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差点把东三省变成人间地狱的肺鼠疫(上)

2012-09-05 19:38 抚顺新闻网 作者不详 713
1910年10月的第三个星期,大概有1万名土拨鼠捕猎者带着他们的猎物聚集在满洲里和海拉尔,等待出售猎物后回到关内过春节。然而,也就是这一次聚集,造成了鼠疫向东三省的急剧扩散。

差点把东三省变成人间地狱的肺鼠疫(上) 图1

运尸队搬运鼠疫死者的尸体

  正在路旁卖瓜子的小贩突然惨叫一声倒下,很快,尸体变成紫红色,人们大惊失色,四散奔逃。有人临跑前,偷偷抓了一把散落地上的瓜子……

  □ 尚文举

  一百年前,清王朝即将倾厦而倒的前夕,王朝发祥地——东北爆发了令世界震惊的肺鼠疫,其传染速度之快、毒性之高绝非今天我们所认识的“非典”所能比拟。那场鼠疫夺去了5万多人的生命,险些将整个东三省变成人间地狱。

  1911年1月2日,奉天街头上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突然,人流中出现一个怪异的人,只见他背着一件硕大的行李,走路跌跌撞撞,似乎已经神志不清。不长时间,他哀叫一声,便倒在街上。这个人的身边很快聚满了看热闹的人,有的人蹲下身,用手拍着昏者的脸,叫着:“喂,老客,醒醒,醒醒。”有的人用脚踢了踢他那硕大的行李,说:“这一定是个外乡人,看这身打扮,应该是从北边来的。 ”更多的人只是围着看着,不敢上前。大街上的人越聚越多,壅塞了半个马路,连车都过不去了。突然,有人大叫一声:“他不会是瘟疫吧! ”一句话就像空中响起一个炸雷,现场的看客马上被吓得目瞪口呆,随之,人们四散而逃,有人在逃走前拎走了那个硕大的行李……

  官府的人闻讯赶来,把这个病倒的人送进了医院。但是,入院的第二天,这个人便死在了病床上。东三省总督锡良得到消息后,立刻请来英国医生司督阁。司督阁检查之后,面色沉重地告诉锡良,死者死于肺鼠疫,他不知道这个人已经来到奉天多久,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奉天城已经被瘟疫感染!

  司督阁的预测很快变为现实。自发现这第一个病人后,10天之内,奉天城里又连续发现了15个病例。巧合的是,这些人都死在铁路两旁或者车站附近的小客栈里。询问店主,才知道这些人都来自哈尔滨。

  锡良站在铁路上,忧心忡忡地向北方望去,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1910年10月10日,位于中国北部的满洲里来了两名风尘仆仆的木匠,住进吴奎岭附近的一家小客栈。他们入住的房间有一个大通铺,住了20个人。满洲里的十月已经进入冬季,但由于还没到采暖期,客栈里非常冷,紧闭的房门和窗户使得屋内空气浑浊不堪。

  就在两个木匠住进去不久,这个房间内很快就有人突然患病,而且一下子就倒下9个,其中也包括那两名木匠。他们的症状表现出惊人的一致,都是痰中带血,高烧不止。人们很快将其中最重的一个送到了当地的俄国医院就诊,诊断结果令这些俄国医生大吃一惊,他得的是肺鼠疫!胆怯的俄国医师没有继续收治其他患者。结果,当天晚上,两名木匠最先死去。

  原来,这两个木匠是从疫区逃出来的。他们在一个名叫达乌利亚的地方做活,老板叫张万顺。不久前,与他们一起打工的几个人突然先后病倒,并迅速死去。张万顺发现这些人的症状像是鼠疫,怕自己受到传染,便偷偷地一个人跑了。随后,所有干活的工匠也先后离开了那里,其中就包括死在满洲里客栈中的那两个木匠。

  客栈感染鼠疫的消息很快传出,住在这个客栈里的一百多人立即四散而逃,有的回了乡下,有的进了哈尔滨,还有的上了火车,一路向南……

  死神的触须已经伸出,噩梦就此开始……

  “不怕,不怕”,这是一种叫作土拨鼠的动物发出的叫声,土拨鼠又叫塔尔巴干,长有一身珍贵的毛皮。

  在20世纪初叶,土拨鼠的毛皮贸易增长很快,每年都有大量的毛皮出口欧洲,土拨鼠毛皮的价格一路飙升,从20戈比到1卢布20戈比(约0.12美元到0.72美元),增长了6倍。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大量的捕猎者加入到捕鼠队伍中来。在这些中国人中,许多是原居住在山东和直隶等地的流民。

  健康的土拨鼠很难捕捉,他们精力旺盛,奔跑极快,并在嘴里叫着“不怕,不怕”,很有挑衅的意思。然而,土拨鼠若是生了病,则再也跑不起来,腹股沟等部位还有大块的肿胀。当地的猎人对土拨鼠各种疾病的症状和迹象了如指掌,能够很容易认出患病的土拨鼠,所以,他们会对病鼠避而远之,不敢靠近。

  然而,外地来的流民则不懂这些,也顾不上这些。他们急需获得利益,看见土拨鼠就打,尤其喜欢打生病的土拨鼠,因为这样的鼠跑得慢,很容易捕获。

  这些捕猎者在当地没有家,进一次山,不打够土拨鼠不能回去。所以,他们经常风餐露宿,没有粮食就吃土拨鼠的肉,没有水就喝山里的污水。

  打到土拨鼠后,他们又必须急忙回到达斡尔亚、满洲里或者其他城镇,卖土拨鼠的毛皮。结果,这些地方的客栈中,挤满了刚从山里吃过土拨鼠肉的猎人,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大批的没有干透的土拨鼠毛皮。小客栈中,捕猎者身上的气味和土拨鼠毛皮的气味交织在一起,让人作呕。

  1910年10月的第三个星期,大概有1万名土拨鼠捕猎者带着他们的猎物聚集在满洲里和海拉尔,等待出售猎物后回到关内过春节。然而,也就是这一次聚集,造成了鼠疫向东三省的急剧扩散。

  死神的触须已经伸出,噩梦就此开始……(待续)

 

标签:鼠疫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