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两位抚顺籍民国和伪满州国要员——吕荣寰和张焕相

2012-11-05 13:06 抚顺档案局 高群 6626
在抚顺市档案馆馆藏民国抚顺县公署档案中,可以找到两位抚顺籍知名人士。从第4990卷《省长公署训令为召集省议员吕荣寰赴会开会由》中可知,吕荣寰是民国11年两名抚顺籍奉天省议员之一;在部分案卷涉及到的中华...



  两位抚顺籍民国和伪满州国要员——吕荣寰和张焕相


  高 群
 

  在抚顺市档案馆馆藏民国抚顺县公署档案中,可以找到两位抚顺籍知名人士。从第4990卷《省长公署训令为召集省议员吕荣寰赴会开会由》中可知,吕荣寰是民国11年两名抚顺籍奉天省议员之一;在部分案卷涉及到的中华民国东省特别行政区文件中,作为东省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张焕相,其名章赫然在上。


  两位抚顺籍人士地位显赫,且有极相似的经历。二人同为抚顺生人,民国期间都曾为奉系军阀效力并受赏识器重,“九一八”事变后都被日寇拉拢劝降后任过伪满州国东省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并曾经同朝为官,皆为伪满州国“八大部”大臣之一。在仕途之路上他们都比较成功,但他们从民国时期的爱国尽忠到伪满时期的投敌求荣,走的是一条可耻的不归之路。现通过查阅有关档案资料和文献,将二人生平简介如下。
 

File:Lu Ronghuan.JPG
吕荣寰


  吕荣寰(1890年-1946年),字维东,抚顺马郡郸人。他早年毕业于奉天省立第一中学、江苏省立法政专科学校,执教于奉天师范、法政专门学校、工业学校等。其后,他开办律师事务所,声名渐大,历任奉天律师公会会长、奉天省议会副议长。


  1923年(民国12年),他奉张作霖指示到莫斯科同苏联进行交涉,翌年签订《中华民国东三省自治政府与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政府之协定》(即《奉俄协定》,其中规定中国有权赎回中东铁路,从而在法律上肯定了中国悬而未决的赎路权利。此外,它还收回了中国黑龙江下游航行权等)。


  1927年,他任中东铁路督办。此后,他作为强制收回中东铁路的重要倡议者,力促张学良发起了中东路战争,结果东北军被苏军大败,他也因此丧失了职位。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受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的劝诱,参加满洲国建国工作。1933年7月,任哈尔滨特别市市长兼东省特别行政区公署长官。


  1934年11月,任滨江省省长。


  1935年5月至1940年5月,他先后任伪满州国民政部大臣、实业部大臣、产业部大臣、民生部大臣。


  1941年1月,他任满洲国驻南京国民政府(汪伪政权)的驻华全权大使,1945年辞职,同年8月满洲国灭亡后他在长春任东北地方暂时治安维持委员会副委员长,不久即被苏联红军逮捕,1946年在西伯利亚病亡。

 

两位抚顺籍民国和伪满州国要员——吕荣寰和张焕相 图1
1951年在镇反运动中被检举而被捕的张焕相
 

  张焕相(1880年—1962年),字绍棠,抚顺营盘人,他是被孙中山誉为“关东革命第一人”的张榕的堂兄。早年毕业于日本东京陆军士官学校,受张作霖、张学良父子的知遇,历任东三省军事筹备处科员、科长、步兵上校、少将咨议、渔业局局长、黑龙江中东铁路警备司令、黑龙江国防筹备处处长、陆军第十九混成旅旅长、中东铁路护路军总司令兼长绥司令,1926年任东省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兼地亩管理局局长、高等警官学校校长、俄侨工厂总办,其间禁止了行使日寇金票。


  1929年任陆军中将、军令厅厅长、代行东北航空军令部正司令、热河绥靖公署上将军事委员等职。


  1933年投降日寇,宣誓效忠于满洲国,并在家乡自建日本神社,供奉天照大神,祭祀不怠,颇受日本人和伪满国务总理大臣张景惠的赏识。


  1937年1月出任伪满州国国务院嘱托、协和会中央本部委员、企划部长,5月任伪满州国司法部大臣,1942年任伪满州国参议府参议。东北光复后,他回到抚顺、沈阳隐匿起来。


  1951年初在“镇反”运动中被人检举出来,后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1961年保外就医,1962年6月病亡。


   有资料记载,焕相在战犯管理所初期表现最差。他自认为过去自己有资历有名望,即使成为战犯也与其他伪满战犯不同,因此他不但处处显示自己,还经常违犯监规,顶撞管教干部。在审讯时,他只被迫交代了一些职务上的犯罪事实,却对主动投敌叛国的罪行避而不谈。当伪满总务厅次长古海忠之等主要日本战犯都已低头认罪、其他伪满战犯也主动交代时,张焕相却仍然一言不发。张的表现激怒了其他伪满战犯,他成为众矢之的,受到战犯们的一致谴责。张焕相被迫低头认罪,交代了叛国投敌的动机,表示要把罪行全部交代清楚。但是,张焕相自认罪以后,却又走到另一个极端。他破罐破摔,处处与同犯们闹事。1955年,战犯管理所允许战犯与家属通信会见后,张焕相的妻妾二人都先后来访。其妻妾原是亲姐妹,管教干部嘱咐其妻黄富菊、其妾黄贵菊要对张进行帮助教育。当张焕相从他妻妾那里了解到家里生活一切均好,尤其是两个女儿都已考取了大学,思想颇受触动,他流下泪水,说道:“人民政府对我家属的照顾,对我子女的培养,我永世都不会忘记。”1961年,张焕相已是耄耄之年,牙齿不好,吃饭困难,经申报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所里给他办理了保外就医。时正是春节,出监时,战犯管理所还发给他一份鱼、肉、蛋等年货。张焕相妻子黄富菊接过这些物品,十分感动,流着热泪连连说道:“像我丈夫这样犯有严重罪行的人,真没想到政府还允许保外就医。这已经够宽大的了,现在又发给这些东西,我真不知道该怎感激政府才好……”张焕相于1962年6月2日病亡。其妻黄富菊来战犯管理所报告消息时,还带来了张焕相的临终遗嘱:“我虽然没有改造好,现在就要离开人间了。我恨自己悔悟得太晚,但人民政府对我的恩情,就是顽石也能熔化的。我到九泉之后,也是忘不了的……”(张榕,原名张焕榕,父亲张钦善,与张焕相父亲张钦元,为亲兄弟。张焕相同父异母弟为张焕楹,县志艺文志中有记载,另在民国抚顺档案中有张焕棫史料,有待挖掘!)

 

该文章所属专题:高群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