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旧闻新读

1974:抚顺龙凤矿子弟小学五年级学生杨滢

时间:2012/10/21 15:58:56   作者:未知   来源:《人民日报》   评论:0
内容摘要:一九七三年五月末的一天,抚顺龙凤矿子弟小学五年级五班进行常识课期中考试,老师出了这样一道题:“乘火车从北京到广州都经过那些主要城市?”

《人民日报》1974-04-12  

  小将的战斗风格
  ——记抚顺龙凤矿子弟小学五年级学生杨滢
 

1974:抚顺龙凤矿子弟小学五年级学生杨滢
杨滢贴出大字报表决心,和全校师生团结,战斗在一起,把批林批孔斗争进行到底。


  一九七三年五月末的一天,抚顺龙凤矿子弟小学五年级五班进行常识课期中考试,老师出了这样一道题:

  “乘火车从北京到广州都经过那些主要城市?”

  十三岁的女学生杨滢,眼睛看着这道题,想:“老师没有讲从京广线走,那么从京沪线也可以走,绕点远还可以从重庆走,走法不一样,经过的城市就不一样。这道题可怎么答呀?”

  她沉思了一会,拿起笔就在试卷上写了这样一首诗:

  条条铁路通广州,
  老师何必硬强求;
  拐弯抹角不算远,
  出题不严学生愁。

  这件事在教师中引起了议论。有的说,这是“瞧不起老师”,是对老师的“讽刺”。于是,老师把杨滢叫到办公室里,问她:

  “你为什么写这首诗?”

  “我看这道题出得不明确,没法回答。”杨滢忽闪着眼睛,认真地说。

  “什么不明确!”老师生气了:“大家都说条条道路通北京,你为什么要说‘条条铁路通广州’?”

  杨滢惊奇地瞪大了眼睛:“你出的题不是说从北京到广州吗?”

  这一下把老师问住了。在场的老师们没料到杨滢说话竟这样不让人,就七嘴八舌地批评起杨滢来。教常识课的老师最后要杨滢承认错误,回去写个检讨。

  杨滢不服气,一声不吭。回到家里,她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说给爸爸妈妈听。爸爸安慰她说:“你没有错,学习是要独立思考。”可是妈妈却说:“师徒如父子,学生那兴得罪老师!”杨滢一听,那不成了“师道尊严”,奴隶主义了吗?杨滢是两个月前从新宾县的一个农村小学转学来的,她对妈妈说:“这个问题,我们原来的学校早就批判过好多回了。”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错,拿定主意不检讨。

  杨滢的爸爸在龙凤矿管下的一个单位工作。一天,他对杨滢说:“因为你的事,你们学校的领导找到我们单位的领导,连我也挨了批评。看来,不写检讨不行,你就写一个吧。”妈妈也埋怨说:“老师让怎么答就怎么答呗,写什么诗呢!”杨滢听到这些,心里很难受。“我该怎么办?”她晚上睡不着,就重新学习毛主席关于教育革命的有关教导,觉得自己应该为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持战斗。她还想到一年前在农村揭发富农分子破坏集体庄稼的罪恶活动,受到贫协主任赵大爷表扬的经过。想到这里,杨滢拿起笔在小日记本上写道:“想要把我们培养成‘五分加绵羊’式的学生吗?那办不到!我们要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办事,绝对不应提倡奴隶主义!”

  由于杨滢坚持不写检讨,她被迫离开了学校,离开了同学。在离校的那些日子里,杨滢常常一个人坐在毛主席像前,唱《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的歌儿,如饥似渴地读了五十多篇毛主席著作。她在日记里写道:“读了毛主席的书,使我的心里亮堂极了,象开了窗户。我想,遇到困难就应该提高勇气。有点困难就被吓倒,那还算什么毛泽东时代的儿童。”她还写了这样一首诗:

  毛泽东思想胸中照,不怕打骂和嘲笑;
  思想正确压不服,坚持真理骂不倒。

  杨滢的爸爸看见杨滢不能到学校去上学,心里着急,打算把她转到另一个学校去。但是,杨滢反问她爸爸:“毛主席教导说,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是在大风大浪里锻炼成长的。我要是转学,不就是害怕大风大浪吗?”爸爸问:“那你上不了学怎么办?”杨滢坚定地回答说:“有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有党的领导,我啥也不怕,我要坚持到底。”

  杨滢的斗争,得到了一些老师、同学的同情和支持。中共抚顺市委知道了杨滢的情况后,立即派人来调查。在党的关怀和支持下,杨滢重返学校。爸爸妈妈对她说:“要感谢党、感谢毛主席!”杨滢笑着说:“我知道!”她背着书包,唱着歌儿到学校去了。这天,她用诗表达了自己的感情:

  唱支歌儿情满怀,毛主席思想放光彩;
  歌声好比河中水,闸门一开滚滚来。

  不久,报上发表了黄帅的信和日记摘抄,杨滢看后高兴得跳了起来。毛主席、党中央时刻关怀着革命小将,支持革命小将的反潮流精神。她明白了,自己所受到的压制和打击,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教育阵地上修正主义思潮的表现,是两条路线的斗争,教育革命不搞好,真是不得了。杨滢对照黄帅的事迹找差距,感到自己对学校的问题还缺乏深刻认识,路线觉悟不如黄帅高,团结老师同学一起战斗不如黄帅好。她连续用了几个晚上的时间,给省、市委领导写信,揭露和批判学校里的修正主义思潮。她又主动找到老师家里,送去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信里写道:“自从上学期期中考试以后,我对您产生了不好的看法。现在我明白了,并不是您在整我,而是由于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旧的教育思想影响的结果。所以,我应该痛恨修正主义的教育路线,痛恨旧的教育思想。”

  “老师,我们应该建立新型的师生关系。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我们应该互相爱护、互相帮助。让我们在十大精神的指引下,把枪口对准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开火,猛烈地开火吧!”

  在批林批孔的伟大斗争中,杨滢给省、市委领导同志的信,先后在《辽宁日报》、《抚顺日报》发表。龙凤矿子弟小学沸腾起来了。学校党支部联系杨滢这件事,和全校革命师生一起写大字报,办学习班,开批判会,狠批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深入揭发和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流毒,并且进行了批评和自我批评。全校呈现一派热气腾腾的革命景象。杨滢几次到老师家里,和老师谈心,老师深受教育,也主动到杨滢家里,联系自己世界观的改造,和杨滢一起批林批孔,师生一起写出了全校第一张批林批孔的大字报。老师还向人们介绍了杨滢的许多生动事迹,并且用红纸写了一首《赞小将》的诗,张贴在校园里,歌颂教育革命的大好形势。

  短短时间里,辽宁省和黑龙江、吉林、河北等地的工农兵、红卫兵和红小兵,给杨滢写来了近百封书信,对她的反潮流精神表示赞扬,对修正主义教育路线表示了强烈的义愤。中共抚顺市委的领导同志勉励杨滢继续前进。杨滢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拿起笔来,写下了这样一首诗:

  党的恩情比海深,领导关怀暖人心;
  心潮澎湃似海浪,誓做革命接班人。

  新华社记者 

 


标签:革命小将 抚顺龙凤矿 杨滢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