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2012-08-11 09:15 《抚顺文史资料选辑》 孙序 3780
日俄战争,是日本和沙皇俄国为重新分割我国东北和侵占朝鲜,而进行的一场帝国主义战争,是两个侵略者之间的一场撕杀。这次战争除海战与库页岛攻防战外,陆上战场主要在我辽宁地面。战争是从一九O四年二月八日,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东乡平八郎率领的舰队偷袭...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1
日本侵略军军官合影


 日俄战争,是日本和沙皇俄国为重新分割我国东北和侵占朝鲜,而进行的一场帝国主义战争,是两个侵略者之间的一场撕杀。这次战争除海战与库页岛攻防战外,陆上战场主要在我辽宁地面。


  战争是从一九O四年二月八日,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东乡平八郎率领的舰队偷袭旅顺口外的俄国舰队打响的。当天,日本陆军也在朝鲜仁川登陆。十日双方正式宣战。


  (一)日俄战争陆战前期概况。


  按照日本大本营的作战计划,三月末以第一军为主已在朝鲜集结了十万兵力,五月一日,强渡鸭绿江,攻占了为沙俄侵略军霸占的我安东(丹东)近郊九连城。随后,从五月五日至十三日,日军第二军所辖三个师团、一个旅团和独立第十师团又相继在我辽东半岛的盐大澳村和大孤山登陆。随后,日军第一、第二军和独立第十师团相互策应,分头向沙俄集结重兵的我旅顺口、辽阳、奉天(沈阳)一带进发。位于南线的日军第二军,占领我金州后发起了著名的南山争夺战。日军死伤达四千四百余人,于五月三十日攻下南山,次日占领了我大连湾,从而切断了辽阳和旅顺口两地沙俄军队的联系。


  日军第一、二、四各军在我辽东地面齐头并进,攻战了摩天岭、得利寺、大石桥、营口等地,从三面压向辽阳。这时,日俄双方都积极准备在辽阳进行一场大会战。八日始,日军投入第一、二、四军,总兵力为十三万四千人,分三路将俄军逼到辽阳城下。俄国守军共二十二万人,拚死抵抗。九月四日,日军攻陷辽阳,俄军全线向北退却。八天会战日本侵略军死伤二万三千五百人,沙俄侵略军死伤约二万人。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2


  为挽回颓势,沙俄侵略军总司令库罗巴特金,在九月中旬命令盘踞在我奉天以南,浑河两岸的西伯利亚第三军和连诺冈普支队向东迂回,并于十月九日进攻本溪湖日军。日本“满洲军司令部”也命令各军从十日起全线迎击。十二日双方主力在沙河附近交战,俄军败退,到十六日,战斗基本结束。这次战役史称“沙河会战”,沙俄侵略军参战二十一万一千六百人,战死四万一千四百人;日本侵略军参战近十三万人,战死二万多人。


  沙河会战后,日本侵略军进行休整,以迎接更大规模的奉天决战;沙俄则准备大肆增兵,以扭转战局。


  这期间旅顺口攻防战,一直在紧张进行,从一九〇四年七月底,到一九〇五年元旦,经过一百五十五天激战,俄国驻旅顺口守军要塞司令斯提塞尔献城投降。沙俄守军三万五千人,除战死者外全部被俘。攻打旅顺口的日本侵略军总兵力累计达十三万人,死伤五万九千人。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3
1905年,抚顺高尔山上看抚顺全景


  (二)奉天会战中的抚顺战役


  日本侵略军“满洲军”大山总司令官,在一九O五年一月二十日制订的“奉天会战”作战计划大致为:


  1、“鸭绿江军”以共主力从碱厂出发向抚顺挺进,威胁俄军左后侧;


  2、第一军攻击俄军右翼;


  3、第四军防守现有阵地,待机做好出击准备,


  4、第二军于官立堡附近集结,攻击俄军右翼,


  5、第三军于浑河与大辽河中间地带,从远方迁回俄军右侧后背;


  6、总预备队根据战况发展,相应向第二军的左翼运动。

  二月二十日日本侵略军“满洲军”司令部下令,按上述作战计划全线发起攻击。二十三日“鸭绿江军”从碱厂出发,攻占了清河城(位于本溪县与抚顺县边界)。二十四日,“鸭绿江军”第十一师团从清河城经山龙峪向马郡郸挺进 (当时我市马郡郸是沙俄侵略军的一个后勤兵站基地),追击溃逃的俄军。二月二十七日,进驻五百牛禄堡子(今抚顺县救兵乡五牛村)。俄军在西北方高地构筑防御工事,阻挡日军前进。三月二日,日军进攻三八八高地,经多次反复冲锋,直到三月七日付出很大代价后,才占领该阵地。日本侵略军大山司令官认为“鸭绿江军”进展迟缓,为了使日本侵略军能预期到达抚顺,又命令第一军第二师团的小原旅团支援“鸭绿江军”配合协同作战。当时由于沙俄侵略军司令部误信一个错误情报,认为乃木军(第三军)向这个方向运动。于是俄军把总预备队全部增援到这方面来了,为此“鸭绿江军”受到很大阻力。这样却使向右侧迁回的日本侵略军乃木军得以从容运动,而一举攻占奉天。


  三月七日夜,沙俄侵略军纵火烧掉了马郡郸的粮袜库,主力开始向大甲邦(今前甸乡东南)方向退却。

  三月八日,日本侵略军第十一师团在马郡郸进行整领。师团派出山中旅团为前卫,当即出发。旅团又派河村骑兵联队为追击部队,尾随溃退俄军进行追击。后续部队分三路沿三条路线奔向抚顺城。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4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5
日军在二伙洛、苍石附近渡河


  三月九日,这天狂风大作,飞砂扑面,天昏地暗,日本侵略军骑兵乘风势追击,直插俄军设在我抚顺县小东洲的兵站司令部,并予占领。当天午后二点日本侵略军到达我市南郊千金堡,侦察到抚顺城正燃着大火,沙俄侵略军正在抚顺北方山地构筑防御工事等消息,于是日本侵略军骑兵于三点四十分赶到杨柏堡,并向山嘴子(今新抚区北台)方面急驰,这中间曾受到俄军后卫部队的零星阻击。当日军骑兵追击到浑河岸边时,发现通往抚顺城的咽喉要道,浑河大桥 (今永安桥位置,当时为木桥)的两端正燃着熊熊大火。浑河流量很大,况且正当春讯,没有桥即便是骑兵也很难涉渡。日本侵略军到达驱散零星俄军后,立即组织灭火队上桥灭火。但大桥两端桥头已严重焚毁不能使用,人马辎重更无法通过。


  待到午后六时许,日本侵略军前卫本队到达浑河岸边,马上组织两支工兵队伍,一支抢修被焚毁的木桥,一支在大桥下游六十米处,架设临时性小型木桥。日本侵略军在抢修与架桥过程中,不断遭到浑河北岸俄军炮火的攻击,使工程进展受到阻挠。


  这时日本侵略军师团的一部也到达养老院旧址(“人民旅社”附近)前面一带河滩谷地待命,小原旅团也沿古城子何河滩北下,到达大官屯,并沿浑河南岸搜索前进,巳与“鸭绿江军”取得联系。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6
进驻五百牛禄堡子(今抚顺县救兵乡五牛村)


  日本侵略军第十一师团长,早已收到追击分队长关于俄军据守抚顺北方高地的报告,并从军司令官那里得到向三岔子方向追击的命令。当夜九时师团长下达如下命令:


  1、师团本队在十日午前七时,在扬柏堡南部集中;


  2、追击分队为迅速搜索敌情,须于当夜占领抚顺城,并侦察通行三岔子的沿途道路情况。


  根据师团长的部署,日本侵略军前卫队长夜间十一点二十分命令后备步兵第五十八联队第三大队,于拂晓前攻占抚顺城,炮兵第二大队,在山嘴子东北方高地(原“抚顺宾馆”山头)布置阵地,工兵第一小队架设浑河临时木桥;骑兵各中队派遣侦察哨,侦察通往三岔子的道路情况,并与后备第一师团(当时正向营盘方向进攻中)及第一军第二师团 (正向抚顽西部进击中)进行联系;工兵第三中队,连夜抢修浑河永久性木桥,天明前完成。后备步兵第五十八联队第三大队,三月十日午前三点半从小官屯出发,渡过浑河迫进托顺城,击退少数抵抗俄军,占领了抚顺城南关。经过巷战五点四十分又占领北关。这时,第一军小原旅团的先头大队也已到达,并与第三大队共同向据守在抚顺城北村庄内的俄军发动进攻。这时在两侧山头的俄军炮兵开始向占领抚顺城的日军轰击,具有历史意义的抚顺城北关城楼就在日、俄两侵略军的撕杀中,被俄军炮火击中倒塌。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7
苍石东北方高地


  维修浑河大桥的日军工兵部队,因木桥毁坏严重与俄军的炮击阻挠,没有按计划在天明前完成修复该桥的任务。日本侵略军师团为了迅速达到渡河的目的,命令工兵在木桥下游约六十米处,又架设一座小桥。小桥建成后,小原旅团本队立即从小桥渡河,向抚顺城进击。

  这天早晨大雾弥漫,几乎咫尺莫辨,对日军架桥渡河及奔袭抚顺城,极为有利。日军炮兵第二大队,天明后在山嘴子东北方高地(“抚顺宾馆”山头)巳布置好阵地。日军骑兵第三中队派出授索队。日军第十一师团本队,午前七时在杨柏堡附近集结完毕,师团长因对当时三岔子方面道路情况不明,准备先趁浓雾之机,越过抚顺城北高地,向会元堡挺进。日本侵略军前卫司令官山中少将,在八点三十分率领步兵先头部队到达山嘴子。正在渡河的小原旅团马上暂停渡河,小原少将与山中少将协商进攻部署。九点以后大雾渐渐散开,这时日军才发现从詹家屯北高地,到抚顺城北高尔山一带蜿蜒的山脊上,俄军都构筑了防卸工事。俄军也发现了浑河南岸桥头一带集结起来等待渡河的日军。于是沙俄侵略军向浑河滩头、桥头一带的炮击更加猛烈了,使日本侵略军受到很大伤亡。迫使山嘴子附近日军不得不躲避到村庄里去。正在抢修的浑河大桥又被俄军炮弹击中多处,抢修作业也被迫暂停。布置在山嘴子东北高地的日军炮兵也开始还击。同时刚刚到达的小原、山中两个旅团所属的炮兵部队,也在浑河南岸河滩仓促布置阵地,十点开始向俄军阵地还击。


  由于日本侵略军阵地所处地形十分不利(当时的浑河两岸,包括永安堡、抚顺城南及现在北台、净水厂、暖气厂一带,都是开阔空旷的荒滩与耕地,毫无隐蔽物),再加俄军阵地居高临下,并且事先已挖好坑道掩体,而日军阵地都裸露在俄军视野之内,因而日本侵略军受到很大伤亡,战马也死伤很多,一时间两岸遗尸累累,死伤枕籍,人号马嘶,十分凄惨。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8
监视哨所


  抚顺城北方高地的俄军有野炮十二门,山炮六门,火力十分猛烈。趁雾冲入抚顺城的日军,隐蔽在城墙后面亦无法活动,与本队的联系完全被切断。另一部,作为右侧后卫的日军预备队步兵第五十八联队本队,从马郡郸出发经东路,十日午前八点到达郎士冲(今千金乡郎士村)听到抚顺方而的隆隆炮声,急速向山嘴子浑河桥方向前进,十时许到达榆林堡、塔湾(现挖掘机厂至青年路沿线)一带。在受到浑河对岸猛烈炮火攻击下,也隐蔽在村庄内并与其师团司令部联系,待命渡河。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9
1905年日俄战争期间抚顺木桥(永安桥)


  当时日本侵略军师团长判断,面前的俄军是后卫部队,迟早必然要退却。日军处于十分不利的地形条件下,冒着敌人强大炮火从正面强渡浑何,必然造成极大损失。遂命令前卫部队停止前进,等待其他友邻部队到达后再制订进攻计划。


  当天午后四点,到达前后戈布街的日本侵略军第二师团,果然在俄军阵地西侧攻上了戈布街东面高地,向俄军展开攻势,并把山炮拉上高地,从侧后向盘踞在抚顺城北高地上的沙俄侵略军炮兵阵地猛烈轰击。俄军阵地开始混乱,浑河岸边日军炮兵也乘势从正面轰击俄军。我历史文物高尔山古塔,就在这次战斗中被日军炮火炸毁一角。俄军两面受敌不支退却。日军小原旅团第一线步兵在没有受到较大抵抗情况下,于下午五时许占领了抚顺城北山俄军阵地。日军一师团前卫队也相继占领了詹家屯北山俄军阵地。日本侵略军前卫本队于三月十日下午五点半进入抚顺城。日军攻占抚顺的战役即基本结束。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10


  日本侵略军前卫司令官山中少将在这里整顿了各部队,又派河村大佐的骑兵追击分队,于六点零五分从抚顺城出发,向会元堡方面追击。“鸭绿江军”司令官川村景明大将于次日即一九〇五年三月十一日进入抚顺城,山嘴子的浑河大桥也在同一天午前十点抢修完毕。


  这次战役,从二月十九日日本侵略军“鸭绿江军”受命从本溪进入我抚顺县境,到三月十一日抚顺境内沙俄侵略军被彻底击败为止,共历时二十天。日、俄双方一追一逃,转战于我辽东偏僻山区,据载沙俄侵略军死伤、被俘共一万人,日本侵略军战死四千余人。其中多数是在浑河桥附近战死的。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11
日军缴获的枪支、武器


  口俄战争,两个侵略者在中国领土上撕杀,中华民族受到侮辱,国家主权完全被践踏,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深重灾难。在二十天的抚顺战役中,我市县境内的马郡郸、五百牛禄堡、大甲邦、小东洲、千金堡乃至抚顺城等地,横遭战祸,几乎被洗劫一空。特别是抚顺城,老百姓房屋被毁,财产物资被焚毁于炮火,人民死于非命者,不计其数。抚顺城北关城楼和高尔山古塔的被毁坏,也是当时人们为之痛心的事件之一。这次战争给抚顺人民造成的直按损害是很大的,至于它的后果就更为严重了。正是这场战争决定了抚顺的命运。从此抚顺煤矿,也可以说是整个抚顺,被沦为日本侵略者的殖民地。东北沦陷十四年,而我们抚顺却可以说是四十年。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12
浑河南岸被俄军炮弹炸死的战马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13
高尔山阵地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14
高尔山阵地(北方高地)
日俄之战,改变了抚顺的命运 图15
高尔山阵地(北方高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日俄战争  抚顺历史  掠夺资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