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六

2012-03-02 08:30 《抚顺广播电视报》 王连仲 356
考取“头名状元”引起的烦恼    我在学区升学会考中名列榜首,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十里八村。最为高兴的就是咱们村办小学的老师了。这个时候,武老师跟着女儿远走他乡,罗老师上调县里另有高就。与此同时,又调来了王老师和蔡老师。王老师还是我远门的叔叔,为人很是...

考取“头名状元”引起的烦恼

    我在学区升学会考中名列榜首,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十里八村。最为高兴的就是咱们村办小学的老师了。这个时候,武老师跟着女儿远走他乡,罗老师上调县里另有高就。与此同时,又调来了王老师和蔡老师。王老师还是我远门的叔叔,为人很是谦和,教书也很耐心。他能写出一手漂亮的“八分字”,一笔一划,不跑不颠,工工整整,规规矩矩,看上去就像书上印出来的一般。由于我特爱模仿王老师写字,缺乏一种个性,也少了一些随意和潇洒,因而我一辈子也成不了书法家。蔡老师长得敦敦实实,有一头浓密的黑发。他跑得很快,跳得很远,对体育和常识都很擅长。蔡老师跟学生相处得十分融恰,总会看见他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真像供奉的弥勒大佛。他俩逢人就说:“别看咱们学校不起眼儿,不也照样培养出来头名状元吗!”
 
    然而,俺们全家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再过十天半月,我就要到前甸完小读书了。我的家乡距离前甸整整15华里,一个年仅11岁的孩子,每天要走这么远的路上学,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爸爸妈妈整天愁眉苦脸,咳声叹气,也想不出一个道道出来。我的妹妹桃春7岁,弟弟连彤5岁。桃春性格开朗,爱说爱笑,成天哥哥长、哥哥短地叫着,还爱跟我学写字,练画画。连彤更是一个“跟屁虫”,我一放学,他就跟着上山掏雀,下河摸鱼。他俩听说我要离家去上学,都眼泪汪汪地央求说:“大哥,你就在村里小学念呗!”我也不怎么开心。小虎和来子比我上学晚,见我要到外地读书,仿佛掉了魂似的,也经常跟着屁股嚷嚷:“反正到哪都是一个念书,何苦跑那么老远找罪受呢!”我远离了家乡,远离了亲人,远离了玩伴,真是有些舍不得啊!
 
    爸爸打过我,妈妈骂过我,可是,父母给予的那种爱,是世界上最为无私、最为珍贵的爱。那是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和小虎、来子,趁着看瓜的老李头回家吃顿饭的功夫,蹑手蹑脚地摸到瓜地里,摘了三个香瓜,用手指甲划出一条道儿,两手一捏,香瓜纹丝不动,原来全是“生瓜头”。没曾想,老李头回来发现有两三棵瓜秧乱了套,瓜叶翻了白,猜想准是俺们几个淘气包干的好事,马上找到我爸爸说:“按说摘几个香瓜尝一尝不算啥,可瓜还没熟,还把瓜地弄得乱七八糟,这不纯粹糟践人吗!”爸爸一听火冒三尺,从柴禾垛里抽出一根柞树棵子,照我屁股就抽了两三下。已经干透的柞树棵子上,带有不少枯黄的叶子,看起来呼呼咧咧挺吓人,听起来哗哗啦啦挺 人,其实我一点儿也不觉得疼,真是打在儿子的身上,疼在爸爸的心里。我不是今儿个把衣裳挂破了,就是明儿个把布鞋弄脏了,虽说没闯什么大祸,但小小的过失却三天两头不断。妈妈总是数落我,甚至有时骂了我。有一次,我和小虎、来子到河套洗澡,不小心背心叫河水冲跑了。晚上我只能光着脊梁回到了家,妈妈一眼就看出来了,问道:“你的背心呢?”我伫立着不敢吭声。妈妈一下火了,大声骂道:“小兔羔子,你这个败家仔,怎没把你也丢了!”第二天一早,妈妈便到供销社给我买了一件新背心,精心在意地给我穿在身上。妈妈总是“刀子嘴,豆腐心”,把爱深深地藏在心里。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一天夜晚,鸡不啼,狗不叫,整个村庄进入了梦境。妈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坐了起来,叫醒爸爸说:“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接着,便一五一十地向爸爸讲述了一遍。原来,参加升学会考的头一天下午,妈妈领着我顶风冒雪来到舅舅家。舅舅家住在大道村,距离前甸仅有一里多地。在吃晚饭时,妈妈闷闷不乐地说:“孩子初小毕业了,得上前甸完小。这不,明天就要到靠山小学考试了!”舅舅一边给我夹菜一边问道:“你在班里考第几名?”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说:“第一。”舅舅又问:“你们班多少人?”我不大好意思地说:“13个。”舅舅爱抚地摸着我的脑袋说:“你这次统考要是进入前三名,我供你念完高小!”第二天一早,我来到了靠山小学一看,考生足有一百七八十名。上午一连考了语文、算数和常识三科,下午两点多钟,长长的红榜便贴在了山墙上。
 
    爸爸一听,这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插曲,满脸愁云一扫而光,高兴地说:“你咋不早说,大哥可是个说话算数的人。”妈妈仍然心里有些不托底地说:“大哥给咱们培养孩子,这得担当多大的责任和风险啊!”爸爸无可奈何地说:“也只能再去求求大哥了。”第二天鸡刚叫三遍,妈妈便领着我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舅舅家。舅舅上班还没走,听说是为我上学的事,特意起早来找他。舅舅二话没说,一口应承下来,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好,一言为定,上学就住在舅舅家!”妈妈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算落了地,连忙说:“孩子就交给你们了,一定要严加管教!”我在妈妈的提醒下,给舅舅舅母深深地掬了一躬。在我的家乡有这样两句俗语:娘亲舅大;姑舅亲,辈辈亲,砸断骨头连着筋。这两句话说到了我的心坎里。

    舅舅舅母:你们的大恩大德,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我这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我在学区升学会考中名列榜首,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十里八村。最为高兴的就是咱们村办小学的老师了。这个时候,武老师跟着女儿远走他乡,罗老师上调县里另有高就。与此同时,又调来了王老师和蔡老师。王老师还是我远门的叔叔,为人很是谦和,教书也很耐心。他能写出一手漂亮的“八分字”,一笔一划,不跑不颠,工工整整,规规矩矩,看上去就像书上印出来的一般。由于我特爱模仿王老师写字,缺乏一种个性,也少了一些随意和潇洒,因而我一辈子也成不了书法家。蔡老师长得敦敦实实,有一头浓密的黑发。他跑得很快,跳得很远,对体育和常识都很擅长。蔡老师跟学生相处得十分融恰,总会看见他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真像供奉的弥勒大佛。他俩逢人就说:“别看咱们学校不起眼儿,不也照样培养出来头名状元吗!”
 
    然而,俺们全家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再过十天半月,我就要到前甸完小读书了。我的家乡距离前甸整整15华里,一个年仅11岁的孩子,每天要走这么远的路上学,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爸爸妈妈整天愁眉苦脸,咳声叹气,也想不出一个道道出来。我的妹妹桃春7岁,弟弟连彤5岁。桃春性格开朗,爱说爱笑,成天哥哥长、哥哥短地叫着,还爱跟我学写字,练画画。连彤更是一个“跟屁虫”,我一放学,他就跟着上山掏雀,下河摸鱼。他俩听说我要离家去上学,都眼泪汪汪地央求说:“大哥,你就在村里小学念呗!”我也不怎么开心。小虎和来子比我上学晚,见我要到外地读书,仿佛掉了魂似的,也经常跟着屁股嚷嚷:“反正到哪都是一个念书,何苦跑那么老远找罪受呢!”我远离了家乡,远离了亲人,远离了玩伴,真是有些舍不得啊!
 
    爸爸打过我,妈妈骂过我,可是,父母给予的那种爱,是世界上最为无私、最为珍贵的爱。那是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和小虎、来子,趁着看瓜的老李头回家吃顿饭的功夫,蹑手蹑脚地摸到瓜地里,摘了三个香瓜,用手指甲划出一条道儿,两手一捏,香瓜纹丝不动,原来全是“生瓜头”。没曾想,老李头回来发现有两三棵瓜秧乱了套,瓜叶翻了白,猜想准是俺们几个淘气包干的好事,马上找到我爸爸说:“按说摘几个香瓜尝一尝不算啥,可瓜还没熟,还把瓜地弄得乱七八糟,这不纯粹糟践人吗!”爸爸一听火冒三尺,从柴禾垛里抽出一根柞树棵子,照我屁股就抽了两三下。已经干透的柞树棵子上,带有不少枯黄的叶子,看起来呼呼咧咧挺吓人,听起来哗哗啦啦挺 人,其实我一点儿也不觉得疼,真是打在儿子的身上,疼在爸爸的心里。我不是今儿个把衣裳挂破了,就是明儿个把布鞋弄脏了,虽说没闯什么大祸,但小小的过失却三天两头不断。妈妈总是数落我,甚至有时骂了我。有一次,我和小虎、来子到河套洗澡,不小心背心叫河水冲跑了。晚上我只能光着脊梁回到了家,妈妈一眼就看出来了,问道:“你的背心呢?”我伫立着不敢吭声。妈妈一下火了,大声骂道:“小兔羔子,你这个败家仔,怎没把你也丢了!”第二天一早,妈妈便到供销社给我买了一件新背心,精心在意地给我穿在身上。妈妈总是“刀子嘴,豆腐心”,把爱深深地藏在心里。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一天夜晚,鸡不啼,狗不叫,整个村庄进入了梦境。妈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坐了起来,叫醒爸爸说:“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接着,便一五一十地向爸爸讲述了一遍。原来,参加升学会考的头一天下午,妈妈领着我顶风冒雪来到舅舅家。舅舅家住在大道村,距离前甸仅有一里多地。在吃晚饭时,妈妈闷闷不乐地说:“孩子初小毕业了,得上前甸完小。这不,明天就要到靠山小学考试了!”舅舅一边给我夹菜一边问道:“你在班里考第几名?”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说:“第一。”舅舅又问:“你们班多少人?”我不大好意思地说:“13个。”舅舅爱抚地摸着我的脑袋说:“你这次统考要是进入前三名,我供你念完高小!”第二天一早,我来到了靠山小学一看,考生足有一百七八十名。上午一连考了语文、算数和常识三科,下午两点多钟,长长的红榜便贴在了山墙上。
 
    爸爸一听,这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插曲,满脸愁云一扫而光,高兴地说:“你咋不早说,大哥可是个说话算数的人。”妈妈仍然心里有些不托底地说:“大哥给咱们培养孩子,这得担当多大的责任和风险啊!”爸爸无可奈何地说:“也只能再去求求大哥了。”第二天鸡刚叫三遍,妈妈便领着我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舅舅家。舅舅上班还没走,听说是为我上学的事,特意起早来找他。舅舅二话没说,一口应承下来,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好,一言为定,上学就住在舅舅家!”妈妈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算落了地,连忙说:“孩子就交给你们了,一定要严加管教!”我在妈妈的提醒下,给舅舅舅母深深地掬了一躬。在我的家乡有这样两句俗语:娘亲舅大;姑舅亲,辈辈亲,砸断骨头连着筋。这两句话说到了我的心坎里。

    舅舅舅母:你们的大恩大德,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我这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王连仲)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标签:抚顺  王连仲  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