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6小时夺回煤电之城:解放抚顺的几个片断

2012-09-05 19:38 抚顺新闻网 未知 1405
座落在抚顺儿童公园山顶的抚顺解放纪念碑。   1948年10月31日零时,解放抚顺的战斗枪声在老抚顺城东门骤然响起,经6小时激战,敌师指挥所被端掉,敌师长被俘投降。从此,宣告了东北工业重镇抚顺市的解放,这座饱经沧桑的城市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临时...

6小时夺回煤电之城:解放抚顺的几个片断 图1

座落在抚顺儿童公园山顶的抚顺解放纪念碑。

    1948年10月31日零时,解放抚顺的战斗枪声在老抚顺城东门骤然响起,经6小时激战,敌师指挥所被端掉,敌师长被俘投降。从此,宣告了东北工业重镇抚顺市的解放,这座饱经沧桑的城市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临时决定  攻打抚顺

    解放抚顺的部队是我东北军区独立十师。东北军区共有6个独立师,归由肖劲光任司令员、肖华为政委的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指挥。10月15日,我军攻克锦州,19日长春和平解放,而后,辽沈战役进入第二阶段。这阶段一兵团的任务是留一个师驻守长春,其余5个师挥师沈阳市东南,夺取本溪、鞍山等市,为解放沈阳创造条件。

    兵团指挥部命令独立十师为先头部队,为全军开路。时仅41岁的十师师长赵东寰是辽宁法库人,早年入张学良统帅的东北军,参加过西安事迹,在抗战、解放战争中参加或指挥过无数次大小战斗,战功赫赫。10月23日,他接受任务后,立即率部往沈阳东南方向开进。独立十师下有二十八、二十九、三十3个团,全师经过8天日夜兼程的强行军,于30日到达抚顺的章党,宽阔且水深流急的浑河挡住了部队的去路。兼任独立十师党委书记的赵东寰立即召开师党委扩大会议分析形势,研究对策。根据侦察了解的情况,会议认为在章党徒涉过河不行,因为天凉水冷,还穿单衣的指战员会大批冻伤,增加非战斗减员;再者水深河宽,火炮车辆、辎重、弹药过不去,若临时架桥又很难,短时间内找不到架桥材料,拖时间长必会贻误战机。而当时抚顺城区有3座桥,尽管防御工事坚固,但攻下桥梁,解放抚顺,既有利于解放沈阳,也利于部队快速挺进本溪、鞍山。经过分析比较,一致认为攻桥夺城是最佳方案,完全符合毛泽东关于“指挥员可根据客观情况机动灵活地执行命令”的原则。师党委决定边打边向兵团请示报告。

    担任攻打老抚顺城任务的是善打攻坚战的二十八团,团长是段志清、政委是杜西书;善打巷战的二十九团负责夺取河南市区;三十团作预备队,在城北、城西龚击敌人。各团干部回到各自部队后立即率部西进,铺天盖地般扑向抚顺城。

    此时的抚顺驻有一个师的国民党军队,而且防御工事都是钢筋水泥筑成,明碉暗堡,错综复杂,易守难攻,堪称固若金汤。

    针对抚顺守敌的情况和防御工事,独立十师采取突袭和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的战术。31日零点发起攻击,全师的火炮集中轰击老抚顺城东门阵地,顿时爆炸声响成一片,震耳欲聋,火光映红了夜空。一阵轰炸后,指战员们向城里猛冲。敌人顽固抵抗,经20多分钟激战,东城门被我军突破。随后,经过苦战的二十八团一营夺下了修有层层地堡、设有一道道铁丝网的高尔山,但许多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独立十师后续部队的指战员们呼喊着为烈士报仇的口号,迅速冲进老抚顺城内,穿插、分割。对敌人的核心工事一举拿不下的则留下小部队围攻,主力部队继续向城中心猛冲,很快就占领了伪河北区政府、警察分局、电话分局。激烈的枪炮声、喊杀声惊醒了居民,人们早就盼望的这一天终于到来,很多人推开房门,主动参加支前工作。

    仅用了两个多小时,浑河北岸的抚顺城区就成了解放区。

(王太学)

猛攻市中心  解放全抚顺

    夺取浑河北岸的城区以后,独立十师迅速向西、向南出击,枪炮声接连不断。与此同时,擅长政治攻势的二十八团政委杜西书坐镇电话分局,通过电话向敌指挥部各级军官宣传我军的战果和有关政策,指明只有投降缴械才是唯一出路。对敌党政公教人员和厂矿工商户,凡是能通话的,都展开宣传攻势,让他们守护岗位和财物,听候我军接管。这样就极大地孤立了敌人,为我军迅速攻下抚顺创造了有利条件。

    夺取新抚顺市区最大的阻力就是永安桥。桥两头都有坚固的工事,守敌拼死抵抗,轻重机枪的火舌从两个碉堡里喷出,阻挡着我军的冲锋。担任夺桥任务的是二十八团二营五连,为了尽快攻下永安桥,连指导员邵耀宗亲率突击队冲锋,连长牛永祥组织火力掩护,两人密切配合,第一次冲锋就打下桥北的两个碉堡。邵耀宗带领突击队猛虎扑食般冲向桥南。为了阻止突击队前进,桥南碉堡里的机枪向我部队疯狂扫射,有些战士不幸中弹。尽管如此,邵耀宗带领着突击队还是很快攻下了桥南工事,迅速控制了桥头。接着五连全连战士又立即占领了桥南道路两旁的建筑,控制了大桥,保障二十八团、二十九团主力顺利通过大桥,插向河南市区。两个团的指战员并肩作战,迅速冲向市警察局、电话总局、矿务局、炼油厂等重要机关和厂矿,控制了枢纽部位。凌晨4点,独立十师指挥所进驻市警察局大楼指挥战斗,而不甘失的敌师长周仲达躲在琥珀泉边的地下指挥所里,凭借坚固的工事率残部还在负隅顽抗。为了歼灭这股残敌,二十八团把敌指挥所团团围住,用火炮猛轰敌地下工事入口处。只见水泥碎块四处横飞,不一会工事就被打得稀烂。经不住炮弹猛炸的敌人不得不伸出白旗,敌师长周仲达率众投降。

    至晨7时,解放抚顺的主要战斗胜利结束,敌一个师的兵力只6个小时就被吃掉。此战俘敌1700多人,缴获各种炮32门、轻重机枪237挺、长短枪3000余支。还缴获两列火车,一列满装粮食、一列满装棉军装。这都是我军急需的物资,但全师无一人动用,而听命于上级安排。

    在扫清郊区残敌时,二十九团又占领了北郊距城区20多里的一座大型军火库,库存的大量弹药、军资可装备一个野战军,这为全国的解放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中午,独立六师到达抚顺。独立十师和独立六师划分了各自的防区,共同守卫抚顺这座工业重镇。下午4时许,兵团司令员肖劲光、政委肖华来到抚顺。他们在大和旅馆听取了十师的战况汇报,肯定了十师临时攻打抚顺的作法,并任命赵东寰师长为抚顺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

(王太学)

6小时夺回煤电之城:解放抚顺的几个片断 图2

    抚顺的迅速解放使得电厂、煤矿等重要企业比较完整地回到了人民的怀抱,为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提供了有力的支援。

进军关内 再踏征程

    抚顺市军管会连夜开展工作,印发安民告示,在全城张贴;指令散兵游勇向军管会投降;召开各行各业负责人会议,要求矿工继续下井采煤,工厂照常生产,商户照常开市营业,学校正常上课,交警照常维持交通秩序;全市人民积极协助军管会、人民政府建设新抚顺,支援解放全东北。

    为了保证煤、电、油的正常生产,市军管会决定给每个煤矿矿工、电厂工人、炼油厂工人发放100斤米,31日下午即开库放粮。

    为了削弱沈阳守敌的战力,31日拂晓,赵东寰命抚顺发电厂拉闸,切断对沈阳的供电,使沈阳敌军挨冻、摸黑、喝不上自来水、吃不上饭,车辆加不上油,电网成了铁丝网。我军总攻沈阳后部队打到哪里,抚顺电厂就把电送到哪里。11月2日,沈阳解放,这里也有抚顺军民的功劳。

    11月1日,东北局派王新三率领东北局的一些干部来接管抚顺,独立十师配合接管,同时进行修整。11月4日,独立十师被编入三十八军,番号为一五一师,并奉命往关内进发,去参加平津战役。临行,抚顺市党政机关组织市民举行盛大欢送仪式,并赠送了锦旗和大批慰问品。全师指战员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地踏上了新的征程。

(王太学)
标签:抚顺解放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