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日据时期抚顺欢乐园的妓院

2012-05-05 19:55 《抚顺通史》 赵广庆 曹德全 4734
“欢乐园”的北侧的永安里是妓女繁盛区。据《满洲都市的新貌》(满日丛书第八辑)中记载:“永安里中,艺妓(陪酒歌舞不出卖肉体的日本艺妓)186人;卖淫妇(日本、朝鲜妓女)152人;女给(日本陪酒侍女)85人。”这数字也许不够精确,但也足以说明当时妓女行业的猖撅。当时整个水...

 抚顺,妓女
欢乐园平康里的妓院之一(1938年12月)


  “欢乐园”的北侧的永安里是妓女繁盛区。据《满洲都市的新貌》(满日丛书第八辑)中记载:“永安里中,艺妓(陪酒歌舞不出卖肉体的日本艺妓)186人;卖淫妇(日本、朝鲜妓女)152人;女给(日本陪酒侍女)85人。”这数字也许不够精确,但也足以说明当时妓女行业的猖撅。当时整个水安里东西南北,前前后后几条街,布满了大小各妓院。水安里南侧东而西开门儿,是日本人小山·盐谷开设的四家一等女院,即日本书馆、日东书馆、日满书馆、日荣书馆,由日本人当老板,委托中国人经营,当时称为“料理屋”。


  再往内圈三层,外圈二层,南侧两幢红楼,是水安里非常出名的南北红楼。由当时“欢乐园”的吉庆班子王某(绰号王聋子)等人各开设十五家妓院。永安里西侧横街,有南北双宝班,由胥某开设。西侧胡同内外,有西双宝班,由胥某开设。永安里东北侧的南北穿堂院中有十五家妓院,由马某等人开设。此外还有名为“穷八家”(由八户贫穷人家姑娘充当妓女的妓院),其老板有马XX(绰号马瞎子)。还有“富八家”,老板是朱、吴等人。由穿堂院向北,西三条通北侧,前后共有三个洋式小院,其中一家是日本妓院,另两家是朝鲜妓院。永安里还有吉顺班、艳铃班、玉盛班等几十家各等妓院。


欢乐园,妓女
欢乐园平康城妓院妓女(1938年12月)


  在中国妓女中,有为艰难生计所迫沦为妓女的,有被恶势力胁迫而为之的;有的被拐骗卖给妓院的,没有任何行动自由;也有被押主强制押给妓院的,称之为“押年期”者;还有一种称为自混的,从漂客手中赚来了钱,和鸨儿对半平分。总之,绝大多数都是被旧社会的苦难所迫。


  欢乐园中妓院行业猖教,导致了性病的滋生、蔓延。无数的妇女同胞遭受苦难,无数嫖客及无辜家人,甚至几代人惨遭毒害。“花柳淋病”、“鱼口便毒”、“杨梅大疮”等等性病泛滥成灾。当时日伪抚顺市公署、抚顺炭矿病院,也曾为妓女设立了“检疫官”,限令妓女在指定时间内去病院检查性病,发现有性病的妓女,勒令停业治疗。


妓女
欢乐园妓院里的妓女(1938年12月)


  据《抚顺要览》所载:1931年“九·一八”前后,是抚顺妓女行业猖撅时期,妓女总数约3000余人,性病患者占百分之五,每天有200余人被强制治疗,另据《满洲年鉴)(1933年版)所载:“抚顺医院600张病床中,传染病105张病床,性病24张病床。”足以说明性病泛滥的程度。当时病院专设有花柳科。花柳科医生则采用“九·一四”、“六〇六”、“新胆尔散”等德国进口特效针剂。全市各个公共厕所,几乎张贴满了“专治‘花柳淋病、鱼口便毒’”,形形色色的广告传单。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欢乐园  抚顺妓女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