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王克明:只要脑袋还有热乎气就得下井

2012-12-21 08:22 中国劳工网 王克明 549
因为实在生活不下去,我们就联系了5个人想往热河逃跑。不巧在准备逃跑的头一天井下发生了事故,相约同行的2个河南人被砸死了,我们剩下的3个人准备处理好死者的尸体后再走。但有个姓王的心急,就先逃走了,没想到3天后被抓回来,经过一顿毒打,灌辣椒水后又被迫下井,不几天也死了。

王克明:只要脑袋还有热乎气就得下井

 

王克明


  (按:王克明,山西省人,1921年生,1938年参加抗日,1941年被俘,被押到抚顺搭连矿为"特殊工人"。此材料形成于2000年12月。)


  1938年,我在家乡山西参加了华北抗日民军,1941年4月在山东乌龙集同日军作战时,连战七天七夜,因敌我力量相差悬殊,一个连120多人只剩下20多人,最后我同另外11个人一起被俘。我们先被押到太原集中营,七八月时被押到抚顺,我们这一批到抚顺的共600人。


  到抚顺后,我们先被带到"大衙门"消毒。消毒并不是洗澡,而是用一种酸之类的东西往身上喷,气味呛得人淌眼泪。在消毒后,由煤矿的把头将我们带走。我被带到搭连矿坑。在矿上,我们住在大房子里,有50人左右,由日本军队看管。白天还算自由,夜间不准走动,一出门就被带走送到辅导院,到那儿的人没几个活着回来的。我们由日军看押下井,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不许停下,若一停工就有人来管。如果谁生了病,把头就拿镐把、铁棍来找,若还不下井就打。


  他们的原则是只要脑袋还有热乎气就得下井。在这里吃饭也是吃不饱,一天只给4个窝头。我们上工挣的几元钱都用于买酱、买饭贴补。由于活累,劳动条件又差,许多工人都生了病,日本人不但不给我们治病,要是发现谁得了传染病还要用汽油活活烧死。当时只要是拉稀就被认为是传染病,就要送到席棚隔离起来,而一到席棚就必死无疑。所以我们一发现拉稀就用土盖上。后来一个长春来的医生到矿上调查后发现,这些病都是因为吃不上饭营养严重不良而得的,并不是传染病。


  因为实在生活不下去,我们就联系了5 个人想往热河逃跑。不巧在准备逃跑的头一天井下发生了事故,相约同行的2个河南人被砸死了,我们剩下的3个人准备处理好死者的尸体后再走。但有个姓王的心急,就先逃走了,没想到3天后被抓回来,经过一顿毒打,灌辣椒水后又被迫下井,不几天也死了。我和一个叫郝东魁的跑出后先到铁岭,但由于日伪看管太严,无法乘车到热河,只好辗转回到抚顺,先在一个地主家扛活,但面临着被抓回去受刑的危险。没办法,又通过一个二头子(二把头)向把头讲情回到矿上干活,直到八一五光复。

该文章所属专题:劳工自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克明  劳工自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