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图片   > 记忆民生

记忆民生

平顶山惨案幸存者讲述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2012-09-17 16:15 抚顺新闻网 未知 67361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日军占领东北,东北人民不甘成为亡国奴,于是东北各地,各路抗日义军蜂起。1932年9月15日,是中国农历中秋节,那一天,辽中民众抗日救国军四路、十一路进攻抚顺,其中十一路军途经千金堡、平顶山村和栗家沟村攻入抚顺煤矿腹心地...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日军占领东北,东北人民不甘成为亡国奴,于是东北各地,各路抗日义军蜂起。1932年9月15日,是中国农历中秋节,那一天,辽中民众抗日救国军四路、十一路进攻抚顺,其中十一路军途经千金堡、平顶山村和栗家沟村攻入抚顺煤矿腹心地带,重创被日军占据的煤矿,驻抚顺日军守备队、警察署立即展开报复,可被过滤广告 他们报复的矛头却指向平民。16日,日军首先将相邻的栗家沟、平顶山村民3000余人集中,实施了灭绝性的屠杀,然后又扑向千金堡村。该村村民闻讯已经大部分逃离,只有未逃的24人死于追杀。这便是平顶山惨案的始末。

    在平顶山屠杀现场,由于尸体堆积密集,压在底层的140多人并没有毙命,16日晚,他们从成堆的尸体下爬出来,死里逃生,但又因为无人救治,中途又有百余人死难,最后的幸存者只有四五十人。

    1971年中国政府发掘屠杀现场,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可发掘的结果依然惨不忍睹。发掘之后,中国政府就地建立起遗址纪念馆,当时来馆留下证词的人有30多名,而今天,这30多人也所剩无几。

    以下是我们根据当时的回忆资料整理的文章,看到这些,你或许能够明白,“九一八”其实只是一个冷冰冰的历史名词,在它的背后,是许许多多的无辜中国人的鲜血和生命,如果真的有亡灵的话,我不知他们会如何控诉这一切。

    夏廷泽,惨案发生时27岁,二哥、二嫂殉难

    黑布下就是机关枪

平顶山惨案幸存者讲述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图1
 

    1932年9月16日早晨,人们议论纷纷,说大刀会把小鬼子的卖店和采碳所都烧了,杨柏堡的采碳所长渡边宽一被打死了。上午,夏廷泽一家4口正在吃午饭,门外响起了汽车声。他出门看时,只见4辆汽车上下来百余名日本鬼子,把村子包围起来。鬼子们端着刺刀,挨家挨户把人们向村南驱赶,行动迟缓的,立刻就被鬼子一枪刺死。住在村北的80多岁的顾大娘,因为是小脚,走得比较慢,鬼子便一脚把她踢倒在地,然后用刺刀刺死。

    夏廷泽看到这些,忙返身回家,对二哥说到:“不好了,鬼子来报复了,咱们快跑。”一家人跑了出来,刚跑到村子的西南时,发现那里早已有鬼子把守,只好随着人群,一同被驱赶到牛奶房子前面的一片草地上。这个地方西边是陡立的山,山上有鬼子岗哨,其他三面是开阔地,一百多个鬼子把一村的人紧紧围起来。

    夏廷泽一家坐在西南角,距他们两米远的地方安置着一个蒙着黑布的三脚架,正当大伙猜测黑布下面的秘密时,村子里着了火,顿时火光冲天,人群大乱,只听一个鬼子军官嚎叫起来,黑布揭开,露出6挺机枪,向人群扫射起来,整个屠场顿时一片哭声和咒骂声,儿唤娘,母寻子,乱成一团,还有人不顾一切地往外冲。夏廷泽一家顿时死了两口,夏廷泽抱起侄儿,趁着鬼子更换弹夹的机会,一鼓作气冲了出去,躲在屠场附近的小豆地里,他把已经吓得昏迷不醒的侄儿放在垅沟里,自己也顺着垅沟躺下,这时,附近的来大嫂小声的问着夏廷泽:“老三,你把小侄儿抱出来了?你受伤了没啊?”夏廷泽忍着右臂的枪伤答到:“孩子没伤着,我的右臂挨了一枪。你怎么样?”“我不行了,肠子都出来了,我宁可疼死也不叫喊,要让鬼子听见了,你们也没命了。”没过多久,来大嫂就悄无声息了。

    枪声停止后,鬼子兵们开始在人堆里逐个用枪刺杀,不留活口。夏廷泽能清楚的听到枪刺扎在骨头上的“咔哧”声和刺在人肚子上的“噗嗤”声,终于挨到鬼子兵走远,夏廷泽听到四周静悄悄的,才吃力地爬起来,抱起侄儿坐在豆地里,地上只有尸体横躺竖卧,天黑了,又下起了牛毛细雨,夏廷泽抱着侄儿逃生。

    赵树林,惨案发生时11岁,父母殉难

    留条命将来报仇

平顶山惨案幸存者讲述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图2

    1932年9月16日上午,赵树林和几个小孩正在玩耍,看见几辆车上下来鬼子,见人就赶,他跑回去告诉母亲。鬼子随后闯进来,把他患病的父亲拽下炕,一家5口被赶出来。

    他们随着人群来到一块窄地,听见一个汉奸说:“大家坐下,皇军给你们讲话。”接着,黑布揭开,机枪开火了,人们一排排地倒下去,母亲把赵树林搂在怀里,—颗子弹飞来,母亲身子一抖,热呼呼的鲜血溅得赵树林满身鲜红。

    枪响之后,赵树林的头枕着母亲的大腿,不远处有位妇女昏迷了,鬼子一刀刺进她的胸瞠,她眼睛瞪得很大,双手抓住刺刀不放,鬼子用脚一蹬,那妇女的手指“唰”的一声掉了下来,这时赵树林的母亲还没死,她轻声对他说:“孩子我活不成了,你千万别动,留条命将来报仇。”鬼子兵—步步刺过来,母亲被一刀刺死,父亲也在惨叫中死去。赵树林昏迷过去。

    当他被雨水浇醒,看见母亲的尸体,立刻伏在上面哭起来,不知不觉睡着了。火药厂的汽笛声把他惊醒,已经是9月17日7时;一位受重伤的大伯说:“孩子,快逃吧,一会鬼子再来,你这条小命就没了。”

    杨宝山,惨案发生时11岁,全家3口人,父母殉难

    父亲死时拉着他的手

平顶山惨案幸存者讲述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图3

    1932年9月16日上午10时左右,从千金寨开来了4辆汽车,车上装满了鬼子,鬼子下了车,包围了村子。上午11时,鬼子到各家各户欺骗说:“你们快快到那边去,我们要在这里举行炮兵演习。”这时,几个鬼子闯进了杨宝山的家,用刺刀对着宝山一家人叫喊到:“快出去,到牛奶房子集合,不去就打死。”全家被赶出了家门,年幼的宝山吓得抱住母亲的腿,这时街上已挤满了男女老少,一些老弱病残当场就被杀死。有个妇女的孩子哭了,她蹲下给孩子喂奶,鬼子催促到:“快快的。”上去就是一脚,活活把个未满月的孩子踢死。一个小脚老太太因为走得慢,也被当场刺杀,还有一个汉奸指着老太太的尸体对人们喝到:“看见了吧,不快走,跟她一个样。”

    到了山脚下,宝山一家人坐在一起,宝山指着一架盖着黑布的机枪问着父亲:“那是照相机吗?”这时,一个汉奸开始喊话了,他说:“把孩子都抱起来,有病的也都扶起来。”蒙着布的东西被揭开了,只听人群中一声高喊:“那不是照相机,是机枪,快跑呀!”只见一个日本军官挥了一下手,6挺机枪疯狂地扫射起来,许多人还没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饮弹倒下。片刻之间,血肉横飞,人们的惨叫声,妇孺的哭叫声,鬼子的咒骂声混成了一片,枪声过后,整个草地都被鲜血染红了。

    当时许多人还没死,伏在地上装死,狡猾的汉奸高喊:“日本人都走了,你们快逃命吧。”人们信以为真,爬起来就跑,鬼子又来了一阵机枪扫射,宝山的身上中了两枪,宝山的母亲在第一次扫射中就被夺取了生命,父亲至死还抓着儿子的手。

    天黑以后,下起了小雨,苏醒后的宝山在一堆尸体中死里逃生,他叫了几声娘,娘不应;喊了几声爹,爹不答。他拖着腿上的枪伤,慢慢的爬到附近的高粱地里,忍着伤痛和饥饿,连续地爬了四天,在第四天的时候,遇到了大刀会,获得了救助,宝山才得以保命。

    李凤琴,惨案发生时22岁,全家21口只她、父亲和弟媳生还

    一家人的血债

平顶山惨案幸存者讲述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图4

      “……我家21人,有20人遭毒手,我的右眼就是被鬼子踩的……”。

    1932年9月16日上午11时多,3个日本鬼子闯进了李凤琴家中,鬼子头戴钢盔,手里端着枪,什么也不说,把李家上下21口人都撵出门。

    鬼子们把乡亲们都赶到村西山下牛奶房子附近,大约12时,村子里浓烟四起,人群中有20多个小伙子开始向山上爬,东边的机枪响了,这20多个小伙子无一幸免。接着,鬼子又命令人们站好,东边和南边的机枪同时响起,共扫射了三次,子弹的烟火几乎遮住了山头。

    在第一次扫射的时候,李凤琴就受了伤,母亲压在了她的身上,死了。第二次扫射的时候,她的爷爷被打死,弟弟的双腿也被打断,他对凤琴说:“姐姐,我不行了,两条腿都……”话还没有说完,又一轮的扫射,他也死了。机枪扫射完毕后,一家只剩下了5口人,鬼子开始踩着人们的尸体用刺刀检查,李凤琴4岁的妹妹对父亲说了一句“爸爸,我热。”就被鬼子发现,一枪刺死。她只有8个月的妹妹被死去的母亲压在身下,哭闹不止,鬼子过来也把刺刀扎入小妹的肚子里,挑起来一甩,摔到地上,惨不忍睹。鬼子又走到了李凤琴弟媳跟前,见她还没死,就对准她的肚子狠狠地就是一刀,刺刀从肚子左边进去,从右边出来。

    天黑之后,鬼子们走了。四周没有一点声息,但李凤琴却不敢轻举妄动,她确定鬼子是真的离开之后,她才坐了起来,肩膀和大腿都受了重伤,没法站起来,只能连滚带爬的逃到高粱地,过了一会儿,李凤琴的父亲搀着她的弟媳也跌跌撞撞的躲到高粱地。

    后来,三个人逃到了亲戚家,三天后,李凤琴的弟媳因为伤势过重,无钱医治而死去了。李凤琴的父亲精神失常,没几年也去世了。


 

标签:平顶山惨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