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申仲:来时挤满人的炕空了半截

2012-12-21 08:49 中国劳工网 申仲 763
1942年,我所在的冀南军区平原剧团的一批骨干调归冀南文教总会组成文工团,我任团长;秋天我们配合部队开辟大名、魏县一带新区工作。11月15日,我们在张辉屯附近,和群众一起被日军包围,日军将我们和一大批青壮年集中在一起,用绳子从背后将双手捆绑起来……

申仲:来时挤满人的炕空了半截

 

申仲


  (按:申仲,河北巨鹿人,1942年被押到抚顺老虎台矿为"特殊工人",解放后曾任文化部艺术局副局长。此材料形成于1995年2月。)


  1942年,我所在的冀南军区平原剧团的一批骨干调归冀南文教总会组成文工团,我任团长;秋天我们配合部队开辟大名、魏县一带新区工作。11月15日,我们在张辉屯附近,和群众一起被日军包围,日军将我们和一大批青壮年集中在一起,用绳子从背后将双手捆绑起来,用汽车押送到大名县伪警察所监狱。一周后,又将我们押到石门(石家庄)劳工教习所。12月8日,我们被押送到抚顺老虎台矿,住进了给我们"特殊工人"准备的劳工大房子,开始了挖煤生活。


  在煤矿,工头宣布干活就有工资,但我们每天每人只发六七个三和面窝头,想吃稀的就把窝头弄碎用罐头筒煮粥。天天早上太阳没出来,张师傅就带着出工,晚上太阳落了才回来,终日在黑暗中过活。一天和我同来的刘秀峰突然倒下了,高烧不退,我们上工前给他弄好吃的喝的,一天收工回来,他已死在炕上。我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看看屋里,来时人挤满的炕已空了半截啦!我们含泪用他的破被裹好尸体,抬到一个乱葬山坡掩埋了,悲愤难忍更激励我逃出去参加抗日报仇的决心。


  年节快到了,矿上真的发了十几元工资,并拉拢人心地说,过了年好好地干,工资还有增加呢!我们好好地收起这些卖命钱,备作路费。等到旧历年三十夜,我们换上干净的衣服,挨到半夜矿山死一般的寂静时,我和胡志仁、苏亭贵趁敌人回家过节的空子,登着木板越过电网,寻着僻静的山道向西方逃走了。天亮时到一个小山村,离矿已经三十多里了。村里人的前辈多是逃荒过来的,村名叫山东庄,他们见了关里人都很热情。我们又一路向西走,经长途跋涉,我终于在4月回到了冀南根据地找到了部队。

该文章所属专题:劳工自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申仲  劳工自述  

文章评论