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柳边纪略》三百年前关东全景图(上)

2012-09-05 19:37 抚顺新闻网 646
一尾鱼换一头牛,一匹布换三石米,照明用糠灯,出门就砍柴,富人缝麻衣为寒衣,穷人则穿狍皮鹿皮……《柳边纪略》三百年前关东全景图(上)猎人与海东青。    清康熙四十六年(公元1707年),有一部10余万字的《柳边纪略》(下文简称《纪略》)成书刊印问世...

一尾鱼换一头牛,一匹布换三石米,照明用糠灯,出门就砍柴,富人缝麻衣为寒衣,穷人则穿狍皮鹿皮……

《柳边纪略》三百年前关东全景图(上)

《柳边纪略》三百年前关东全景图(上) 图1

猎人与海东青。

    清康熙四十六年(公元1707年),有一部10余万字的《柳边纪略》(下文简称《纪略》)成书刊印问世。它是我国历史上继南宋洪皓的《松漠纪闻》之后,又一部全面写东北的专著。给当时国人揭开了关东神秘的面纱,给后来史家留下了许多宝贵的史料。翻开书页,恰如一幅三百年前关东全景图——

海东青桃花水江中鲟鱼比牛肥

    《纪略》用了较多的篇幅,写了关东特产土产。“设官督丁,每岁以时采捕,俱有定所定额,核其多寡而赏罚之。 ”计有:“山野江河产珠、人参、貂、獭、猞猁、狲、雕、鹿、狍、鲟、鳇鱼诸物”。

    书中用来叙述人参的文字最多。从人参的枝、叶、花、果,植物学性状,生长特点,成熟周期,写到我国采挖人参的历史、传说。对产于窝稽(林子)里的貂鼠,作者也给予了不少笔墨。写了貂鼠的生活习性,以及布网、烟熏、狗捕等猎貂方法。作者也注意到了东北的特产靰鞡草,书中写道:“靰鞡革履也,絮毛子草于中可御寒。毛子草细若线,三棱微有刺,生甸子中,拔之颇触手,以木椎数十下(用细木椎挑成细丝),则软于棉矣,名靰鞡草。 ”并总结说:“参貂富贵者之宝也,靰鞡草贫贱者之宝也。有靰鞡草则贫贱者生,无参貂则富贵者死。 ”

    传说能捕捉天鹅的名雕海东青在书中也有较为细致的描写。作者详细介绍了如何张网捕鹰,如何向朝廷进贡等。还配有一首写鹰的诗:“八月松花冻,家家打角鹰。山边张密网,树底系长绳。拦虎金眸疾,屠龙玉爪能。海青如便得,万里会骞腾。 ”

    作者笔下的鲟鱼如今已很难见到。“鱼肥而不甚鲜,重数百斤或千斤,比牛重,一尾鱼可换一头牛,故俗称牛鱼。混同江、黑龙江、虎儿哈河(牡丹江)皆有之,最不易得。 ”“桃花水,草本,状若杨梅而无核,色红味甘质轻脆,过手即败矣。五六月间遍地皆是,居人择最多处设帐房或棚子,醵(ju 凑)分载酒,男女各为群,争采食之。明日又移他处,食尽乃已。 ”诗样的名字,牧歌式的采食,奇果奇观,桃花水究竟为何物?今之学者破译:草莓是也。

    作者特别写道:关东鱼多,“凡鱼皆肥美,余(我)去时于棉花街(今开原莲花乡)市(买)一鲢鱼,重十斤,价银二钱,十五人食之不尽。余欲市(买)一尾进吾父,同行者曰:‘宁古塔鱼更佳,何市为! ’及至果然,盖宁古塔城临虎儿哈河,冰开后,无贵贱大小,以捕鱼为乐,或钓或网,或以叉,或以枪,每出必车载而归,不须买也。 ”野鸡更多,“善打围者,一冬得雉常一二千。 ”

初以布为贵后以皮为荣

    作者听一个叫陈敬尹的流人说,他在顺治12年流放到宁古塔时,那里还没有汉人。当地的满人富贵者缝麻布为寒衣,将麻捣烂作为棉絮。而穷苦人呢,则穿狍皮鹿皮,不知道世上还有布帛。陈敬尹从家里带来一些布匹,当地人才知道世上原来还有棉花,棉花还能纺成布。陈敬尹曾以一匹布换来稗子米三石五斗,这若是在关内,连一斗米都换不来。陈敬尹曾送给当地一个千总一块白布,千总把白布做成衣服,元旦那天穿着上街,引得众人围观,羡慕不已。然而,当《纪略》的作者来到宁古塔时,情形却倒了过来,有钱人都穿绸缎,天气冷时,则穿裘皮,“惟贫者乃服布。 ”

    当地“官兵及民皆散住在土城内,合计不过三四百家屋,皆东南向立,破木为墙,覆以莎草,厚二尺许,草根当檐……土炕高尺五寸,南西北三面,空其东,就南北炕头作灶,上下男女各据炕一面。夜卧南为尊,西次之,北为卑。晓起,则叠被褥置一隅,覆以毡或青布。西、南窗皆如炕大,糊高丽纸,寒闭暑开。两厢为碾房,为仓房,为楼房(贮食物用)。四面立木若城,而以栅为门,或编桦枝,或以横木。 ”

    满族人家中的烟囱多是一棵大树,中间的空洞是自然形成的。家里的器皿,如盆盎碗盏之类,也都是“刳(ku:挖空)木为之”。作者到时,虽然这些盆碗都变成陶瓷的了,但水缸、槽盆仍是木头做的。

    满族人夜晚照明用糠灯,所谓糠灯,“俗名虾棚,以米糠和水,顺手粘麻秸晒干,长三尺余插架上。 ”其光与蜡烛差不多,却又不用花钱。中原来的流人不会做这种糠灯,所以只能用油灯。“薪不须买,然20年前门外即是。 ”是说烧柴不用买,出了门随手就能砍来柴。但是,现在这种景象不见了,要砍柴“今且在50里外,必三、四鼓蓐食往,健者日致两车,弱者日致一车。每年冰雪中运一年之薪,积于舍南若山,二三月冻开,不可运矣”。“十月,人皆臂鹰走狗逐捕禽兽,名曰打围。按旗分定,不拘平原山谷,圈占一处,名曰围场。无论人数多寡,必分两翼,由远而近,渐次相逼,名曰合围。或日一合再合,所得禽兽必饷亲友。 ”显然,这种狩猎已不是为生活计,带有一种娱乐或健身性质。

    冬季交通运输则用扒(爬)犁,“扒犁,土人曰法喇,以木为之犁而有架,车而无轮,辕长而轻,雪中运木者也,驾以牛。 ”

(马业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