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董建德:老虎西煤矿被抓劳工控诉

2012-12-21 05:58 劳工网 董建德 1667
一九四二年腊月二十九,下着大雪,由于家中贫困,我和本村的几个年青人冒着风雪来到博爱县青化城西关,因为家中已经没有吃的,一早上就饿着...

抚顺老虎西煤矿被抓劳工控诉

 

董建德口述 


(董建德,1927年生,河南沁阳人。本文来自《劳工网》,本人提供的资料)

 

董建德:老虎西煤矿被抓劳工控诉 图1

董建德

 

 

   一九四二年腊月二十九,下着大雪,由于家中贫困,我和本村的几个年青人冒着风雪来到博爱县青化城西关,因为家中已经没有吃的,一早上就饿着肚子出来了,准备找点活干。好渡过难关。正在等着,这时在前面路口来了五六个人,我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就被他们强行带到一个大院子,关在一间大房子里,里面还有三至四十个人,我当时心里很害怕,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为啥抓我来,我也没有犯法,就这样紧紧张张地住了两天,没床没被子。睡在地上,一天每人发只两个窝窝头,喝点冷水,腊月寒冬生不如死,又冷又饿。其实抓我们来的几个人是汉奸,到处抓人给日本鬼子当劳工,正好把我给抓来了。在青化关了两天后,在一个傍晚被押送到火车站,关在闷罐车里,当晚就运到了新乡,在车站住了一夜,第二天看到被抓的有很多人,其中大多数是都是山东,山西,安徽,河南等地的,满满一列车。


  出了山海关我们才知道到了满州国,当时整个东北叫满州国,车上的人顿时哭声一片,我也哭了,因为,我在家是长子,父亲早逝,母亲多病,下面还有三个年幼的妹妹,我是这个家中唯一的劳力,我不在家,家里也不知怎么过了,加上我突然失踪,母亲不知会急成啥样,再找不到自已,本来就多病,想到这,我不禁悲从心起,痛哭失声,又想到自已此行生死未卜。更是难过不已。因为大家都知道出了国,根本就回不来了。也不知过了几天,在辽宁抚顺下车后,被押送到抚顺煤矿。我被分到煤矿选炭厂,住在劳工棚里,一棚约有一百多人,一个大棚两个大炕能睡人,没有被子,睡光炕。到了现有才知道是被日本人抓来当劳工的。我们本来是要到大连上船到日本的,幸运的是我们这列车劳工被留下了,不然要是到了日本,可能早就客死他乡了。


  第二天,我们就到选炭厂干活了,每天有日本兵和把头(也是日本人)押送,怕我们跑了,也不知道一天干多少个小时,只知道中午发二小窝头,喝点冷水。到了夜里很晚才回来。日本侵略者和把头根本没有把中国劳工当人看,吃的是发了霉的高粱米,还不能吃饱,连碗也没有,只好用捡来的瓦片和日本兵扔掉的罐头盒当碗用,和猪狗一样蹲趴着吃,我们住的工棚日本兵用铁丝网圈着,和监房一样,几年也没有出去过,到了四五年才知道这个地方叫老虎西,我们就象一个活死人,满脸黑煤,浑身臭气熏天,冬天身披纸片或破烂的草垫,正常人看见会吓死,为了抵御寒冷,我们身在煤矿,没有煤取暖,就在下班的时候,每人偷一小块煤,拿回工棚,生火取暖,经常被日本鬼子发现,就少不了挨打。不过为了活着,我们还得这样做。总不能冻死吧。

 

该文章所属专题:劳工自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劳工  董建德  日本劳工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