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音频抚顺

音频抚顺

浑河流韵:第一篇《祖先的家园》(下)

2012-02-28 15:31 抚顺人民广播电台 李伍 646
为了寻找祖先的千年家园,为了寻找梦中的纳鲁窝集,伴着初冬的第一场小雪,我们沿浑河溯源而上,来到了位于清原满族自治县弯甸子镇的辽宁省实验林场——这里是古代“纳鲁窝集”的中心,长白山的骄子——抚顺东部山区“群峰之首、众水之宗”的滚马岭,就座落在这里!
下集   走进家园

〔出主题歌〕 

  “东边有大山/西边有平原/浑河连着辽河/辽河连着中原;

    森林是我生命的源泉/平原是你成长的摇篮;

    平原是你向往的彼岸/森林是我梦中的家园;

    你上东北我下西南/你下平地我上高山;

    辽山辽水有你我洒下的血汗/森林平原有你我写下的诗篇!”

    〔出汽车行驶音效〕 

    为了寻找祖先的千年家园,为了寻找梦中的纳鲁窝集,伴着初冬的第一场小雪,我们沿浑河溯源而上,来到了位于清原满族自治县弯甸子镇的辽宁省实验林场——这里是古代“纳鲁窝集”的中心,长白山的骄子——抚顺东部山区“群峰之首、众水之宗”的滚马岭,就座落在这里!

    [出林间行走之脚步声…混入古埙音乐]

    在林场副厂长张云江和工会主席庄严的陪同下,我们走向浑河源头。我们仿佛是朝圣的宗教徒,怀着极其虔诚和崇敬的心情,追寻着祖先七千年前的蹒跚脚印,感受着祖先七千年前的生存氛围,心中涌起难以言状的庄严与冲动。

    靠近浑河源头,一块巨大的灰色花岗岩石横卧在路边,上面刻着“饮水思源”四个苍劲古朴的红字。风趣幽默、知识渊博的张副场长向我们介绍起巨石的来历——

   〔出实况录音—张云江:“这个石头是花岗片麻岩,这看的特别明显这石头有说道,属于十亿年前火山岩浆流动时,这都是脱落体,裹进去的。这岩浆是这么堆积过来的,你看、你看!它把石头碾在那儿把脱落体搁那儿了。”记者:“把早先存在的小石头都裹进来了。”张云江:“你看岩浆堆过来象泥淌动似的,”记者:“一层一层的往前运动啊!”张云江:“到这就基本凉了,热的时候石头就化了。凉了才把它挤在那儿了,或者是河流旁边的沙子沉积以后吧,经过地壳变迁把它压到底下去了,又变成了石头。张家口那儿有一个地质老专家旅游时说,湖水流动冲的那波都能看出来,这石头有十亿年了,就是说十亿年前,这里的地质有很大变化。”〕

    一走进滚马岭,我们立刻被一种神秘、灵奇、充满活力的氛围包围着。这十亿年前的火山石,一下子就把我们带到了遥远的震旦纪——那是地球上开始孕育动物的时代。我们的心里不禁对滚马岭开始崇敬起来——名不见经传的滚马岭,居然有如此深邃的渊源!我们不禁要从心底里赞美——滚马岭,你是祖先的骄傲,你是我们的骄傲,你也一定会是子孙后代的骄傲!

    继续前行大约一百米,眼前突然一亮,又一块立起的灰色花岗岩石!上面题着“浑河源”三个令人惊喜而又心跳的大字!

   〔出录音实况:张云江:“这块石头距现在有二十亿年了,据那老专家看。”记者:“这就是我们浑河源头的标志,这石头的断面就象水曲柳的花纹似的”。张云江:“这石头很漂亮,这里的碑文写的是‘浑河又称小辽水,源出纳鲁窝集,即弯甸子滚马岭下。经三岔河入辽河,注入渤海。全长四百一十五公里,被沈阳抚顺人民称为母亲河。’源头在那边在前边。”〕

    [ 出林间行走之脚步声…〕

    二十亿年的火山石,实在是太神奇了!

    要知道,我们生存的地球也只有四十六亿年的历史!

    我们沿着林间小路向滚马岭上攀登,终于到达了浑河最初的源头。虽然时令已是农历小雪,可是,海拨接近九百米的源头处,一片草地还泛着淡淡的绿色;周围树林中一种叫做木贼的蕨类植物,还是翠绿翠绿的,它已经在滚马岭生长了亿万年;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阔叶树,叶子仍然没有凋落。冬天里的滚马岭,仍然这样活力四射!这里怎能不成为河流的源头,生命的温床?这里怎能不成为森林的故乡,祖先的家园?

    滚马岭——你这长白的骄子,辽东的宝地!

   〔出实况录音:记者:“咱们现在是走向真正的源头哇!”张云江:“对是走向源泉的位置,浑河发源于滚马岭下;往前是富尔江的发源地;往那么去呢,是吉林柳河、一统河的发源地;再往那儿小岔儿呢,是浑河支流苏子河的发源地。四条河的发源地都在这儿。现在看的树种就比较多了。看那边带叶子的是夹色槭,老百姓叫九角枫;这棵呢叫黄波罗,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这是胡桃楸,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这是康椴;这是山桃;这是淮槐;这是蒙古枥…这就是九角枫,听,树叶子响,这里边就象立体的画一样,要多美有多美,有一句话叫美不胜收么,确实让人流连忘返,你在电视上、在画上,在哪儿也看不到有这么美!你说的枫桦这就是,能活一百几十年,现在是比较珍贵的树种。”(实况)记者:“哟!这就是浑河的源泉?”张云江:“是的,由少聚多吧,最后变成了一个大河。”记者:“这个季节这里还在淌水,冬天四十五、六度冻不冻啊?”张云江:“不冻,一年四季却都不冻。”记者:“这地方海拨高度有九百米吧?张云江:“没有,八百多米。”记者:“这有个石头的纪念碑,写着‘源泉’两字。在底下石头缝当中,水就在潺潺流出。”张云江:“立‘源泉’这块石头也很特别,是两块不同年代的石头结成的。上边的是花岗岩,下面的是沉积岩,是火山爆发时粘到一起的。”(照相机曝光声叠…)〕

   〔火山喷发混森林音乐及鼓声〕

    此刻,我们似乎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在震颤,仿佛看到了亿万年前火山爆发的壮观情景,似乎感到了岩浆奔流的灼热,闻到了火山灰呛人的气味……我们情不自禁,又一次想起了长白山,想起了天池旁边女祸补天的传说……长白山与滚马岭基因传承,血脉相连,谁又能说得准那滚马岭上的火山石,是不是女娲补天遗落的五色石呢?

    滚马岭的火山石,是太阳的灵魂和地球的血脉共同凝固的生命!它的灵性已深深地扎根在山林民族的精神世界里,塑造了山林子孙极富个性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这便是独特而顽强的“山林文化之魂”!

   〔森林音乐〕

    站在滚马岭上举目远眺,这里林木茂盛、草莽丛生,然而,当年江南文人杨宾笔下那种“万木参天,排比连络,间不容尺”的原始森林景观;清代刑部主事何秋涛眼前出现的那种“粗壮挺拨、难以合抱,一片连着一片的参天大树”却始终不见踪影……那梦中的祖先家园——“纳鲁窝集”在哪里呢?

    张云江副场长告诉我们:抚顺东部山区的原始森林,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被人为破坏了,原始生态的“纳鲁窝集”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十六世纪,建州女真从遥远的白山黑水迁移到苏子河畔后,便开始了对原始森林的砍伐。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后,大规模砍伐森林,修建城堡、陵园和都城。十七世纪,清朝在沈阳建故宫、修陵园、造庙宇大量采伐浑河、苏子河两岸的原始森林。十八世纪初,乾隆皇帝下旨“砍伐兴京县大那路、小那路、东南岔、砍椽沟森林,水运生出渤海”。最严重的破坏是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由于俄罗斯和日本殖民主义者掠夺式的采伐,加之本地人口猛增,这里的原始森林几乎绝迹了!

    如今,在偌大的滚马岭,成片的活态原始森林已经找不到了,只是在人的破坏力实在难以到达的山尖儿谷底,还侥辜存活着几十棵原始森林时期遗留下的树木……

   〔出录音实况:张云江:“这是一个红松的伐根,这棵当时粗也得有这样粗,搂不过来。按腐烂的时向间推算,大概八十年到一百年。说明八十年到一百年前,这地方还是原始森林。因为在源头紧上边破坏的时间晚哪!那面二顶子山山尖的树,属原始森林留下的树,只能叫原始林残迹,已经构不成原始林了!”〕

    在张云江副场长带领下,我们在滚马岭山下石庙子村沙河沟瞻仰了一棵原始森林时期幸存的老寿星——杨树王!

   〔出录音实况:张云江:“现在落叶子了不好看了,不落叶是很有气势的,树脑袋接近六百平方米。杨树叫乌苏里杨也叫大青杨,大概能有三百年也有说五百年的,胸径两米一。去年清原县森林节,国家林业部森林司司长寇文正先生来了。看了后他说大兴安岭也有大青杨,他没有说比它大的。人们说么,‘摸摸杨树王媳妇年轻得象新娘;摸摸杨树肚全家能致富!’(笑声…)”〕       

    我们看到这棵风度超凡、神采飘逸的杨树王,鹤立鸡群般立在一条小溪边,比六层楼房还要高,身体粗壮得六个人才能合抱过来,树阴覆盖达一亩多地。它枝杈粗壮、遒劲舒展、伸向浩渺的苍穹……;它接地连天、神貌威然,怎能不令人肃然起敬,身心伏拜?!

   〔神秘色彩音乐〕

    无独有偶。据说在新宾县木奇镇北面的一个山沟里,生长着一棵赤松王。当地百姓把它当作神灵顶礼膜拜,不敢有丝毫伤害。这龙岗山脉一东一西、一杨一松两大树王,它们默默无语、形影相吊地守望着抚顺东部山区……

    它们是纳鲁窝集的缩影吗?它们是滚马岭神奇的化身吗?它们是大自然留给后人的森林纪念碑吗?

    树,只有借神的力量才能保护住自己。这是树的悲哀,还是树的幸运?这是人的文明,还是人的愚昧?

    生长了亿万年的原始森林,几百年时间就被砍伐得荡然无存……看来,创造与破坏是人类手中同样锋利的两把利剑!

   〔汽车行使音响〕

沿着一百五十多年前,清代刑部主事何秋涛考查“纳鲁窝集”的足迹,我们来到了滚马岭下的大那路村。八十岁的村民李宝丰向我们谈起儿时的记忆…… 

 〔村民录音:李宝丰:“那时人也少,这村就几户人家,不超过十家;这山上是天然的树,柞树、杨树、柳树……那时动物狍子、野鸡有的是,野猪祸害庄稼。当时,那柞树有这么粗,一搂来粗吧……”〕

    大那路村支党部书记王忠国说,这里人过去靠砍伐森林吃饭。如今山上早已无树可砍,加之各级政府重视林业保护,人们的环保意识也在逐渐增强。现在,村民们在村委会带领下已经走上了以“种菜”和“运输”为主的现代经济发展之路。

   〔颂扬色彩音乐〕

    古老的原始森林毁灭了,梦中的纳鲁窝集消失了!

    如今浑河源头的森林,虽然覆盖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但它已经几乎不属于天然生态了,它是省实验林场模拟原始顶级群落人工营造的。

    省实验林场从一九五六年建场到现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经过一代又一代造林人心血和汗水的浇灌,已经在浑河源头营造出十三万亩的人工林。这十三万亩人工林,犹如一块巨大的绿宝石,镶嵌在滚马岭上——浑河源头的生态环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改善,开始显露出新的生机!

    目前在滚马岭一带林区,生长着长白区系植物一千一百一十六种;野猪、狍子、狼、狐狸、獾子、野兔等动物一百九十六种;大型真菌三百多种……

    省实验林场,按照自然规律、采取科学方法涵养水源,模拟原始顶级群落植树造林,在辽东大地营造原始的生态环境,最大限度地给后人留下一泓清泉、一片净土!〔乐止〕

    然而,在我们离开浑河源头的路上仍然看到很多令人揪心的现象。一些河流两岸的平地,原本应该是涵养水源的最佳地带,但却被随意开垦成了耕地;一些陡坡上再生能力十分脆弱的水土保持林时常遭人盗伐……

   〔出录音实况:张云江:“你象那都是农田就完了。这地方应该都是树,象大海绵似的把水都囤积起来,一点一点往出吐。现在都改成稻用田了,就没有这能力了。下边的地肯定是不在册的。你要违背客观规律办事肯定要吃亏的;这是水土保持林,这样的树砍掉了以后,就再也恢复不起来了,土层薄、坡度陡哇!”〕

   〔警醒色彩音乐〕

听了张云江副场长的一席话,我们的心情也为之沉重起来……

    森林的子孙们啊,大自然给予祖先的家园,早已被前人毁掉了!它已经不能再给我们一次。在文明进步、科学发达的今天,我们还会象前人那样亲手毁掉自已的家园吗!

    让我们爱护大山吧,让我们爱护森林吧,让我们爱护大自然给予我们的一切吧!因为,这不仅是人类的家园,祖先的家园,也是我们自已的家园,更是子孙后代的家园!

    让我们向营造和保护浑河源头生态环境的省实验林场的造林人,致以崇高的敬礼!愿越来越多得人投入到为家园增添绿色的行动中来吧!

    [出结尾歌]

   “一条生命的浑河,在辽东大地上流过,由东向西一往无前。你哺育了多少民族?养育了多少后代?缔造了多少王朝荣辱兴衰?兴也壮观,衰也壮观,华夏民族有我拼搏的血汗!

一条文明的浑河,在神州大地上闪烁,远古到今天绵延不断,你播洒了多少智慧?培育了多少英才,孕育了民族文化辉煌灿烂!辉煌也灿烂,暗淡也灿烂,中华家园有我创造的风彩!

一条开拓的浑河,在地球的东北放歌,继往开来壮志冲天!你历史的重任在肩,祖先的精神在前,奔向更大的世界,开创更好的未来,成也向前,败也向前,一往无前开拓辉煌灿烂的明天!

 

该文章所属专题:浑河流韵
标签:家园    辽宁省  脚步声  主题歌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