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高凤林: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故事

2013-01-23 20:45 抚顺新闻网 高凤林 2804
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故事高凤林作者近照我叫高凤林,今年60岁。这些天,当我从电视上看到日本东北海域发生9.0级特大地震和海啸,居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严重损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特别是看到由15人组成的中国国际救援队火速赶赴日本地震重灾区...

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故事

高凤林

高凤林: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故事 图1

作者近照

 

    我叫高凤林,今年60岁。这些天,当我从电视上看到日本东北海域发生9.0级特大地震和海啸,居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严重损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特别是看到由15人组成的中国国际救援队火速赶赴日本地震重灾区岩手县大船渡市开展救援活动,不由得使我想起了1976年7、8月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情景。那惊心动魄的48天,真是难得的人生经历。今天我把这鲜为人知的人和事讲出来,也许是对抚顺当年参与唐山抗震救灾工作的一个纪念吧!

 

    35年前唐山发生强烈地震时,我正在抚顺矿务局军事化矿山救护队工作。7月28日上午,我们二小队和往常一样结束了体能训练。11时10分正准备吃午饭,值班室突然接到局调度通知,说唐山开滦矿务局井下发生灾害,让我们立即准备外援参加抢险。

 

    我是1975年参加矿山救护队工作的,属于新队员。过去常听老队员讲参加外市的井下抢险工作,他们的经历让我非常羡慕。今天能有机会去唐山开滦矿处理事故心情异常兴奋。

 

    11时50分, 10余辆鲜红的矿山救护车载着70多名抚顺矿务局救护战士,响着警报驰离市区赶往沈阳飞机场。

    宽敞的候机大厅内非常安静。有数百名身穿白大挂的医务人员,每人都端着一盘蛋糕和一小杯鲜牛奶,表情严肃,有三五结群吃蛋糕的,有的在低声私语。

 

    我们在候机大厅站立刚稳,就有人通报辽宁省“革委会”领导来给我们送行。

 

    他说:“你们是受党中央、毛主席的命令到唐山抢险救灾。代表辽宁省人民前往地震灾区,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为家乡人民争光”。

 

    候机大厅的气氛和领导的讲话使我们隐约感到唐山矿事故的严重性。大家匆忙登上了飞机。

 

    飞机安全地停在唐山军用飞机场。天空下着小雨,我们依次走下飞机,看到几名解放军战士身背步话机在指挥飞机起降。飞机场指挥楼等建筑都已倒塌,到处都是衣着不整的灾民吵吵嚷嚷的等着登机。从灾民口中我们得知,早晨天将放亮时唐山发生了大地震,“市区及郊区所有房屋都被震塌了,在甜睡中的百万市民瞬间被埋在废墟下……”听到灾民惊魂未定的描述,大家的心情非常沉重。

高凤林: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故事 图2

 

    几辆卡车载着我们离开机场前往急需救援的市区。通往市区的公路上,成群结队的灾民身着勉强遮体的衣物,在沥沥小雨中呼儿唤女,相互挽扶着向飞机场涌来。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赶快离开这里逃往安全的地点。目睹这成千上万灾民大逃亡,我们的精神都快崩溃了。

 

    卡车好不容易驰进市区,一眼望去,所见居民楼、办公楼、厂房建筑几乎全部倒塌。想到这废墟下埋着成千上万条的生命,真让人不寒而栗。

 

    路旁不多的幸存者满脸恐慌地用手扒着砖石,想用最快的速度扒出被埋的亲人,共同继续美好的生活。

 

    下午4点30分,当地抗震救灾指挥部命令我们立即赶往唐山矿职工宿舍1—5号楼抢险。我所在小队跑步来到4号楼职工宿舍楼,当时仍然是细雨蒙蒙,5层高的宿舍楼只有下边两层没倒,被倒下来的上面3层压在下边,支离破碎的残墙断壁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这时有两个灾民过来指着上边说:“刚才上边还有人在呼救。”

 

    对于矿山救护队来说,伤病员的呼救就是命令。小队长简要地分配任务后,便率领大家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我当时负责保管用来抢救被困人员的氧气苏生器。我和工程师赵永丰一起,找到了一块远离建筑物的马路中间,按照规定检查氧气苏生器,准备迎接被救伤员。突然,一种沉重的轰鸣声由远及近。还没等分清声音来至何处时,脚下大地开始了强烈的上下颠簸。五六秒钟后,大地又开始剧烈地左右晃动,周围那些残墙断壁轰然倒下,到处是灰土飞扬。

 

    我的第一感觉是末日降临了,恐惧的我双腿一软便瘫坐在地上。和我在一起的赵永丰也同样惊吓得束手无策,慌乱中双手紧紧的抱住路旁的一棵小树。

 

    这是我们来到唐山后所遇到的第一次强烈余震,第二天从正规渠道得知这是一次7.3级余震。

 

    10分钟后,队友们抬着解救出来的伤员从废墟中安全返回。


这时又有灾民前来报告说,前边不远处还有活着的人在呼救。就这样,48天舍生忘死、夜以继日的紧张抢险救灾工作开始了。


傍晚7点30分时,我们小队已经在废墟下扒出8名受困者。


高凤林: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故事 图3

高凤林: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故事 图4

 

    天很快暗下来了,这时大批的解放军战士仿佛从天而降来到灾区。他们及时的到来为尽快挖出更多的受困者带来了希望,也鼓舞了我们的士气。灾区的群众情绪也趋于平稳。

 

    入夜后,大小余震不断,我们小队被调往唐韩路。这也是一幢5层楼的职工居民楼,震后面目全非,一摊碎石乱瓦,只有几处残墙在那竖立着。中间位置废墟下微微地传出呼救声。

 

    被埋在下边的是唐山矿通风区党总支书记刘顺义一家三口。

 

    经过勘测,发现他们三人被埋在了3层楼板下。这时队员们已经10多个小时没吃饭没喝水了,大家都处在极度疲劳之中。

 

    救护大队队长于占江和李同庆赶到了现场,他们带头冲了上去。为了安全救出埋在废墟下的人员,在20矿灯的照射下,救护队员们奋力挖土扒砖,手指头磨破了,鲜血直流。太疲劳了站不住了就跪着扒,真正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

 

    经过4个多小时的紧张战斗,终于清除了几吨重的砖瓦石块,并打通了3层钢筋水泥楼板。为了早一分钟把压在里面的人救出来,在谁也无法预料余震何时发生的情况下,于占江率先冒着生命危险钻进仅容一人爬行的小洞里观察情况,清理废碴。最终依次救出刘顺义一家三口。

 

    刘顺义是3人中最后一个被救出的。救他时,我们一边挖洞一边跟他说话,提高他获救的信心。对话中,刘顺义问我们:“你们是哪的?”我们告诉他:“我们是抚顺矿务局矿山救护队,是党中央、毛主席派来救你们的。”他又问:“李同庆来了吗?”我们告诉他:“来了”。原来,几年前李同庆任大队长时,曾率领抚顺矿务局救护队赴开滦矿务局处理井下事故,所以他们相识。

 

    李同庆赶来告诉他说“我是李同庆,你要坚持住!很快就可以得救。”这时刘顺义又问:“外边是不是天亮了?请给我准备一条裤子。”

 

    冯士杰把筋疲力尽的于占江换了出来,钻入洞中拽住刘顺义的肩膀,其他队员则在洞外拽住冯士杰的双脚,硬是从洞中把他们二人给拖了出来。

 

    刘顺义救出后,他的家人赶过来用一个床单围住他的下身。他紧紧握住李同庆和于占江的双手,泪流满面,激动地高呼:“毛主席万岁!”

 

    接着,我们又马不停蹄地去抢救矿工刘景希。他也被埋在纵横交错的水泥板下,旁边竖着一垛3米多高摇摇欲坠的残墙。大家顾不上危险,找来手锤一点点打开楼板。可是,一旁歪斜的残墙随着频频的余震,随时可能倒塌埋住下边刚刚露出的待救矿工。这时,又是于占江出现在最危险、最困难的地方。他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洞口,拼命地扒砖头、砸水泥板,舍生忘死救伤员。一旁歪着的断壁在余震中眼看就要倒塌,情急之下队员们一涌而上用血肉之躯顶住欲倒的断壁。于占江安全了,卷缩在水泥板夹缝中的刘景希成功获救了。


高凤林: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故事 图5

 

    7月29日晨,天色放晴,饥饿和疲惫困扰着我们。大家所穿的衣服早已被雨水和汗水湿透。

 

    5点钟,我们小队奉命来到唐山矿院内搭建临时救护基地。唐山矿院内的办公楼、食堂、招待所全部倒塌。我们找到一处较为安全的地方,又找来几块黑板,搭建起了“房子”。


    这时,我们盼望已久的从沈阳飞机场押运面包和汽水的王云等同志回来了。大家都用祈盼的目光焦急地等着他们说出面包汽水存放的地点。

 

    原来我们离开沈阳后,辽宁省“革委会”确实把食品放在第二架来唐山的飞机上。飞机降落后满满装了一卡车。王云和李宝义两人随车押运准备给我们送来,可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汽车刚刚驰出飞机场,蜂拥而至的唐山灾民误以为是支援灾区的救灾物资,不容分说便一抢而光。两位押车的同志被这场面惊呆了,最后每人怀里藏着两个面包回来交差。

 

    听完诉说后,所有队员都哑口无言,表情仿佛都凝固了。我们没有怨言,都用非常宽容的心态接受了这个现实。

 

    临时救护基地刚搭建完毕,突然传来消息,唐山矿西门外的一个菜市场,有一个班的解放军战士在清理废墟时因房架突然塌落,一班人全被埋在里面。我们急速的赶赴现场,经过1个多小时的抢救,把压在横七竖八房架下的解放军战士全部救了出来。

 

    下午,唐山矿领导来慰问我们。唐山矿领导通报了唐山大地震的形势以及全国各大矿务局近20支矿山救护队来唐抢险救灾的情况。他还说,近万名解放军官兵也已赶到唐山,给灾区人民带来了更大的希望。唐山矿领导知道我们已经连续奋战40多个小时没吃饭了,便指着不远处说,那就是矿食堂,碎砖下埋着面粉及豆油,烦请你们派人扒出来,自己解决吃饭问题吧。目前矿上已没有能力为你们解决食物了。

 

    随后我们在废墟下扒出两袋面和一大桶豆油。面粉和豆油是有了,可没有锅,还是解决不了吃饭问题。大家情急生智,找来了一块镀锌铁板,把它架在砖头上,再寻来一些到处可见的坏门窗户框,放在下面点燃。没有水,和面就用豆油,用两只手拍一拍便放在烧热的镀锌板上,烙起特殊的“油饼”来。

 

    饥饿难耐的我们紧紧围住这散满油香的地方,铁板上的“油饼”只翻一个身便被拿走填入了肚。咬起来直粘牙,但大家觉得非常香。

高凤林: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故事 图6

高凤林:我参加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故事 图7

 

    8月3日,我们照例在废墟中扒救被困人员。连续几天的高温,废墟下许多尸体已经开始腐烂,难闻的气味使现场的人员窒息。这时已有多台长臂的吊车来参加救灾,有了它们的配合,大块楼板很容易被吊走,加快了救灾的进度。

 

    经过5个多小时的奋战,在废墟中扒出一家三口罹难人员。当把尸体抬离现场时,我们发现唐山矿煤泥沉淀池里居然还有宝贵的水。

 

    这几天,唐山灾区吃饭问题基本上解决了,但吃水问题还是很紧张。烈日下挥汗如雨的抢险救灾,和时间赛跑抢救幸存者,使一些队员已经出现虚脱状况。见到这救命之水,我们并没有犹豫,围住沉淀池用手捧起来就喝。

 

    喝饱后才发现这水怎么那么脏,虽然心里感到极不舒服,但口渴暂时解决了。事后我们还是为此付出了代价,有一半的队员因此闹肚子,影响了战斗力。

 

    第二天晚上收工往基地走时,在一个街道拐弯处看见一座平房。虽然房子损坏了,但它没有倒。这是我们在唐山震后见到的唯一没有倒塌的房子。主人站在门口,热情地召唤过往的解放军和我们救护人员。院内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个沏好茶的大茶壶,还有几个洗净的茶杯。

 

    我们被邀进院坐下后,一边喝茶水,一边跟这家人闲聊,从中得知,这一家四口虽然经过恶梦般的地震,但全部幸免于难,只受了点轻伤。他们除了帮左邻右舍扒救亲人外,还在自家院内烧茶水招待各地来唐的救援人员。喝过茶水后,我们对他们的热情款待表示了感谢。之后,我们又参加了开滦矿艰苦的救援工作。

 

    9月13日,我们结束了在唐山地震灾区48天的抢险救灾工作。在这史无前例、千难万险的抗震救灾工作中,我经受住了考验。它激励我走完后30年的工作历程。无论生活中,还是在工作上,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想想在唐山的经历,就都不在话下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唐山地震  于占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