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王连仲自传(39)当好这个“打头的”记者

2012-09-30 11:26 抚顺广播电视报 王连仲 555
我回故乡卖了一回香瓜,受到一次商品经济的熏陶,也获得一条深刻的启示: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干啥就得吆喝啥。农民就要种好地,多打粮。那么,作为一名党报记者,将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责呢?我通过党校学习和亲身体验,总结出...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三十九

当好这个“打头的”记者

    我回故乡卖了一回香瓜,受到一次商品经济的熏陶,也获得一条深刻的启示: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干啥就得吆喝啥。农民就要种好地,多打粮。那么,作为一名党报记者,将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责呢?我通过党校学习和亲身体验,总结出来必须做到的5条标准:坚定的政治信仰;良好的职业道德;敏锐的新闻嗅觉;勤勉的业务素养;过硬的写作本领。甘当无名英雄是一种美德,而甘做无名记者,则是一种缺憾,是人生的一大败笔。我痛下决心:当记者就要当一个知名的记者。做个平庸无为的记者,还不如趁早回窑地烧砖!我从辽宁省委党校学成归来,立即投入到紧张、有序的新闻采访之中。抚顺地区一些著名的工业企业,如抚顺钢厂、抚顺铝厂、辽宁发电厂、抚顺发电厂、辽宁无线电八厂等,都留下了我脚踏实地的足迹和平易近人的身影。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已经升任总编辑的傅春柏,在编采人员大会上宣布,我被任命为工业部副主任,还没有走马上任,便调整到财贸部主持工作,并很快被提为主任。部里几名同事均有大学文凭,其中副主任赵长孝辽宁师范大学毕业,担任过中学语文教师;记者申鹏不仅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而且还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从学识水平到工作经历,他们堪称为我的老师。怎样当好这个“一部之长”?我的脑海中浮现这样一幅画面:六七个农民同铲一块地,大家来到地头一字排开,只见一位庄稼把式走出队列,把锄头往石头上磕了几下,发出“当、当、当”轻脆的声响,然后微微哈下腰,挥动锄头左右开弓,地头的杂草瞬间便被铲得一干二净。接着,其他人也跟着铲了起来。这位庄稼把式不单自己铲得好,铲得快,而且还不时用眼睛的余光,检查同伴是不是“打了埋伏”,甚至误将小苗耪掉?农村普遍把这样的庄稼把式,尊称为“打头的”。我头脑异常清醒:当好这个“打头的”记者,既不能指手划脚,也不能单枪匹马地蛮干。必须根据社会现实发展的状况,制订一套完整、周密、深入的报道计划,带领大家既有步骤又有创意地进行采访和写作。
 
    我一连几天坐在资料室里,翻阅抚顺日报有关财贸系统的报道,以及省内外的一些动向,意识到城市改革列车的汽笛已经拉响,倘若仍然按部就班地搞些“购、销、调、存”的东西,那么,我们就会成为历史的落伍者。就抚顺市财贸战线而言,财政、税务、工商、物价等政府职能部门,与国家的方针、政策、法规环环相扣,只要有灵活的政策作为支点,那么,它们的杠杆作用就会发挥到极致,全市的经济的列车也会风驰电掣般向前飞奔。而商业、粮食、供销社等系统的各个企业,大都与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市场。市场搞得风生水起,老百姓便会受益匪浅;市场搞得死水一潭,老百姓就要怨声载道。城市不同农村。改革能够在农村一炮打响,是有其十分明显的原因。无论长城内外,还是大江南北,农民大多依靠种地为生。只要抓住土地实行家庭包干耕种这个“牛鼻子”,农村改革便会获得立竿见影的经济成果。而作为一座城市,各行各业,五花八门,牵一发而动全身,远比农村复杂得多,也繁琐得多。特别是抚顺地区,曾经作为共和国长子,煤、油、电、钢、铝,在全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通过反复思考,缜密分析,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城市改革必定先从商业、粮食和供销社系统开始。因为“船小好调头”,可以“摸着石头过河”。然后,我把部里几名记者召集在一起,不仅谈了以上这些看法,并且饱含深情地说:“作为一名新闻记者,能够遇到改革开放,这是幸运女神的眷顾,只有紧紧把握住这百年难遇的机会,才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大家一致赞同这种观点。我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必须立即摒弃以往那种四平八稳、面面俱到的报道模式,义无反顾和全神贯注地投入到以“关注改革,关注市场,关注民生”为重心的采访活动。也就是说,一切要为改革大潮推波助澜,一切要为市场繁荣扬鞭策马,一切要为民生工程添砖加瓦!
 
    既要坐而论道,更要身体力行。那是一个星期日的下午,我到露天区新屯街叔伯妹妹家串门,吃完晚饭天就擦黑了。我急忙往电车站赶,无意中发现一家叫大众饭店的灯火通明,从里边传出说笑声,我便信步走了进去,三四张餐桌坐得满满登登,有的正在轻酌慢饮,有的正在推杯换盏,一个服务员满面春风地迎了上来,热情地问道:“同志,您想吃点什么?”我不好意思地回答:“我已经吃过了,你们的经理在吗?”还没等那个服务员回答,一位年近半百的人走过来,自我介绍说:“我就是经理。同志,您有事吗?”“我是抚顺日报的记者,看来小店办得挺红火,能不能介绍一下。”我开门见山地提出采访要求。原来,大众饭店是一家有6个门点、70名职工的集体企业。以前,由于经营管理混乱,出现严重亏损现象,有时连职工的基本工资也保不住。7月下旬,原大众饭店经理管淑云和全店职工,以“就是用八抬大轿也要把他请来”的决心,终于将康炳超请出山,接任大众饭店经理。康炳超原是抚顺市饮食公司集体处干部,1962年辽宁大学经济系毕业。1979年担任新屯饮食总店期间,经济效益曾经跃居全市同行业第三名。康炳超上任以后,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实行了一套以“五定”(定人员、定任务、定毛利率、定费用额、定效益指标)为内容的承包责任制。取消了职工的基本工资,一律按个人的劳动效益计酬。仅以中餐部为例,现在增加水饺、包子、馅饼;副食增加了红烧鱼、辣汁鸡、酥皮蛋和烧海参,吸引了许多顾客,使销售额、利润,以及职工收入,均有大幅度提高。回到家里,我提笔写了一条消息,标题是《大众饭店::昔日门庭冷落人影稀今天灶红火旺客声喧》,副题是原经理管淑云主动让位请贤,新经理康炳超巧用改革新策。同时,我还配写了一篇短评《关键在于改革》。
 
    时过两天,我获得一条信息,清原湾甸子供销社改革成果丰硕。我坐火车,乘汽车,顶着初冬的寒风,来到这个偏远的山乡。湾甸子供销社下属11个分销店和7个代销店,当年6月,通过民主选举冷玉喜担任主任。他立即深入各分销店和农户家中调查摸底,很快制订出承包法则15条,从主任到营业员一律取消固定工资,实行工资全额浮动。其承包形式有4种:一是“大包”。对人员少、经营状况不佳的分销店只限定库存额和上缴利润额,其它权力一律下放,超额部分全部归己。二是“单灶承包”。对严重亏损的饭店、旅店和知青商店,采取公开招标的方式承包。三是联销计酬。对规模较大、经营品种较多的分销店,按照销售额和百元工资含量计算报酬。四是“五定”百分计酬制。对主任、副主任、财会人员、后勤人员,实行定总销售额、定费用率、定资金周转次数、定利润额、定经营品种的办法。他们为了“两户”发展商品生产,主动与农民搞联合经营。湾甸子供销社自从实行“内包外联”以来,增加了民办因素,增强了企业活力,原来亏损的分销店全部扭亏为盈。头9个月的利润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我及时写了一篇新闻,引题是清原湾甸子供销社为农村商品生产服务,标题为《实行“内包外联”增强企业活力》,也撰写一篇短评《改革应从实际出发》,发表在头版头条的位置上。
  与此同时,部里几位同事也积极深入基层,抓住典型,采写了不少有关商业改革的稿件,全市财贸系统的宣传报道,总算迈出了可喜的第一步!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连仲  我的人生之旅  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