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古代抚顺

关于八旗制度的几个问题

时间:2012/5/28 8:42:58   作者:周远廉   来源:《清史论丛》   评论:0
内容摘要:努尔哈赤创立的八旗制度,涉及面广,影响很大,是清朝特有的重要制度。本文拟对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入关以前八旗制度的若干问题作些初步探索1,谈谈个人不成熟的意见,欠妥之处,请同志们指正...

 关于八旗制度的几个问题

努尔哈赤创立的八旗制度,涉及面广,影响很大,是清朝特有的重要制度。本文拟对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入关以前八旗制度的若干问题作些初步探索1,谈谈个人不成熟的意见,欠妥之处,请同志们指正。

一、       八旗制度建立的历史条件 

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清太祖努尔哈赤正式编置八旗,统辖所属人丁,建立了八旗制度。这样一种特殊的重要制度的出现,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首先是和当时女真各部的状况密切相关的。

明代的女真,散处辽宁、吉林、黑龙江各地,大体上分为海西、建州、“野人女真”三大统系,其下各分为若干小部。明朝政府因之编立卫所,赐与敕书,封其酋长为都督、都指挥使、指挥使、镇抚等职衔。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便系建州左卫女真的都指挥使。

《满文老档》载录了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努尔哈赤家族及其官将持有的明政府赐给女真各卫酋长的敕书,对于了解此时女真的情形和八旗制度出现的条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现在选录几例如下。

“汗家之敕书:海西蒲河卫都督同知岱什之子衮底,万历九年五月二十七日得。海西城讨温卫都指挥使努塔之孙米哈,隆庆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得。海西益实左卫都指挥使乌辛嘎之孙塔比哈,嘉靖四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得。”

“阿尔哈图图门:依木河卫都指挥同知岱珠哈之子拜音达里,万历二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得。塔山卫都指挥同知色穆赫之孙伯奇纳,万历二十七年二月初九日得。海西木鲁卫都指挥同知尼堪之子乌里卡,嘉靖四十五年二月二十二日得。”

“栋鄂额驸:卜答卫都指挥使塔巴泰之子巴克奇纳,万历十一年十一月十七日得。海西兀占卫都指挥使奈哈之子波吉纳,隆庆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得。海西托里山卫都指挥使克克勒之子额特米,万历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得。”

“大扎尔固齐:克默尔河卫都指挥使伯勒克特依之子阿什底,万历二十五年五月初一日得。海西塔山卫都指挥使佟吉努之子什伯格,嘉靖四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得。”

“额亦都巴图鲁:海西木河卫都指挥使什努之子海瑚,隆庆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得。阿真河卫都指挥同知温吉努之子锦格里,万历二十七年二月初九日得。”

“乌尔古岱:兀者前卫都督佥事塔克图,万历三十五年闰六月十二日得。海西石宁河卫都指挥使什里库之孙木什拉,万历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得。”2  

努尔哈赤家族及其官将拥有的敕书中载录的女真卫所有。兀里河卫、兀者前卫,兀里卫、兀里溪山卫、兀失卫、兀者左卫、木束河卫、木河卫、木答山卫、巴塔卫、屯河卫、牙鲁卫、古贲柯卫、古鲁山卫,古木河卫、失里绵卫、古城卫、失里木卫、扎岭卫、巴忽鲁卫、吉滩河卫、安河卫,朵儿必河卫、亦马忽山卫、脱木河卫、亦里克卫,亦速河卫,式木卫、竹墩卫、克默尔河卫、阿速江卫、忽鲁木卫,忽兰山卫、者帖列卫、城讨温卫、哈兰城卫,哈儿分卫、益实卫,野木河卫、塔山卫、塔山前卫、塔亭卫、随满河卫、剳真卫、斡兰河卫、薛列河卫,等等,共二百八十余卫。

据上所录,结合其他资料,我们可以看出四个问题。第一,女真的部落很多,很分散。现存的《满文老档》已有残缺,以上所列,并非卫所总数,但就是这些能够查明的卫所,巳达二百八十余。各部之间,人丁不一,好些部落只有三,五十户。比如,万历十一年1583年努尔哈赤起兵攻打图伦城主尼堪外兰时,加上嘉木湖寨主噶哈善、沾河寨主常书所属诸申,还不到一百人3,可见努尔哈赤的人丁很少,沾河,嘉木湖二寨的人口也不多。又如,界藩、萨尔浒,栋佳、巴尔达四个部落联合反击努尔哈赤,只有四百名兵4,平均每部一百人,也是小部。

第二,女真各部之间争吵激烈,混战一团。涣散的女真部落,各自为长,互不相下,常常为了争夺牲畜、财帛和人口,彼此抢劫,甚至弟兄叔侄之间也互相残杀。以建州女真而言,努尔哈赤的堂叔康嘉,便曾约请哈达发兵,由兆嘉城主理岱亦系努尔哈赤的亲近族人导引,劫取努尔哈赤所辖湖济寨人畜5。栋鄂部长克彻攻占觉昌安弟兄“六贝勒”属下二处地方,“六贝勒”亦借哈达兵抢掠克彻数寨6。海西女真各部也是互相征伐,并攻打建州女真。哈达部酋长王忠杀叶赫部酋长祝孔革,夺其敕书及季勒等十二寨。祝可革之子逞加奴、仰加奴亦多次率兵攻哈达,掠把吉各寨,取回季勒诸寨,吞并附近部落7

第三,女真人要求统一,逐渐出现联合的趋势。上面曾经提到乌尔古岱,据《满文老档》的记载,他占有三十道敕书,计有:兀者前卫,海西石宁河卫、海西依齐河卫、海西苏嘉卫、海西纳尔吉卫,海西者帖列卫,海西兀里溪山卫、野木河卫、海西阿拉河卫、海西兀珠卫、海西吉滩卫、海西依提里山卫,古鲁卫、海西额毕河卫、海西木努山卫、依木卫、苦岭河卫,海西拜苦卫,沙岭卫、海西法卫、忽鲁山卫,海西提叶岭卫,海西剳里卫,割真卫,费思木卫、海西河伯

卫、海西使方河卫、海西石河卫、海西库额卫8。其敕书之多,超过了代善,汤古岱、额亦都,费英东,何和里,仅次于努尔哈赤及其长子褚英。为什么乌尔古岱拥有大量的敕书,竟比代善贝勒和费英东等“五大臣”还要多·考察一下此人的家世,原来乌尔古岱并非普通官将,而是海西哈达部蒙格布禄贝勒之子。海西女真地广人众,部落也多,仅《满文老档》载录的海西女真卫所就有一百五十余。明帝赐给女真的敕书共一千五百道,而海西女真就有一千道,占了三分之二。到了明末,海西女真的一、二百卫基本上已经合并为哈达、乌拉、叶赫,辉发四大部。乌尔古岱之祖哈达部酋长王台便曾“远者招徕,近者攻取,其势愈盛”,“所辖东尽灰扒,兀刺等江夷,南尽清河、建州,北尽仰、逞二奴,凡数千里”,拥有敕书达七百道9。因此,虽然王台晚年势力衰落,死后哈达被努尔哈赤征服,乌尔古岱投降,为其部臣,但仍保留很多敕书,仅海西卫所酋长的敕书就有二十道。

第四,努尔哈赤统一了大部分女真,成为女真之主。努尔哈赤原系建州左卫女真小部酋长,人丁稀少,地区狭窄。万历十一年1583年起兵以后,他首先吞并了建州女真部落。万历二十七年灭哈达,万历三十五年并辉发。仅《满文老档》载录万历三十八年努尔哈赤及其子侄官将持有的敕书就有三百七十余道,包括了二百八十多个女真卫所。万历四十一年亡乌拉。到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除叶赫及边远地区少数部落尚未降服外,大多数女真人已经“归顺”,努尔哈赤一跃而为辖地辽阔,臣民众多的女真国汗了。

这些女真人,原来散处辽宁、吉林,黑龙江各地,习俗不一,制度悬殊。有的部落依山沿江居住,捕鱼捉貂,渔猎为生,过着原始社会的生活,有的女真人室居耕田,役使阿哈,“饮食服用,皆如华人”,奴隶制生产关系已经出现。如果没有统一的、正确的管理制度,取代旧日分散的,各自为政的方式,就很难真正地统一起来。这个各有特色、复杂松散的混合体便将是昙花一现,不能长期延续下去。哈达部名酋王台的失败,就是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证。

王台势力强大时,吞并了许多女真部落,“延袤几千里”,“叶赫、乌拉,辉发及满洲所属浑河部,尽皆服之,凡有词讼,悉听处分”。但是,由于王台没有建立起适当的管辖制度,又御下无方,“贿赂公行,是非颠倒,反曲为直。上既贪婪,下亦效尤,……民不堪命”。因此,“诸部尽叛,国势渐弱”,万历十年1582年,王台“竟以忧愤死”10

王台之亡的前车之鉴,巩固女真各部统一的迫切要求,是努尔哈赤创立八旗制度的根本原因之一。



标签:八旗制度 努尔哈赤 清太祖 满族历史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