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专访老革命仲兆顺:老百姓对共产党最亲!

2012-09-05 19:38 抚顺新闻网 1434
仲兆顺近照。这本书记录了当年的一场战斗。    仲兆顺的老家在江苏,16岁时走上革命道路之后,跟随部队转战全国各地,最后到了抚顺。今年已经88岁高龄的他,虽然在战争年代经历的大小战役,使仲老的耳朵失去了听力,但是他的思路仍很清晰,脸上始终挂着慈祥、...

专访老革命仲兆顺:老百姓对共产党最亲! 图1

仲兆顺近照。

专访老革命仲兆顺:老百姓对共产党最亲! 图2

这本书记录了当年的一场战斗。

    仲兆顺的老家在江苏,16岁时走上革命道路之后,跟随部队转战全国各地,最后到了抚顺。今年已经88岁高龄的他,虽然在战争年代经历的大小战役,使仲老的耳朵失去了听力,但是他的思路仍很清晰,脸上始终挂着慈祥、安逸的笑容。在他的家里,仲老向我们讲述了一位建国前入党的老党员对中国共产党的忠诚,和对祖国的深爱,以及他人生当中不同寻常的经历。

    仲兆顺:“我是1924年出生的,1940年参加新四军地方游击队。在游击队里,我当了乡里边的武装中队长,在江苏朔阳、胡集一带开展武装斗争,打鬼子。到1941年、1942年的时候,我参加了乡里武装联合中队,当了中队长。这个中队有70多人,打鬼子。”

    记  者:“您就在部队入党了?”

    仲兆顺:“入党是在地方入的,我是在1942年入的党。我入党以前是在地方武装中队,带领队员们打日本鬼子。后来,打国民党军队、打地方反动武装、打土匪,还捉住了当地那个土匪头子。抓到这个罪大恶极的土匪头子以后,我亲手把他给枪毙了。党组织因此表扬我,吸收我入党了。入党了以后,就变成3个乡联防中队长。”

    记  者:“那时候是秘密入党,还是公开入党的?”

    仲兆顺:“那时候是不公开的,是秘密的。当时共产党没有公开,只是部队是公开的。那时候得保密啊,因为还是斗争期间呢!那时候有土匪、有地豪,所以作为共产党员是秘密的,不能公开。党看中我,当时就秘密地把我吸收入党了,就这么样我就成了共产党员。

    到部队以后,经过地奋战,终于把日本鬼子打跑了,又把国民党反动派打走了,然后才开始公开共产党员的身份。到1944年的10月,我们的正规部队打过来了,后来我们的部队扩军,我就动员队员们当兵,当时动员了27个人,这里也包括我的妹夫、我的侄子都参加我们的军队了。我带他们去的,当时县里面就告诉我,把人带到部队去以后,我还得回到地方,我就把他们带去了,就把他们送到部队去了,部队很满意,也很高兴。当时我就回地方部队,地方上也要留我,不让我走。当时国民党军队不打日本鬼子,更不打土匪,所以土匪猖狂很厉害。只有共产党、新四军打日本鬼子、打国民党、打地方土匪,照顾人民,人民有吃的、有穿的,所以人民就拥护共产党,拥护新四军。在这样情况下,我带人到部队去后,我也不回来了,就这样在部队留下当兵了。”

    记  者:“当时这是哪支部队呢?”

    仲兆顺:“新四军,新四军三师十旅二十九团。驻在江苏的新四军。”

    记  者:“1944年,当时正是抗日战争高潮的时期啊?”

    仲兆顺:“对,抗日战争。我留下了以后就当宣传员,就是文工团吧,当宣传员。部队觉得我干得还不错,后来就把我提升到指导员。部队在江苏一带打日本鬼子,一个日本鬼子的中队就叫新四军给消灭了。不久国民党军队过来了,我们就打国民党军队,消灭国民党军队的一个师。然后日本鬼子又过来了,就打日本鬼子,就跟着日本鬼子追,一直追到山海关,把日本人追到了,消灭了日本鬼子的一个旅。日本鬼子把他这个旅叫工程旅,驻在山海关,就卡住了,我们把他消灭了。消灭以后,国民党军队从山海关关口出关了,我们就也跟着追出来了,追到东门以后,日本鬼子就往东撤,就是辽东、辽西、辽北,往东北撤。国民党就往这边来,我们又回过头来打国民党。1945年,部队开始往东北调了。到了东北以后,部队就改编了,原来是新四军三师十旅二十九团改编为解放军二纵队五师。”

    记  者:“部队整编之后,是不是就转入到解放战争了?”

    仲兆顺:“二纵队五师。后来我当指导员,后来我到了二纵五师十四团,然后从山海关一直往东边打,打得一直到哈尔滨。到哈尔滨以后,日本鬼子就跑到东满去了,国民党军队就过来了,我们的部队分兵调过来就打国民党军队,从哈尔滨一直打到新民。攻打一个碉堡的战斗,给我留下特别深的记忆。国民党军队组织了一个攻势,我军阻击这个攻势,我们就组织战士攻打一个碉堡,大炮也打过来了。那雪这么深!在大洼那个地方,雪都这么深,当时趴到雪里去了。有一个国民党兵拿着机枪要打我,我就在那雪里爬起来,一下子就把他撞倒,然后就他那机枪夺下来。我就把他那机枪缴了,就在大洼县,我缴获了一挺机枪,受到了奖励。

    后来从大洼回来打新民,打到新民县,国民党军有个新五军开始撤退。我所在的部队当时驻在新民公主屯,公主屯还有一个国民党军的部队在这里进行反攻,我军派人一部分人就阻击这个反攻。我当时派了一个排长,这个排长叫周世奋,就带着战士追下去了。这边我组织战士攻打这个碉堡,结果一颗炮弹打过来了。新民冬天的雪这么深。我刚要往下趴,炮弹就掉下来了,掉到我的旁边了,弹片炸到我身上了,左腿就负伤了。炮弹爆炸非常近,所以这边的耳朵再也听不见了。现在听就靠这一个耳朵。这几个碉堡我们给拿下来了,那边把国民党的新五军也追到了,国民党新五军军长叫陈林达也被我们抓住了,把300多个敌人都给消灭了。”

(陶然 张芷源 王俊/摄)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