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王连仲自传(44)“无冕之王”的尴尬遭遇

2012-09-30 11:31 抚顺广播电视报 王连仲 554
或许有人以为,新闻记者走南闯北,风光无限,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甚至历来尚有“无冕之王”之说,似乎记者与皇帝平起平坐,只是没有那顶皇冠而已。 现在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此言差矣!新...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四十四

“无冕之王”的尴尬遭遇

    王连仲自传(44)“无冕之王”的尴尬遭遇 图1

    或许有人以为,新闻记者走南闯北,风光无限,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甚至历来尚有“无冕之王”之说,似乎记者与皇帝平起平坐,只是没有那顶皇冠而已。

    现在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此言差矣!新闻记者这种职业不仅没白天没黑夜,风里来雨里去,而且还存在一些风险。在炮火连天的战争年代自不必说,就是平时也会遭遇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而受到身体和精神的伤害。因而,新闻记者与采煤工人、高空作业工人一起,被称为“高危职业”,这也就一点也不足为奇了。

    那是1987年底的一天晚上9点多钟,天空飘着稀稀落落的清雪,凛冽的西北风紧一阵慢一阵地刮着。我同摄影记者高永林、通讯员傅振和,乘坐北京吉普行驶在从新宾、清原采访归来的路上,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见天色已晚,风雪交加,便向司机王作远建议道:“王师傅,今天在南杂木镇凑合一宿,明天早晨再走吧!”老王回答说:“你尽管放心,我一踩油门,保准一个钟头到家。”老王比我年长几岁,平时我们经常一起出门,他这么一说,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北京吉普的喇叭鸣叫着,身躯摇晃着,帆布车篷瑟瑟发抖,总算过了险象环生的红旗岭,我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想,这回可算万事大吉了!汽车经过哈达村,白雪把道路映得格外明亮,行驶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突然,我很远便发现前方道路中间躺着一个人,另一个人坐在路边标示里程的石桩上。当汽车绕过躺着的那个人时,我见他一动不动,便以商量的口吻说:“王师傅,这个人可能有病,咱们给送医院去吧!”老王很不情愿地把车停在了路边。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两个人“腾“地跳将起来,撒腿就朝汽车跑来。我下车一看,原来是两个小伙子,满嘴喷着酒气,说话也语无伦次。啊,他们根本没病,只是两个醉汉。于是,我急忙上车,催促道:”王师傅,咱们赶快走吧。”老王刚把汽车发动开走,其中一个小伙子扳住车窗,整个身体随着汽车向前“哗哗”地滑去。老王生怕发生危险,只好把车停了下来。这个小伙子打开车门,一把将老王拽下车,另一个小伙子也凑了上来。这个时候,我们都下了车。他们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推推搡搡,任凭我们如何解释、劝说,他们一句也听不进去。原来距离这个位置不远,有一个叫大猪圈的堡子,隶属于上章党村管辖。此时已是夜深人静,堡子里二三十号人循着声音包抄过来。其中一个大汉对着我的脸就是一拳,我猝不及防,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只觉得右眼胀痛,直冒金花,视线有些模糊。我为了防止事态扩大,便向同事下了一道“命令”:“咱们谁也不能还手!”他们依仗人多势众,对我们这几个“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人,毫不留情地进行围攻谩骂、拳打脚踢。司机老王当过侦察兵,趁混乱之机,从雪地摸进村里,把村主任找来。这时,有一个人更为无理取闹地提出:“我的皮夹克丢了,你们得给按价赔偿!”我心想,今天是秀才遇到了“兵”,有理也说不通,应当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我一口答应:“行,你说多少钱,我马上就赔!”我一掏钱夹,这才发现那本宝贵的记者证,便急中生智地举起心爱的绿本本,高声喊道:“我们是抚顺日报的记者,如果还不赶快住手,你们将对严重后果负全部责任!”说不上是这句话起到威慑作用,还是村主任的极力劝解说服,事态总算平息下来。

    我们几个重新坐到车上,老王强忍着剧痛,两手艰难地把着方向盘,向着抚顺市区方向驶去。刚才老王被一脚踹进壕沟里,身上滚得像泥球似的,上海牌手表也不翼而飞,这阵儿只觉得头痛得厉害,一阵阵恶心;小高被打得牙齿松动,牙龈出血,嘴唇肿得老高;小傅也是鼻青脸肿,一只胳膊酸痛抬不起来;我的右眼乌青、肿胀,只剩下一条细缝,看东西模模糊糊,中山装上衣也被撕扯得支离破碎。我们互相看着对方丢盔卸甲、狼狈不堪的窘相,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无奈,委屈,怨恨,一齐涌上心头。

    此刻,我们四个人都感到精疲力竭,嗓子冒烟,全身像散了架子。再加上这般模样也不好见领导、家人,于是,我决定到我的同乡、章党镇镇长张永来家休整一下。当我们走进张镇长家门时,他和妻子大吃一惊,赶忙给拿点心、烧开水、消冻梨,忙活了好一阵儿。我们简单地清洗了手脸,包扎了伤口,把一盆冻梨都给“消灭”了。我们告别了张镇长一家,又坐上车向抚顺矿务局医院方向驶去……

    这一事件惊动了抚顺日报社以及市、县公安局的领导。经过缜密的调查取证,很快将为首的5个村民给予严肃的处理,同时也还原了事件的真相。原来那两个小伙子在章党农贸市场销售猪肉,经过工商和防疫部门检验,发现他们所出售的猪肉中有“痘”,便给予罚款处理。于是,他们恼羞成怒,凭借酒劲,企图在路上堵截工商所的车辆,予以报复。谁知,我们乘坐的汽车与工商所的汽车外型极为相似,便酿成了这起骇人听闻的殴打记者的恶性案件。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连仲  我的人生之旅  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