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四川汶川强烈地震开启尘封多年前的记忆

2012-09-05 19:38 抚顺新闻网 1654
四川汶川强烈地震开启尘封多年前的记忆——我亲历的唐山大地震陈宝荣    一阙壮阔豪迈的史诗,在世人眼前展开。当我们再度把关注的目光投在汶川地震灾区时,我们惊喜地发现,仅仅两年时间,这个记忆中山河破碎的悲伤之地,已浴火重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n...

四川汶川强烈地震开启尘封多年前的记忆——

我亲历的唐山大地震

陈宝荣

    一阙壮阔豪迈的史诗,在世人眼前展开。当我们再度把关注的目光投在汶川地震灾区时,我们惊喜地发现,仅仅两年时间,这个记忆中山河破碎的悲伤之地,已浴火重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公元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强烈地震,震级8.0,裂度11……我坐在电视机前,望着一幅幅凄惨画面,听着主持人那沉重而略带酸楚的话语,朦朦胧胧地感觉到,这画面、这话语,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在回忆、思索……终于在人生的长河里,提取出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我所亲历的唐山—丰南大地震。

受命赴唐山地震灾区采访

    公元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河北唐山—丰南一带,发生强烈地震,震级7.8,裂度10。蓝光闪过之后,暴雨如注。铁路钢轨扭曲、桥梁折断、公路受损、房屋倒塌、残垣断裂、碎石瓦砾……消息传来,震惊华夏大地。为支援唐山人民抗震救灾,全国上下纷纷行动起来,在最短时间内,相继向地震灾区派出了抢险救灾队伍和医疗队。当时,我在抚顺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工作。7月30日早一上班,市委一位领导来到宣传部,宣布一项决定,由我任组长,立即从全市新闻系统抽调人员,组成一个采访组,赴唐山地震灾区采访。人员、车辆很快调齐,我、新闻处的摄影记者张眼亮,抚顺日报、抚顺电台的文字记者潘永泉、李志敏,加上司机师傅共5人。

    地震后的唐山属于特别时期,对于进入灾区的人员和车辆,控制、要求非常严格。据此,我们火速奔赴沈阳,在省抢险救灾指挥部,转换了介绍信,办理了车辆特别通行证。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市委领导同志指示:你们到灾区后,首先要代表市委向抚顺的抢险救灾人员表示慰问;同时,要尽快把他们英雄事迹采写回来,在报纸、电台连续刊播,教育和鼓舞全市人民……30日下午3时,我们一行5人,带着市委领导的嘱托和期望,驱车离开了市委大院,踏上了奔赴唐山地震灾区采访的征程。

    我们乘坐的吉普车,如风驰电掣般地奔驰着,出沈阳,过新民,奔黑山,锦州、锦西、兴城……抵达绥中,已是入夜时分。为了第二天有充沛的精力,我们便夜宿在一家洗浴兼旅店的客栈里。

    夏天的太阳起得早,我们比太阳起得还早。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我们便收拾停当,启程上路了。清晨7时许,车子驶进了山海关,透过车窗,我们隐约感觉到已进入了灾区的边缘:路两旁躺着一排排酣睡的人们,想必是被地震折腾的过于疲乏了;一些妇女用砖头支起锅灶,在门前忙着做早饭;一些土坯彻盖的房舍,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裂缝……车子行至昌黎境内,路旁的土坯房已大多倒塌,临时搭建的简易房舍随处可见……经滦县,过滦河时,我们犯了难,公路桥墩折断坍塌,前进受阻。正当我们在河边徘徊,一筹莫展的时候,恰逢村民下地干活,经他们指引,在滦河下游不远处有一座解放军搭设的舟桥。我们驶过舟桥,驱车继续前行。

    出滦县,我们折返东南方向,直奔乐亭县。乐亭县是抚顺市抢险救灾指挥部所在地。遵照市委领导所嘱,采访小组在地震灾区有关采访等相关事宜,均听命于市抢险救灾指挥部领导安排。滦县至乐亭约50余公里,正常情况下,也就是40分钟的路程,可我们足足走了近两个小时。沙土路面还算平坦,可路面上的障碍,却让我们费尽了周折。地震后,大地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地裂,每道地裂长则三五百米,短则二三百米,宽约1至2米,在地裂的缝隙中,喷涌出大量的细如面粉的白沙……为应对这唐山地震灾区绝无仅有的地质状态,我们时而下路绕行,时而又返回公路,上上下下,数不清往返多少次,终于在中午时分,抵达了抚顺市抢险救灾指挥部所在地。时任市抢险救灾指挥部的两位领导是兰丕炜、刘光杰。我们说明了来意后,兰丕炜同志用略带嘶哑的嗓音说,欢迎同志们来采访。抚顺矿务局救护队是唐山大地震当天下午率先进入灾区的,任务最重、条件最艰苦,先采访他们。随后,他再三叮嘱,现在,唐山地震灾区处于特殊时期,矫往过正属正常,切记谨言慎行,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要向灾民提及地震的事儿,目前他们还未从恶梦中醒来。说话间,我们发现了墙上贴着的一张打着10余个红挑的布告,走近前仔细一看,不禁咋舌。被处决的10余名罪犯,犯罪事实简单而又雷同——哄抢或偷窃食品和财物。望着我们诧异的神情,兰丕炜同志补充道,这就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法律,凡遇见偷窃和抢劫食品或财物者,民兵两人、解放军战士一人,勿须请示报告,当场即可开枪击毙……闻听此言,我们虽然还未进入震中地区,但是其情况的严重程度,早已揣摩出了几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