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陈东才:死是最寻常的一件事

2012-12-21 08:09 中国劳工网 陈东才 674
1939年,我在家乡参加抗日,在青年决死队一纵队212旅54团1营2连当战士,1941年6月在太行山浮山县境内对日作战中被俘,一起被俘的共80多人。同年7月被押到太原集中营,9月被押送到抚顺煤矿,在老虎台矿万达屋二区采煤,属于"特殊工人"。

陈东才:死是最寻常的一件事

 

陈东才

 

    (按:陈东才,山西闻喜县人,1922年生,1941年被押到抚顺老虎台矿为"特殊工人",解放后在抚顺胜利矿工作。此材料形成于1995年2月。)


    1939年,我在家乡参加抗日,在青年决死队一纵队212旅54团1营2连当战士,1941年6月在太行山浮山县境内对日作战中被俘,一起被俘的共80多人。同年7月被押到太原集中营,9月被押送到抚顺煤矿,在老虎台矿万达屋二区采煤,属于"特殊工人"。到矿上后,开始时我们还算自由,被安排和以前的老工人住在一起,是一个大房子,里面有48个人。每天和老工人一起上下班,没有军队管制,也可以外出买东西,伙食虽不好,但也可以勉强吃饱肚子。10月份左右又来了一批"特殊工人",听说也是从太原集中营来的,他们被集中关在一间大房子内,每天由军队管制上下班,像犯人一样。不久我们的伙食开始下降了,由每天的7个窝头减到5个窝头,以后越来越少了。


    1942年(另据南品回忆为1941年12月),同我一起被押到抚顺的部队领导南品和一个王指导员,联络了老虎台、龙凤矿和南花园一带的矿工准备集体逃跑。我们集中在一起,由南品率领逃向高尔山,结果被日本军队追上并包围起来,全部被押到浑河北监狱,逃跑失败了。敌人审讯我们,想找出领导人,并给我们灌辣椒水,我们都宁死不招,有几个人昏死过去。南品和王指导员不忍让大家受刑,就站出来说:"我是领头的,放了他们。"不久,日本人就把我们送回矿上,南品等被判了刑。

 
    回矿以后,不再像以前那样有人身自由,每天由军队管制上下班,井下还有大票(把头)管制我们,经常无缘无故打骂我们。冬天到了,矿上只发每人一件棉装,要上衣就没有裤子,矿上也不给我们这些"特殊工人"发被褥,好一点的用两个麻袋套在身上御寒,而大部分人都是挤在一起取暖的。许多人都衣不蔽体,被活活冻死。一次有一个姓郑的人在冬天得了病又吃不饱被活活冻死了。到了夏天又热得要命,蚊虫叮咬,许多人都得病死了。总之,矿上几乎每天都有人死,"死"对于"特殊工人"来说,是最寻常的一件事。以后我们又几次逃跑,都被抓了回来,继续做苦工,直到1945年光复。

 

 

该文章所属专题:劳工自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陈东才  抚顺煤矿  抚顺劳工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