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付静:辽阳路

2012-05-08 09:09 抚顺晚报 付静 1109
每天上下班都走在一条笔直的马路上,东西走向,冗长得一眼望不到尽头,路牌上写着——辽阳路。路的一侧是建成两年的沈抚城际铁路,一侧是住宅楼区。城际铁路刚刚开通时,我曾好奇地想体验一下它的超速度,爬上了辽阳路边高高垒起的站台,一问工作人员车次,又怏怏地爬下来,放弃了体验的念头,原来这个站台暂时不停车,要去很远的下一个大站。最初的好奇心还是被现实的条件所限制了,后来慢慢地淡去,再后来见过两三次城际铁路列车,不是想象中的速度,也就索然无味了。

付静:辽阳路 图1

作者付静
 

  每天上下班都走在一条笔直的马路上,东西走向,冗长得一眼望不到尽头,路牌上写着——辽阳路。路的一侧是建成两年的沈抚城际铁路,一侧是住宅楼区。城际铁路刚刚开通时,我曾好奇地想体验一下它的超速度,爬上了辽阳路边高高垒起的站台,一问工作人员车次,又怏怏地爬下来,放弃了体验的念头,原来这个站台暂时不停车,要去很远的下一个大站。最初的好奇心还是被现实的条件所限制了,后来慢慢地淡去,再后来见过两三次城际铁路列车,不是想象中的速度,也就索然无味了。

  最初的辽阳路是不通公交车的,所以路上跑的车辆都是行色匆匆不作停留的。走在路上,两耳充闻的都是汽车过往的刷刷声,交错着渐近渐远。路的两旁栽种着成行的梧桐树,这些梧桐生长得很缓慢,五六年了还只是稀疏的几片叶子。待到春天即将过去,它才开始冒出新芽,刚刚舒展开的几片叶子,秋风寒蚀,周围又已枯缩,一年四季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所以总在心里嘀咕着:见过青岛路旁的梧桐,肥厚、硕大、浓绿的叶子在高大的树冠上拥挤着、招摇着,哪像这般病弱的样子。后来才得知,梧桐本喜温暖潮湿,最怕寒冷,栽种在干燥寒冷的东北,难怪是这等委屈的模样。 

  今年,辽阳路通了公交车——39路,从东到西是我不知晓的地名,车站牌下偶尔站着一两个等车的人,就那么懒散的、漫不经心地站着,看来去的是一个慢节奏不太繁华的地方。那会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很多年来,我总有一个莫名而又奇怪地想法:有一天一个人坐上一辆不熟悉的公交车,把自己带到一个从未去过的终点站,然后才发现生活了30多年的城市,原来还有很多不曾到过的地方,那里陌生得犹如他乡。好笑的是,这一想法还没来得及实施,我就一不留神尝试了这种感觉。还记得在北京的一次迷失,坐着公交车换了几次车后,在一个立交桥纵横、没有人家的地方下了车,真的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想找往返的车站,向前走了好远也不见车站牌,出租车也不停靠,好像除了那辆载过我的公交车,就不再有车停靠了。孤独的感觉就在川流不息的车辆与一个人的我之间快速滋生了,很快从我焦灼的脚趾爬上满是汗珠的额头,这种恐惧的感觉直到我走了近1小时后,上了一辆出租车才慢慢退却,一上车我就问司机,这是什么地方,从此我永远记住了这个地名——公主坟。北京,我迷失在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里一个更陌生的地方,当然在自己的城市里再陌生的地方也有熟悉的味道,可我就是没有勇气再次地迷失了。而现在,我只是每天早晚步行30分钟走在辽阳路上,别人都称赞我的坚持,我却认为当人类行走的本能在今天被当做一种特长,是让人发笑的,如同当今的女人惧怕生孩子一样,把自然生产当成一种伟大的勇敢一样可笑。有人丢弃了最初的本能,再回过头来羡慕拥有这种本能的人。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  作家  付静  辽阳路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