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丁亥之役 三卫俱伤

2012-05-29 09:01 网摘 王从安 1926
正统年间(1436—1449),建州三卫同明廷之间仍保持着正常的朝贡关系,三卫对北京连年朝贡,明廷对三卫首领们不断封赏。正统二年(1437)十一月,已经故去的建州卫都督猛哥帖木儿的儿子董山刚被人从野人女真手中赎回来,明廷封他为凡察执掌的建州左卫指挥使。正统三年六月,建州卫掌卫...

  正统年间(1436—1449),建州三卫同明廷之间仍保持着正常的朝贡关系,三卫对北京连年朝贡,明廷对三卫首领们不断封赏。正统二年(1437)十一月,已经故去的建州卫都督猛哥帖木儿的儿子董山刚被人从野人女真手中赎回来,明廷封他为凡察执掌的建州左卫指挥使。正统三年六月,建州卫掌卫事都指挥李满住派人奏报明廷,“旧住婆猪江,屡被朝鲜国军马抢杀……今移住灶突山东浑河上,仍旧与朝廷效力,不敢有违”。明廷批复:“浑河水草便利,不近边城,可令居住”。

  正统二年至正统五年(1440),在建州左卫向明廷请求从朝鲜北部迁回辽东,同建州卫一起居住的问题上,明廷最终也批准了左卫的行动,决定让左卫的凡察和董山在浑江和三统河迤西,与桓仁的黛龙江之间的范围内,同李满住的建州卫一起居住。左卫到达苏子河后,凡察与董山叔、侄之间为争夺左卫的领导权,争掌卫印的时候,明廷又妥善地将左卫一分为二,分设了右卫,让叔、侄各掌一个卫,解决了纷争。正统六年(1441)正月,明廷晋升董山为建州左卫都督佥事。正统七年(1442)正月,明廷晋升李满住为建州卫都督佥事。正统七年二月,明廷又敕谕李满住:“尔祖宗李诚善、尔父释加奴皆善事朝廷,宣力效劳,守御边境,安享禄秩。迨尔继承,益修臣职,以绍前人。今复远来朝贡,特升尔为都督佥事,仍掌卫事,尔宜益顺天心,永坚臣节”。正统九年(1444)十二月,根据李满住的奏请,明廷授李满住的次子都喜(豆里)为副千户。正统十年(1445)十二月,又授凡察的三子卜花秃为百户。正统十二年(1447)正月,升建州卫都督佥事李满住为都督同知。建州三卫不断进京朝贡,明廷又累次对进贡人员予以升职和赏赐,表明建州三卫对明廷臣属关系的正常。

  正统十二年(1447)秋七月,明廷敕谕海西女真的几个卫分首领以及建州三卫都督李满住、凡察、董山等。告诫说北方的蒙古瓦刺要来劫掠,应诫告“所属头目、人民,如有虏寇来盅惑者”,即行擒捕,送交官方处置,有来侵犯的即应协同剿杀。同年十一月,瓦刺的官员带领人马驻扎在北山,意欲胁迫女真使之听从调迁。正统十三年(1448)正月,明廷敕谕建州等七十五个卫所李满住等:“比闻北虏屡遣人来尔处怵诱”,如果再来鼓动,应对其明说女真是朝廷开设的卫分,受朝廷节制,不敢擅自行动。如果还是不听,即应设法捕捉送交辽东总兵官处置。并警告海西、建州女真,若有轻听诱引、私通来虏、引寇为患的必调军马剿杀。

  海西建州女真对明廷的一再告诫并未十分在意,终于景泰元年(1450)五月,在瓦刺威逼利诱下,参与了瓦刺对明朝汉人居住区掳掠。明廷在敕谕朝鲜国王时说:据镇守辽东总兵官奏报,蒙古已从开原、沈阳等处入境,抢掠人畜,并攻围抚顺千户所的城池。得知参与抢掠的乃是建州、海西的女真头目李满住、凡察、董山、剌塔(海西女真)被北虏胁迫,率领一万五千余人来抢掠,已被驻守的官军追逐出境。警告朝鲜加以防范。主管辽东军务的王翱根据明廷指示,在景泰二年(1451)五月之前派人去建州,劝谕李满住等送还所掳人口。去建州后发现李满住等为躲避瓦刺、脱脱不花王兵马的纠缠已从苏子河上“远遁”逃走。独有其部指挥佥事佟火你留守。在佟火你带领下,在婆猪江见到了李满住。李满住知道自己有错,并退还了掳来的三百二十人。佟火你又带着土特产去明廷朝贡,明廷将他由都指挥佥事,升为都指挥使。景泰二年(1451)冬十月,主管辽东军备的明廷左都御史王翺,因建州卫都督李满住、董山等自正统十四年(1449)以来“乘间窃掠边境”,派遣指挥王武,经历佟成去招抚,才归还了一些掠去的男女,并且自身入朝北京贡马谢罪。

  景泰三年(1452)四月,明廷辽东都指挥佥事王武,去建州卫领取原抢人畜,并捕捉了卜花秃,招降了建州右卫都督纳郞哈等五十一人去北京朝贡。景泰六年(1455)十二月,明廷命令李满住的长子古纳哈代替李满住执掌建州卫卫事。天顺二年(1458)二月,明廷升建州左卫都督同知董山为右都督,天顺三年(1459)三月,明廷敕谕建州左卫右都督董山、建州卫都督同知古纳哈、右卫都督同知纳郎哈,责备他们私自结交朝鲜,去朝见朝鲜国王,从朝鲜得赏而回。让他们自己反省,应“速改之”。六月,董山、古纳哈、纳郎哈三人上奏明廷乞请升职。明廷因董山、古纳哈接受朝鲜厚赏,不加罪已属幸事,又乞求升官,不予批准,惟纳郎哈未受朝鲜赏赐,准予升为右都督。成化六年(1465)二月,董山、古纳哈等自陈防边有功乞请升职,明廷又未批准。

  古纳哈和董山连续两次申请明廷提升官职都未批准。又加当时明廷礼部规定,女真入贡的贡品貂皮必须纯黑,马匹必须肥大,才能放行进关。貂又产于黑龙江迤北,建州、毛怜根本不产貂,也使女真人与明廷离心。还有,辽东的女真进贡原来不限人数,有人朝贡,到抚顺关验收贡物即转送北京。近来又减限人数,致使有些人不能去朝贡,也引起女真人的不满,所以,董山为首的建州女真即“屡为边患”。成化三年(1467)二月,海西、建州等女真,进入鸦鹘关,抄掠了佛僧洞等处。驻守辽东的明军,派都指挥邓佐率兵五百,至双岭遇到女真人的埋伏,邓佐战死,同时陷没者百余人。这次抄掠的女真人是建州女真为首,聚结海西女真中靠近建州的兀者、肥河等三个卫“党比为冠”。明廷事后即严厉斥责了建州和海西三卫,并命令辽东的都督佥事武忠去招抚。同年三月,建州、海西女真又入连山关、通远堡、开原、抚顺抢掠。四月,建州左卫都督董山等以听从招抚的名义到北京贡马及貂皮。皇帝因为他们纵容部下犯边,而召集朝贡的人至宫阙之下,亲自对他们敕谕不应忘却世受国家恩赏,纵容部下侵犯边境掳掠人畜,本应治罪,姑从宽宥,应改过自新,送还所掠人口,若再犯法,必调动大军问罪。事后,决定派人送还来听抚的董山、李古纳哈、纳郎哈等人。

  在送行宴上,有押宴大臣在场,董山部下的一个指挥对传递厨役铜牌者就出口谩骂,皇帝知道后,下令给以深责。在赐给贡马的赏银和袭衣、彩币时,董山和古纳哈还要求赏给蟒衣、玉带、金顶帽及银酒器等。皇帝答应每人赐衣帽一套,董山等又说指挥使可昆等五人有功劳,也请求赏给衣服。又赏给指挥使每人袭衣、靴袜一套。辞行后,有官员上奏皇帝说董山等已蒙朝廷宽宥其罪恶。入贡后,还敢对朝廷“笃坐不敬,贪求无厌”,声言,回去后还要纠合海西女真侵犯明边。因此,请求派遣官员把董山等押送到辽东都司发落,遂派了官员押送他们到辽东。六月,辽东总兵官又奏,“建州女真数寇辽东”。镇守辽东的太监也奏:“辽阳以东一带地方,屡被建州女真纠合毛怜等卫贼徒抢掠。”形势非常紧张。
  七月,明廷决定对建州出兵征剿,任命都督佥事王瑛为副总兵,都督佥事王铨为游击将军,都指挥使黄钦协同游击将军,统兵开赴辽东,会同总兵官赵辅等征剿建州。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丁亥之役  女真与明朝  满族历史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