努尔哈赤问起恩人尊姓大名,老爹不语,姑娘露出一对酒窝笑着说:“我们家这个姓,说了你也不认识。”努尔哈赤自幼学了不少汉字,百家姓上的字他能认出来。不知这姑娘的姓有何怪处,便说:“姑娘但说无妨,也许我能认得。”

  姑娘说:“我们这个姓是田字一出头,不念申甲由。你能猜对吗?”

  努尔哈赤一听。果然不认得,只好请教姑娘了。

  姑娘卖够了关子,这才一本正经地说:“告诉你记住了,这个字就是‘田’字左上角加一撇,念‘佛’。其实我们家本没有什么固定姓氏。就住在山下田边。田是人家的,我们只是路过,所以我们就替自己造了这么个姓氏。你就叫我佛三娘好了。《水浒》里不有个扈三娘么?我跟她差不多,也乐意使枪弄棒,打抱不平。”

  努尔哈赤听了,不免对她有些敬意,想不到山乡野地也有如此奇女子。

  努尔哈赤在姑娘家住了两天,突然老爹得了一场大病,整天昏迷不醒,他只好留下来帮助姑娘照看病人。一晃二十天过去了,老爹的病一天天加重。

  一天傍晚,老爹把两人叫到身边,有气无力地说:“看来我是不行了。我死之后,剩下三娘一个人怎么活呀。小伙子,我想招你为婿,把三娘托付给你,不知意下如何?”努尔哈赤听了,忙说:“老人家对我有救命之恩,本该答应。可我要去九顶铁刹山拜师学艺,不能也此久留,恐怕要耽误姑娘青春。”三娘问道:“你去铁刹山找谁?”努尔哈赤告诉她要找佛拓老母。三娘一听乐了:“佛拓老母是我姑妈。我这几手就是从小跟她学的。我身上带的五色线荷包就是姑妈给的。我们俩的事堡会耽误你前程的。”说完就把脸扭向一边。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