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一条消失的抚顺老街

2012-11-10 17:07 《辽沈晚报·抚顺版》 王鸿君 1425
我市有一条普通的老街——万新街,那里是一个工矿区,百年老矿——老虎台矿就在离这不远的山坡上。40年前,我就出生在这里,并度过了童年与少年。我对那里的一草一木熟悉得像自己的手掌,而在那里渡过的岁月,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决定了我人...

抚顺万新街,抚顺棚改以后,抚顺棚户区改造

抚顺棚户区里的居民(2006年  李诚摄影)

 

 

  我市有一条普通的老街——万新街,那里是一个工矿区,百年老矿——老虎台矿就在离这不远的山坡上。40年前,我就出生在这里,并度过了童年与少年。我对那里的一草一木熟悉得像自己的手掌,而在那里渡过的岁月,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决定了我人生的方向以及对幸福的理解。


  记忆中的老街宽有十米左右,长一里地,两侧是一顺水的红砖平房。当年的老街是一处中心,整天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我的姥爷是一名矿工,那时的一家人就住在老街附近,一间上世纪五十年代建成的联排房里。30多年过去了,很多孩提时候的往事已经有点模糊,但有一件事至今也没有忘记。


  记得,我五六岁的时候。一天早晨,睁开眼睛,惊奇的发现头上撑着一把油纸伞,枕边放着一个洗脸盆,从油纸伞上流下的雨水滴哒掉在脸盆中,发出悦耳的声音……我本以为是在做梦,可是,揉揉眼睛,眼前就是自己熟悉的家,姥姥、姥爷正慈祥的看着我。原来是我们家的房子漏雨了,姥姥、姥爷不愿叫起熟睡的我,就想了一个童话故事一样的办法,那一幕成了我挥之不去的记忆。


  我的小学时代是在那条老街的一间平房中度过的,上初中的时候,我离开那里回到父母身边,姥爷家也搬走了。从此,三十多年没有回去过,那里变成了我生命中一份重要的牵挂。


  六年前,因为一次工作的变动,我执著地爱上了摄影,在一位资深影友的指导下,对纪实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对摄影的热爱,也是追忆逝水年华,我回到了记忆中的那条老街。


  当年的老街已不是记忆的中的模样。但是,无论是拍人像还是环境,这里都是纪实摄影的绝佳境地。一切都在变,却又都在眼前,踏着印满童年足迹的老街,真有一种时空穿梭的感觉,我仿佛听到朗朗的读书声,仿佛看到了姥爷家升起的炊烟……


  看到那些熟悉的景物和似曾相识的父老乡亲,我感到无比的亲切,同时又有一点淡淡的惆怅,毕竟那里的变化和时代的进步有距离。


  有一次,我意外地碰到了一位小学同学,我们热情地攀谈了很长时间,他高兴地告诉我老街附近就要拆迁了,因为,居民们沾上了棚改的光,大家都能住新楼房了……


  那时,我不能确定消息是否准确,可我还是加紧了拍摄进度,我要用相机记录那里的一切,用图片记录现在并告诉未来。


  因为工作需要,最后一次拍摄大概是在两年前。


  后来,一位影友打电话告诉我,那条老街拆迁了,取代的是一排排暂新的楼房,并传给我一些新街的照片……


  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有点失落,有点惊喜,也有点慰籍。故乡的变化是巨大的,可以说是跳跃式发展,从一个古朴,甚至有点落后的老街,一下子变成了现代街市。但无论那里是如何的变化,故乡的一切早已沉淀在我的心灵深处,成为我一段悠长而美好的记忆。


  回到故乡,就会感觉生命中的浮躁在渐趋和缓,驿动的心情在淡然平静,遥望天边的浮云,脚踏殷实的土地,体味返璞归真的意境时,留恋的永远是那不变的情结。(王鸿君)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