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探寻“爱新觉罗”家族的源头(1)

2012-04-24 13:08 新浪博客 田守一 1190
爱新觉罗家族,他的产生、兴旺与衰落曾与中华民族命运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在清王朝统治的二百六十多年时间里,中华民族曾与爱新觉罗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爱新觉罗家族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是一个神圣的家族。有关爱新觉罗家族的发祥历史传说,尤其长白山“三仙女”的传说...

爱新觉罗家族,他的产生、兴旺与衰落曾与中华民族命运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在清王朝统治的二百六十多年时间里,中华民族曾与爱新觉罗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爱新觉罗家族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是一个神圣的家族。有关爱新觉罗家族的发祥历史传说,尤其长白山“三仙女”的传说,即始祖爱新觉罗·布库里雍顺,是天女佛库仑天池洗浴后吞食朱果而生的美丽传说,给世人留下了神秘的色彩。

关于爱新觉罗家族发祥的历史,官修志书记载无多。个中原因,是因为清王朝在修订“明史”之初使然。近年各地的史学工作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探索和研究。余做为爱新觉罗的故乡人,十分关注爱新觉罗家族的“探源”工作,现将学习研究的有关情况、体会做如下汇总,供学人参考。当然疏漏之处在所难免,恳请各位学人批评。

关于猛哥帖木儿的父亲挥厚是建州女真即斡朵里部南迁的首位组织者和领导者;

关于猛哥帖木儿的出生、袭其父职等时间问题,还历史本来面目,给挥厚“恢复”历史地位;

关于长白山“三仙女”的传说问题;

关于猛哥帖木儿前后的发祥经过问题;

关于爱新觉罗的姓氏来源问题。

现在国内关于清王朝的发祥史方面的志书,实在少之又少。特别是许多史学家、考古学家在研究爱新觉罗的发祥地问题上颇费精力。

近日得读一些辽宁满族历史研究学家的新著作,获益匪浅,极有助于对上述几个问题的释义。

 

猛哥帖木儿的父亲挥厚组织和领导了

建州女真即斡朵里部南迁,挥厚是南迁经过的

首要领导人,其历史地位应当给予重新认定

 

现在已有的志书定论:爱新觉罗家族即清肇祖发祥地之一的黑龙江省依兰县马大村(史称“斡朵里”),是清王朝太祖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儿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在这里,猛哥帖木儿被明皇封为万户,组织和领导斡朵里部南迁等等,此论已无争议。

据考,猛哥帖木儿的祖辈在斡朵里世代为官。元朝时期,猛哥帖木儿的祖父范茶就是元朝的万户。万户时称“豆漫”(女真语),是世袭的官职。猛哥帖木儿的父亲挥厚,在斡朵里部袭父职,也充任万户。元朝在建州女真地区设了五万户,抚镇北边。依兰地区设置两个万户,一个是胡里改万户阿哈出,一个是斡朵里部万户挥厚。元末明初时期,松花江(史称混同江)南北的女真内部矛盾激烈,纷争不已,社会局势动荡不安。阿哈出部与挥厚部经常遭受“野人”女真的袭扰。为了维护建州女真部族的安全,使族人生活安居乐业,挥厚积极筹措南迁事宜。史书说,挥厚组织和领导斡朵里部即建州女真部南迁时的情景十分凄惨,挥厚与斡朵里部的贵族们,“挈家流移” [1],“携妻带子”[2],在风雨里沿牡丹江逆流而上,“颠沛流离”[3],寻求安全的居住地。

建州女真即斡朵里部的南迁工作的筹划、指挥以及安排各种具体事宜,全靠挥厚一个人。没有挥厚的全权负责,就没有建州女真的安全南迁。

南迁过程,是对挥厚指挥能力和负责精神的考验。一方面在途中要及时解决族人的饮食、居住问题,一方面还要预防和打击“野人”女真的袭击。诸如探寻行走路径,安排女真军的后勤保障,侦察敌情,指挥行军作战,真是事无巨细。白天行军作战,夜晚别人休息,挥厚要思考问题。其中的辛苦是可想而知的。

建州女真能够顺利且成功地南迁,使之转危为安,从而挽救了建州女真部族,为后来的猛哥帖木儿以及大清发祥奠定了基础,创造了前提条件。

他们离开故土,来到凤州(一说奉州)。此地亦是缺少安全感,经常受到兀狄哈的袭击。建州女真即斡朵里部在挥厚的带领下,“迁到图们江以南,朝鲜境内的庆源一带居住,后来又迁到斡木河(今朝鲜会宁)。”在斡木河一直居住,直到挥厚死去。[4]

1368年离开斡朵里,到挥厚死去的1384年的17年时间里,挥厚一直都是建州女真即斡朵里部的领导人。因此,我们必须充分肯定挥厚的历史功绩,确立挥厚在“清王朝肇祖的发祥史”上的应有地位。清史志书关于建州女真即斡朵里部南迁的这一关键环节没有提到挥厚的贡献,甚至史志书里没有出现斡朵里万户府“挥厚”的名字,这是有失公允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猛哥帖木儿  爱新觉罗  女真南迁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